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爱 恨 欧 元

热度0票  浏览332次 时间:2011年12月16日 11:08

 

                  希腊——悲伤的公主

 

    在希腊神话里,讲述到美丽的腓尼基公主,她的名字叫欧罗巴。欧罗巴,中国人爱简称为“欧洲”。孕育了爱琴海文明的希腊,有如欧罗巴公主的一条美腿,畅游在碧波之上,它不但是撑起欧洲版图的基座,还让自己灿烂的文明通过大小经脉流到公主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无论经历了怎样的战火硝烟,无论毁了多少座希腊神庙,欧洲人都深深尊重和爱戴自己的“祖宗”。直到进入二十一世纪,欧罗巴公主的这条美腿开始受伤萎缩。

    伤势不轻,受伤原因是咎由自取:希腊竟然学会了瞒天过海的招数——当初为了能够加入欧元区,在美国高盛投机商的协助下,用所谓的金融创新工具进行期货买卖,漂亮地掩饰了十亿债务,让其预算赤字控制在国内生产总值3%的安全系数里,为了这个作假,希腊心甘情愿地付给高盛3亿美元的佣金。天下没有吃得饱的狼。2008年金融危机后,高盛却开始了乘人之危的吞食行动,要求购买希腊的债务并且控制希腊的机场收费权,由于希腊政府没有答应,于是高盛就率领金融投机资本通过信贷违约调期(CDS)等金融工具,将希腊等欧洲五国一步步推向债务危机的深渊,从而引发欧洲债务危机并且大肆获利。

    突然之间,只占欧盟经济总体2%的希腊经济,让整个欧罗巴寝食不安。欧盟一直在极力挽救这条伤腿和忍痛截肢之间争论不休。在救援大军中领头的德国,算出来的明白账是:如果任由希腊破产,对整个巨大的欧盟经济并不是什么大的损失。把所有的债务都算上:政府的、银行的、保险公司的,加起来也不过是400亿欧元。只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希腊破产,会否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果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意大利也无力偿债了,那么德国的银行马上有3000亿欧元的贷款转为坏账。那是相当于德国政府本年税收的一半。所以,默克尔夫人坚定了救援的决心。

    只是,要接受这笔援款,希腊人得勒紧裤带过日子。实际上,希腊民调里,反对政府紧缩财政政策的占多数,而不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也占多数。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说:只有通过了紧缩政策,才可以继续获取援助。也就是说,没有鱼和熊掌兼吃的好事情。希腊民众也觉得政府把这个“决策权”烫山芋推给自己,是推卸责任之举。

    混乱的希腊,你还有救吗?如果不是自身不善,当初投机商也不可能利用和要挟上你。高盛只是一个导火索,希腊本身常年累积的“懒”病,是造就了危机根本原因:过高的举债福利、政府管理不力、富人没有责任感。而希腊在危机发生之始,德国人认为要帮助希腊的,还占多数。在不久前的一项Forsa调查里,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达到四成。原因是希腊人的反应,很让一些德国人不爽:首先是希腊不往自身找原因,把错误归在别人处,竟然有政客说希腊经济一蹶不振乃德国纳粹二战期间强夺所致。其次,受了帮助也不会说声谢谢。一位受德国媒体访问的希腊左派政客,她就道出了希腊人为什么不会感谢德国人的原因:援助资金是给了希腊民众不支持的政府,并没有用到真正该用的地方,希腊人并没有真正受益。还有,希腊人强大的,甚至有点过火的民族自尊心也让德国人不爽。默克尔总理夫人只说了一句话:希腊人应该少点度假,退休时间延长点。马上在希腊一个面包店就挂出来一幅默克尔夫人手拿红玫瑰,身穿纳粹衣装的讽刺图像来。

    然而,不管这希腊民众的怨气有多深,大多数人还是希望希腊能够继续留在欧元区里,希望能够通过欧盟的援助走出低谷来。事实上,没有了希腊的欧洲,只是一个跛脚女郎。

 

 意大利——欧罗巴美丽的靴子

 

    如果说希腊是欧罗巴的左腿,那么,脚蹬漂亮靴子的意大利,是欧罗巴另一条修长的美腿,他们一起托起了欧罗巴的版图。

    一直以来,无论是来自欧罗巴心脏之位的德国,还是来自欧罗巴美丽脸庞的北欧小国,都喜欢在炎炎夏日里驱车南下,躺在美丽的腿上晒太阳。人们记住了香喷喷的比萨饼,浪情的海滩,也没有忘记那些零落在美丽海岸线上的违章烂尾楼,以及古城里发臭的垃圾堆。有时你在沙滩椅上和邻座的意大利人聊天,你才发现他(她)和你一样也只不过是三四十岁的人儿,可人家已经是退休人士了。一名意大利政府左派议员,四十二岁退休,每月领取八千多欧元的退休金。同时,在他的家乡,他又有一份新工作,每月4000欧元的薪金。

    多年的媒体上,我们都只是听到意大利前总理贝鲁斯可尼斯的风流韵事、奢侈作风,觉得他是让意大利衰败的祸首。在他的十年统治下,意大利政府官员腐败的程度为欧盟国家之最,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30%,大量意大利企业选择在他国投资生产。这位前总理大人,评价他的国家为“狗屎国家”。这个狗屎国家里,不但是政客,每一个平民百姓,都学会了“逆境”中生存的歪理:找工作要托关系;办事情要送礼;挣钱了要偷税;做帐要弄假;某些城市里,烧杀抢夺的犯罪集团成为失业年轻人最大的雇主。从总理到百姓,一起合力把意大利这个美丽的靴子弄得连狗都不愿进去拉屎。

当希腊危机引发出的欧债危机席卷南欧,意大利最终露出冰山一角来,飘在地中海上的靴子终于不胜寒,贝鲁斯可尼斯骂够踩够意大利后,卷铺盖回金窝。人们热烈欢呼曾为欧盟主席的蒙蒂成为意大利掌政人。他决心挽救意大利,新任的内阁无一职业政客,全是经济社会界的专业精英。

    如果说希腊的经济实力在欧元区是一条小沙丁鱼而已,意大利却是条大鲨鱼了。其经济实力是继德法居第三位。世人熟识和热爱意大利,不仅仅是因为阳光和比萨饼,还有那里舒适优雅的皮鞋,Benetton服装,小巧轻便的汽车等等。这些都是撑住意大利人那份骄傲的资本。他们并不指望通过欧盟援款来救自己,因为意大利经济实体之大,欧盟那点援款,有杯水车薪之嫌。意大利只能通过自己来救自己,甚至有的认为,必要时,意大利可以选择退出欧元区。

    一个大国退出欧元,那是很多人所不愿看见的。在蒙蒂上任不久,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和法国总统萨可齐的小型峰会就盛邀了蒙蒂参加,这表明了法德不愿意置跛脚南欧于不顾的心愿,蒙蒂也向他们详叙了意大利的财政紧缩与改革措施。虽然意大利在政府换任后其发行的五年期国债创造了收益率6.29%历史新高,但还是全部被认购。这一消息让米兰股市得以喘口气,欧元汇价也在当日得以反弹。复苏的路很漫长,但很庆幸,意大利这次可能真的可以迈出积极的步伐了。                                                       

 

                         德国——爱恨欧元

 

    虽然德国政府一直主张一个“大欧盟”,力挺欧元,依然有那么一群人热烈怀念着马克时代的风光:坚挺的货币,稳定的市场物价,人们优越的生活质量。这些人淡忘了二十年前东西德统一后,在经济全球化的冲突下,德国劳动成本上的劣势让德国经济举步维艰日子了。那时人们整天讨论的是德国公司是否应该移到国外去的伤感话题。德国上从政客下至商界媒体,全员出动走遍南北半球,去看别人是如何存活的。

    最后做好了充分准备要“自我改造”的德国,迎来了欧元世纪。这个欧元,来得正是时候。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能像德国般成功地从经济衰退的年代走出来:从2005年开始,德国失业率连创新低,国家税收开始飞速增长,出口盈余以数倍的速度翻长。欧元让德国变得富裕,德国需要一个共同货币。德国的经济龙头是出口,如果在马克时代,强劲的马克会让德国货变得缺少竞争力。事实上,即使在欧债危机进一步深化的时刻,德国在背负了南欧国家的债务危机成本的同时,也换来了德国贸易的最大优势,即等来了一个弱势的欧元,欧元对美元继续走弱,这也使得德国的贸易引擎不断加速。

    然而,成功的“德国模式”值得其它欧盟国学习的,不仅仅是他的经济数据。撑起这些漂亮数据的,是每一个在德国生活和工作的人。德国的雇员不再是世界上最悠闲的雇员了,他们工作时间比以前长,工资却没有升高甚至还要降低;三分之一的德国雇员从事着半职工作,低薪工作,Mini工作以及自愿义工;他们要六十七岁才可以退休,向保险公司缴纳的保险金额越来越高……事实证明,每一个成功,都只能是脚踏实地适应时代潮流去走出来的。

帮助弱国走出困境,不但是符合整个欧元区,整个欧洲的整体利益,对德国尤为重要。德国在救援大军中是顶梁柱,负担最多的援款,那也是合情合理。没有繁荣的欧盟,就没有持久昌盛的德国,一个在沙漠中的绿洲是很艰难去维持的。如果像希腊般的弱国被踢出欧元区,并不会卸掉包袱,反而国际市场会对欧元没有信心。对这个欧元,德国真是又爱又恨。谁也不能预测,德国自身会不会有朝一日也成为欧债危机的受害者。当欧债危机转为欧元危机时,德国自身的经济再怎么有吸引力,也阻挡不了国际投资投机者要动摇的信心。前些天,德国投入金融市场的10年期60亿欧元国债,在23日市场招标中的成交额仅为38.89亿欧元,落空35%。金融分析家认为,这是一个欧元危机已转移到德国的信号。当然,我们希望,这是个反应过激的信号而已,我们期待当政者会有更妥善的解决方案。

虽然欧元区成员共同拥有一个货币,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身的利益。这就是解决欧元危机的棘手之处。譬如,德国一直拒绝发行所谓的“欧元债券”,默克尔夫人认为,通过统一债务的方式来摆脱货币联盟的结构缺陷是不可能成功的。同时,法国总统萨科奇在欧元危机中一再试图加强欧洲央行的对他国经济的干涉。法国部分重要的政治家抱怨德国使得欧洲央行新一轮的调控计划落空。默克尔夫人在联邦议院宣布拒绝接受欧洲央行无限购买高负债国家债券的提议。她认为,欧洲央行是独立的,应着重负责保证货币稳定。到底哪一条路更好、更通?没有答案。至今为止,人们可以期待的是,意大利总理蒙蒂的出任,以及其能够参与法德峰会,可能有助于高负债国家接受紧缩政策。这样,只要希腊的比利时的西班牙的民众,都像“模范学生”爱尔兰一样,不再为了多交点税迟些退休而上大街罢工,大家重新一鼓作气,艰苦奋斗数载,总有一天,美丽的欧罗巴会重新笑傲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