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发布会很短,但要说的话还很长

热度0票  浏览292次 时间:2011年12月16日 11:47

 

发布会很短,要说的话很多,很多没在发布会上说出的话,还有机会在这里表达,听听我们的四位编辑,她们的感想是什么?

道钧:小小的事情终于实现了

     回想起来,差不多整整6个月紧锣密鼓的组织和紧追慢赶的工作,终于看到了这份喜悦和激动。我清晰地记得,今年49号,徐徐打电话说有一个想法和我交流,当时的想法就是我们作为在德国生活了若干年的中国人,我们称呼自己是移一代,我们在中国完成了我们自身的教育,对于中国的社会和教育文化有着深刻的了解。

        同时我们也在德国生活学习工作了若干年,我们从一个外来者的角度审视着德国的社会和教育文化,我们感触良深,相信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家长对于这个论题都会有话可说和有话要说。也许让在德国长大的孩子们以自己的生活学习经历为背景,写出他们在德国真实的生活和学习的感受,对于中国同龄人甚或家长都将是具有吸引力的。

        徐徐的创意和我的想法不磨而合,这是我近年来常常牵动脑神经的问题,我常常想,我们总是在讨论和批评国内的应试教育,国内的孩子学习负担过重。可是我们如何才能为他们做一点小小的实实在在的事情呢。这个小小的事情今天终于实现了,从一个想法,一个创意,到今天饱满的果实放在全中国的书店,我们每一位作者和编辑背后所付出的辛劳是值得的,我们的激动自然是无以言表。

岩子:今天,主角是孩子们

 《我们这样上中学》终于在法兰克福与各位作者和读者见面了。回首时近半年紧锣密鼓地编辑过程、目睹着8岁到23岁不等,或天真烂漫、或沉着深邃的大小作者们,心中充满了爱与敬意。多想走上前去握着他们的手,说一句:谢谢!你真棒!非常高兴认识你!也许,我对德国之声的一位记者如是说,这些纯朴无华的文字,在国内登不上“大雅之堂”,入选不了优秀作文,然而,倘若考虑到它们出自土生土长于异国他乡,周末惟有一次中文课的孩子之手时,您准保会情不自禁地翘起大拇指:Wow,那他们可真真是不简单喔!是滴是滴。倘若您再细细品读他们娓娓道来、平而不凡、闪烁着思想火花的故事,你会于无形之中对他们肃然起敬:后生可畏,这是一些怎样的孩子!弄不好在他们当中将来会横空出世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抑或乔布斯二世呢!有位读者妈妈听了半截作品朗读,跑过来不无疑议地对我说:收进这本书里的孩子不会除了精英便是精英吧?!是滴,也不是滴!这本书里的孩子都是些平凡但也不平凡的孩子,正如您的孩子、他的孩子、我的孩子。这本书里所讲述的故事也是平凡却也不平凡的故事,您身边,他身边,我身边,您也注意到,抑或尚未注意到的发生在校园内外的生活点滴,以及孩子们的心路历程,思维理念。平铺直叙、真挚实在,不带任何矫揉做作。仅此一点,窃以为就值得大加肯定和赞赏。迄今为止,徐徐在今年五月征文时大致如此写道,有关中西教育比较方面的著作和文章大多趋于学术性,尽是些专家学者在那里纸上谈兵,而让孩子自己来当主角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在此,真诚地感谢徐徐,不仅为我们的“移二代”争取了一次发言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为中国的读者和教育工作者打开了一扇了解西方教育体系下的原生态思维和理念的窗口

  一位读者妈妈写信给我说,“我和孩子都非常喜欢这本新书, 她在现场就看了两篇, 回来在火车上也继续看着。”还有比这更值得激动人心的反馈么?从某种程度上,这本书已经超越了其最初的思路和定位。它不仅仅对国内的中国学生读者有所启迪和给予,也对在德国的中国学生读者有所启迪和给予。倘若一本书能为一个孩子打开一扇“心窗”,值了!这半年以来所投入的辛苦与劳作!


徐徐:对于我们的团队我非常骄傲

中国很多教育模式很好,比如基础知识扎实,计算灵巧,存入脑子里的信息量多,但是,为什么很多中国孩子在大学阶段了,知识却没有按照年龄倍数地递增?甚至有种现象,一旦大学毕业,年轻人就很少读书,他们觉得,出了校园就是过了读书的阶段。而德国的孩子刚好相反,在小学阶段,基础知识并不强,但是他们强于体魄的锻炼以及团队的合作,另外,他们掌握知识的灵活度比中国孩子强,也就是说,有科学的“方法论”,这样可以让原本不算优势的知识储存很灵活地运用起来,知识流失很少。

我们做这本书的目的,并不想分出个不同教育体系的好坏。任何一种教育体系都不完美,都有值得推荐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们想做的,就是把两种优势都能展示出来,让正在学习的孩子以及父母都有比较和思考,然后做出自己的选择。

做这本书的过程确实辛苦,也许正是辛苦所以更有价值和成绩。在做书过程中我们充分运用了团队的力量:孩子的,家长的,各位编辑的……我非常骄傲于我们的编辑团队,我们四位编辑中的每人都各有所长所短,但是当我们集合到一起,就把所有的短板都弥补了。

毫无疑问,能做出这本书,完全是团队的力量。

 

洪莉: 少年,人生最纯真美好的年代

 

我所要感慨的要赞扬的,是这些小作者们,不过不是他们的文字。

我在周末中文学校做了十年教师(比在国内大学任教还长一年。与当年一起工作的同事聚会时我开玩笑说,“你们是越教越升,从助教教到正教授。我是越教越降,从大学教到小学低年级。” ), 所以相对来说,我接触多一点这些在德国长大的移二代。当初我就建议,本书不要注重他们的中文水平,词句运用,而是要反应他们的理念,思维方式和精神状态,及由此而产生的行为方式。

在和这些移二代们打交道时,我能真切地感受到德国社会和教育对他们的深刻影响和潜移默化。他们纯真自然,真实坦率,他们更有主见,更有能力,更少有虚荣心,且比我们更懂得生活。我真的非常喜欢他们,上课时常和他们打趣,常和他们一起开怀大笑。所以在点评这些小作者的文章时,我能透过文字感受到他们的音容笑貌。

 

《在德国我们这样上中学》封皮设计初稿时曾有精英版字样,对此我强烈反对,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孩子都是天然本色,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顽皮,都同样纯真可爱。将孩子们分出优劣(不管哪个国家的)完全是成年人在自以为是。还好,最终我们达到了共识。

在这本书里,小作者写的都是他们朴实的想法,朴实的故事,其实就是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他的孩子在德国学校所经历的普通事儿。

作为家长,我们和他们的想法一致吗?能真心理解他们吗?

还是让我们潇洒一点,做个“开明”家长,去信任他们,哪怕让他们自己碰钉子得教训,而不是生怕孩子吃亏,恨不能把我们一生的“经验智慧”一古脑全塞给他们,结果常常弄成“青春期撞上了更年期”,整个逆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