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德人百态连载之一---斯温

热度0票  浏览308次 时间:2011年11月18日 12:29

 

“您的‘众神之食’(Götterspeise)来了!”餐馆的招待跳舞般轻巧地把甜点摆到了斯温的桌上。 

呵,众神之食!我盯着这盘明胶(Gelatine)加糖做成的甜点,心里直发笑,是谁这么诗意,把绿莹莹黄灿灿红彤彤的水果冻叫成这样!斯温一声不响,端起众神之食,轻轻晃晃,那半圆型的水果冻便跟着颤动。 

 

    斯温用手捅捅身旁的女友,斜着眼瞄着她丰满的胸,指着“众神之食”说,“象不象?”说着又把那小碟子晃了晃,那一碟的颤抖哟!女友含謓地在他手臂上拍了一掌,脸唰地红了。 

好在满满一桌的人,谁都没注意到这小细节。除了我,不偏不倚,撞个正着,目击了这男女间的口头游戏。“众神之食”,原来还有这层意思!真乃神仙之食!

这斯温,是欧家的幺弟,长得方脸大耳,身材硕壮,声音低沉浑厚,一头浓密的褐色卷发,右臂一溜儿的黑色纹身,配上一身黑衣,脖子上的银饰闪闪发光,颇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很招德国女人的青睐。他18岁那年,就有女人慕他长得英武,借种生了个女儿。一无所有的他,当然负不起也不愿负起父亲的责任,拍拍屁股一走了事。那女人竟像料准一般,不慍不火,心满意足当她的单身母亲去了。25岁那年,他又不知不觉当上了一个女儿的父亲。那孩子的妈倒是真心想和他过日子,可斯温就是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大情人”模样,照样离去,不带走一丝云彩。 

 

说起斯温的情史,可以说上三天三夜。跟小情人在市中心漫步,被现任女友撞上,醋意大发,对小情人大打出手,斯温想溜,却让女友的一句“你这厮去哪儿?”喝住。步行街上围观看“风景”的群众一圈又一圈……类似往事举不胜举,我们偶尔说起,笑得前仰后俯!这斯温,简直就是西式翻版的西门庆!只是他比西门庆更厉害,家无万贯,身无一技,不必绞尽脑汁,更不必做伤天害理之事,只需略施小伎俩,抛抛眼球,女人们纷纷落入罗网,心甘情愿地大开房门,邀他上床,替他买单,为他赴汤蹈火。 

所以这么多年,斯温就是这样从这个怀抱滚到那个“众神之食”式酥胸里。斯温的车换了一辆又一辆,爱巢也换了一个又一个。四海为家,永无休止。爱巢的主儿,千姿百态,性格各异,有温柔的,有泼辣的,有缺心眼的,也有城府深的,不变的是斯温,照样有钱就花,没钱照样花。今天过了,明天反正会来,何必花心思设计规划?骑摩托车才是他的最爱。每个周末他都混迹于摩托车俱乐部,那里尽是他的同类,纹着身、带着骷髅头项链、横着走路的硬汉子,成群结队地扬着威,风驰电掣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上亢奋着。有段时间他常去的摩托车俱乐部叫“地狱天使”,据说真有点地狱般的阴森,五毒俱全,臭名昭著,警察“公开”盯梢维护公共秩序。不过斯温很快就不去那儿了,可能他还不够毒辣,到底还贪恋温柔之乡。

 三年前,斯温竟然结婚了。新娘子是位丰满的金发女郎,满胸的“众神之食”摇晃得我眼花缭乱。她的右臂也有一溜儿的黑纹身,小腿上纹着一朵红玫瑰。听说她还要一条巨龙缠身,从左肩开始,横过胸脯,经过右臀,一直纹到右腿后面。新娘子说着,唰地拉下衣服,让我看她的左肩。我却很难想象这龙如何遨游在她白花花的、摇摇晃晃的“众神之食”之间……

 斯温再一次地成了一个女儿的爸爸。这一回,他总算真正尝到了当爸爸的滋味。他爱和女儿玩,高兴了把女儿扔到半空,在女儿的尖叫中稳妥地抓住了她的一双小手。当然,他最爱的依然还是骑摩托。每个周末他只属于俱乐部,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女儿老婆通通让位。丈母娘看不下去了,忍无可忍说他几句。斯温铁青着脸,头也不回地走了。金发女郎瞪了老母一眼,跺跺脚,追她的“西门庆”去了。

 这次,斯温总算找到了灵的同类。和他一样,金发女郎没有固定职业,每隔两年换一种工作。有钱了就花,买车,度假,享受生活;没钱了照样花,直到电业局掐电催款。于是两人点起蜡烛,享用起了“烛光晚餐”…… 

人生如戏。斯温是一出我看不懂的戏,没有编剧,没有导演,随心所欲,无法估量,充满诧异和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