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德国人身上的虱子也不尽是双眼皮的

热度0票  浏览749次 时间:2011年12月06日 12:23

 

                                 岩 子

 

编者按:《在德国,我们这样上中学》一书顺利出版了。这书收录了"移二代"们原汁原味的海外教育生活,以及"移一代"们对于另外一种教育模式的感想观点。书的出版,是中德文化教育交流的一个成果,也是明年德国的"中国文化年"的前奏,并将对中国的中学教育改革发生重要的借鉴意义

这本由中国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书从一开始就被很多德国华人家长们关注,也在网上被中国的中学生们关注,甚至,中国人大附中的学生与一些提前发布在网上的“移二代”作文打起了擂台赛。因为教育向来就是一个经久不衰被热烈探讨的话题,尤其在这一本书中,德国“移二代”学生们将向中国学生展示他们在德国的教育模式,而德国的教育模式,是不是适合被中国的学生们所借鉴?也许,随着这本书的出版,会有一轮新的探讨在中外华人圈里出现。

1210号下午230分将在法兰克福乐园大酒楼举办新书发布会。学生们将在发布会上朗读自己的作品。若有家长与孩子想参加新书发布会,请电邮daojun_ni@hotmail.com倪道钧女士。目前编委会还有少量的新书可供销售,售价11欧元。若需要邮寄,再加1欧元邮寄费。有想购买此书的读者请电邮:hongli2000de@yahoo.com洪莉女士。

为飨广大读者的期待,本期刊登的是岩子女士为此书写的一个点评文章。

 

 

又一位中国移二代的优秀典型。紫依,12岁来德国,德语零基础。只得从实科中学起读,但很快就“升级”到文理中学,且门门满分,一个让德国人寡目相看,有着亚洲面孔的超级女孩。

紫依同学不仅成绩优异,还有一双细腻而富于观察的眼睛。她有诸多发现,一些很有趣、很实在、很人性、很有见地的发现。譬如“成绩是硬道理”,“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德国的校园与中国的校园不尽相同,德国的老师与中国的老师很不一样,等等等等。

就拿“成绩是硬道理”来说吧,虽然德国人提倡全面发展,多种能力,然而,如果考试成绩不好,即使你能力再强,本事再多,该留级的还是得留级。卷面若无真功夫,即使你课堂再活跃,发言再积极,也无法将低分补救成高分。中国人看重成绩,德国人也差不到那儿去,五十步一百步,彼此彼此。咱们可别忘了,人家德国本就是个Leistungsgesellschaft(大白话:凭本事吃饭),一个无论公家还是私家,整体还是个人,全部都讲求绩效的国度啊。

德国的校园不像我们中国的校园,有那么多严重的思想工作品德教育,那么多来自老师方面无微不至苦口婆心的关怀。在这里,“老师们更多的是教授知识,”极少、也没有功夫和兴趣敦促你去学习,过问那些与学习本身无关的“零零碎碎的琐事”,因为那都是些你自家的事儿,包括学习。只有当你成绩差到了“留级的边缘”时,老师才有可能去找你,往往是家长找老师。然而,双方互相推诿,(自然不是当面喽)。我就遇到过不止一次,谁也不认为自己也负有责任,哪怕是一丁点儿。

紫依同学还有一个发现,即德国的老师也偏心,也不公平,也会小肚鸡肠。读时我笑了。无独有偶,德国的学生也抄袭、也作弊、也忌妒、也虚荣,还会把用功好学的孩子贬低成Streber(追求高分死往上爬的人)。不仅如此,德国的政客也瞒天过海,口是心非。今年以来,已经有三个大号政治人物被取缔了博士学位头衔,因其论文有严重弄虚作假。总而言之,德国人,也是人。德国人身上的虱子也不尽是双眼皮的。

 

 

:《成绩、能力及老师》   ——  紫依

 

 

作者简介:紫依,女,18岁,出生于上海,12岁来德,现读文理高中二年级(Heinrich-Böll-SchuleGymnasialzweig)。母语汉语,也正因为如此,来德后几乎放弃了中文学习,此次为来德六年第一次动笔用中文写作。喜欢德国的宁静质朴,也怀恋故乡的热闹繁华。最爱英国的古典文学和蓝调音乐。

 

一.成绩与能力

 

 刚来德国时,父母总是批评我能力差,这个不会,那个不行,说是德国孩子比我能干多了。到学校一看,果真如此。报到的第一天,班主任不在,几个男孩子就充当了主人的角色,这个给我搬椅子,那个帮我搬桌子。这种情况在国内是不可能的呀。这么一来,我真觉得自己能力挺差的。

后来慢慢发现事实并非完全如此。所谓能力有多方面,譬如生活能力、工作能力、学习能力、社交能力等等。在德国中学,学习成绩其实比能力更为重要。一个在实科中学的中学生如果没有优异的成绩,就别想进入文理中学。同样,没有好的高中毕业成绩,就未必能进入好大学,好专业深造。有好的成绩可以得到老师与同学的尊重,在这点上与中国无异。

比如我,刚来德国时没有德语基础,连简单的问好都不会,只得在实科中学(相当于国内普通中学)读语言班。后来通过努力很快就转入了文理中学。我“升级”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年级,当时每天都可以听到同学的赞赏。甚至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同校的学长指着我对他身边的朋友说:“你看那个亚洲女孩子,她聪明的不得了,门门满分,现在转入文理中学(相当于国内重点中学)了。”有那么夸张吗?不过说实在的,我听了可高兴啦,心里窃喜。不过从头至尾,没有人说我能力差。

  班上有一位叫Bastian的男生,非常富有幽默感,还经常帮忙出些鬼主意。这天,一个男生想剃新发型,正向同学们征求意见呢,Bastian出口就说:“你把数学公式剃在头上好了,方便大家作弊。”顿时,全班哄堂大笑。不过,别以为他只会捣蛋,他可是很有艺术细胞的。在美术课上他设计的帽子很有大师风范,被送去参加地区比赛。很可惜,这学期他留级了。他“责怪”同学没有将公式剃在头上。

当然,除了学习成绩之外,其它能力也非常重要。像实习的时候怎样和公司打交道;像如何找个打工机会,赚点外快;像不劳父母大驾,自己搞定一张便宜的回国机票……

但是对于一个准备Abitur的学生来说,一切还是以成绩说话——成绩是硬道理。

 

 

二.老师与打分

 

德国老师究竟是怎样的呢?会和中国老师一样对我们关心得无微不至,把我们管理得服服帖帖吗?也会和中国老师一样以成绩取人吗?错一道题也会罚抄吗?甚至直接向家长告状呢?

在德国,老师们更多的是教授知识,学生的品性似乎并不是他的工作主题。学生之间一旦发生矛盾,老师是不会主动过问的,很少作出强制性的决定,永远是和你商量的口气,让你觉得得到了尊重。

他们也很少主动联系家长,不会因为学生成绩下降或者行为不当一天几个电话打给家长,导致家长们经常只有看到期末成绩单的时候才会发觉孩子们的成绩不理想,甚至到了留级的边缘。对家长来说,如果想找老师谈话,了解情况,还得事先预约,也未必约得上呢。在一个学期一度的家长会上,老师也从不提及班级成绩,只说些零零碎碎的琐事。

德国老师也会有自己的最爱。成绩优异的学生非常容易得到老师的欢心,这和国内也没什么不一样。

Max是班里一个十分聪明的男生,跳过级,几乎全能,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只是上课从不举手发言,要么发呆,要么扯张纸画画,课堂上要听他的声音,几率简直微乎其微。尽管如此,在终年成绩单上他依然获得了几近满分的成绩。按照规定,上课是否经常举手也会影响到终年评分。

         与他形成对比的是上课永远认真听讲的Alina。她知道自己成绩并不十分出色,于是课堂上的每一个问题她都会认真思考并且举手回答,来弥补试卷上的不足。只可惜一番努力在终年成绩单上只换得了个中等。

天才男生似乎不应该得到那么好的成绩,而“悲剧女生”最后只能通过眼泪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尽管不少同学向老师的不公平提出批评,但老师置之不理,打着哈哈打发了他们。所谓“公平”,流失在学生们的同情与对老师的不满之中。我经常怀疑,上课举手发言是不是真的会影响年终总评?也发现了,每个老师的评分标准原来都不一样。对于学生们的“抗议”,又有几位老师会重新考虑?谁是老师的宠儿,此时一目了然。

这件事再次证实了我几年来的感受:绝对的公平其实是不存在的,隐形的标准是我们捉摸不透的;抗议是无效的;书还是要读下去的。

德国老师也会小肚鸡肠,特别是当他与学生有碰撞摩擦的时候。

在一堂Ethik(伦理)课上,老师讲述了她92年去中国时看到的情景。我举手告诉老师,十几年过去了,中国在各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并且希望她有机会再去中国看一看,体会肯定不一样。老师听了,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匆匆转移了话题,但是我很快就尝到了“不给老师面子”的后果:已经宣布的期末成绩硬是被她降了一等。

原来,复仇之心,人皆有之。得罪了老师,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气之下,改学Religion(宗教课)。宗教课老师是一位可爱的老爷爷。尽管我曾和他在有关中国宗教问题方面存在不同意见,他仍然认为我有资格拿满分,让我受宠若惊。

看来,老师如何面对学生的意见和反驳,真是个学问。遇见这种小肚鸡肠的老师,今后还是少说为妙。

每个老师真是各有各的不同,唯一一点相同的,就是他们都掌握着学生们最注重的分数。有的老师能像法官一样公平公正,让学生们心服口服。有的老师却夹杂了更多的个人感情色彩。这比中国单纯以分数决定命运要复杂得多,有时也会让学生和家长感到困惑。

在学校怎样与老师打交道,也是件有难度的技术活儿,需要智慧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