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一场因作文而引发的争辩

热度0票  浏览275次 时间:2011年11月18日 12:16

倪道钧

 

我的儿子4岁时来德国,在德国的语言文化环境下成长为一个凡事都跟你较真的小小少年,今年14岁上9年级,相当于国内的初三,还有三年就要上大学了。在我的鼓励下他也参与了首期的作文创作活动。有时候在观点争论中我真的视他为我的异己力量,我就是看着他在我身边长出了很多我不能忍受的刺。我们争论时都据理力争,面红耳赤,捶胸顿足,各执一词。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本来就存在着两种文化的碰撞融合,对立和分歧不可避免,我们唯一能做好的就是如何使这两种文化和价值理念尽可能地和谐一些。

    根据我以往和对当前中学生作文题目选择的理解,我选择了大概50个题目,有写学校、老师、朋友、业余活动和自己的感受等。 针对这些作文题目,我们一个一个地讨论,我说题目,如果孩子对题目的意思不理解,我就给他解释。但是最后所有选择的50题目全部被他否定。他认为不值得写,或者没有多大意思,就不愿意写。

    我渐渐明白他是要写自己的观点的文章。那好吧,我们讨论当下争论正火的题目。

    去年暑假我们回国一起去参观了世博会,虽然深受酷暑炎热的煎熬,面对那与众不同的建筑设计和创意,他深深地喜欢,由衷地高兴,他拍下了大约三千张世博会的珍贵照片。所以,我就建议他写世博会吧,但是他说世博会上人太多,在排队的时候有人无礼往前挤,他很气愤,气愤地到今天一想起当时的情景都会痛恨那些不好好排队,把他推到一边无礼往前冲的人。所以他不想写。

    那我们就写在德国去年以来讨论很多的斯图加特火车站被迫停建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吧,因为这些事情他们在学校里课堂上也都讨论过。孩子们大多数都认为不该建,原因之一就是花钱太多,而这些钱是从每个人身上出的,也会花他的钱,他也是这样的观点。他说不是因为建造新的火车站必须砍掉300棵树,这些树还可以再补种,关键是花钱太多不值得。所以这个过车站是建还是不建,还得继续讨论。我说这个如果是在中国就不会发生,假如政府决定建造一个大的工程,花再多的钱, 也会去做的。所以他说这个讨论可能在中国没有人感兴趣,那就不写吧。

    第三个,我们谈到了日本大地震造成的核灾难。他先是很激动。原因是他们在学校讨论了一个问题,就是日本东京附近福山核电站核泄漏最严重时,德国政府愿意提供专门为核电站服务的机器人,可以进入核重灾区执行任务。刚好这个机器人是我们所在的萨尔兰州的高等专科学校最新设计制造的,该院校愿意无偿援助日本。但是这一援助被日本政府拒绝了,原因是因为日本人认为,如果接受了德国的援助,很没有面子。虽然日本在机器人制造方面全世界是领先的,但是可以执行在核辐射情况下任务的机器人还是没有。他也表示很生气,因为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日本人会因为面子上的问题而不愿接受援助。我说亚洲人都很重面子。如果他们觉得丢脸,那有可能付出很大的损失也会不惜代价去挽救面子上的事情。在这一点上肯定是欧洲人的观念更务实。我就建议他写这个主题,就是与人的生命相比在紧急情况下,还是要更务实地选择舍弃面子,挽救生命。他说他对这个面子的事情没有办法理解。那我就说,德国人是怎么对待核电在德国的发展问题。因为每一年都有抗议和游行,是针对核电发展的。他说为什么很多人反对核电,是因为核电站的核废料处理问题,核废料即使深埋到地下深层也要800年后才能够不再有核辐射。那我就问他是赞成还是反对呢。他说如果核废料和核安全两个重大问题能很好地解决,他也不反对核电发展。他认为,中国也不会有多少人对德国是否赞成或者反对核电发展而感兴趣吧。

    他说无论是世博会,还是斯图加特火车站的建造问题,都会涉及到对中国的批评,那么这些批评是我这个当妈妈的完全不能接受的事实。他批评我说,他只能说中国好,而不能批评中国,如果他批评中国,我就不高兴,我就会极力辩驳,并且对他很生气。我说妈妈也是因为一种割舍不掉的情结,我对中国的感情是他这一辈人无法理解的。我知道中国存在很多问题,甚至是无法忍受的问题,但是,我们要把中国放在一个历史的长河里去看待,去分析,而不能因为这些存在的问题无视她的发展进步和对她的尊重,我们既要批评她的缺点,也要肯定她的成绩。我说就像她对待妈妈一样,妈妈既有缺点,也有优点啊。我们看问题要全面,而不是片面。无形中我是希望他能够做到看问题一分为二,不能非黑即白,而是要客观公正地分析中国存在的问题。但是,他认为,既然存在问题,就要针对问题,批评这些问题,才能改善,如果没有人去提出来,只说好的,那坏的东西就没有办法去除掉。好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也不用他去再讨论了。把坏的东西提出来,目的是为了把坏的东西去除掉呀。潜意识里我觉得他也受到了德国人二战以后形成的这一特定思维特征的影响,就是从消极的方面去看待和分析问题。最后,我不能接受完全从消极的一面去评价中国,所以我们最终还是否定了这两个主题。

    那么,对于日本大地震造成的 核泄漏问题所引发的争论,他认为目前和中国联系也不大,也否定了作为他的作文题目。

    就这样,我们在僵持中寻找着一个折中的办法。我希望能够有一个选题,我们双方都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他灵机一动说,那我想起来一个,就是为什么德国的车比中国的车好。我说这是事实,可以,那你就从德国的车的发展历史来分析为什么德国能够制造世界上最好的汽车,然后也可以让中国的汽车制造业有所借鉴蛮,我说如果中国有100年的汽车制造历史,可能也能够制造出世界上最好的车。那你就多写写,中国的汽车制造如何学习德国汽车制造的历史经验,从而在未来制造出像德国一样好的顶尖汽车。每一届的法兰克福汽车展我们都会去参观的,他对中国车目前还存在的问题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感性的认识。我最后之所以赞成他写这个主题,是因为在对汽车的认识上,他是有着足够发言权的。他差不多从3年级开始一直到6年级阅读了大量的汽车杂志,对于所有知名品牌的车都有很多信息方面的研究,最迷恋车的时候,我们俩个走在大街上,他会告诉我,妈妈,我不看车,我听车的马达声,我就知道这个车是大概多大马力的。我们那时候在大街上,他会经常给我扫盲,告诉我看到的从身边稍纵即逝的各种车的名称和型号,汽车的安全性和技术状况也都颇有研究。对于汽车的认识,我那时候真的是很佩服他。我们买车的推荐都来源于他。他给我们的推荐也确实很好。

在经过了争论和争吵,在看到他激动得甚至泪流满面与我争论,我们观点在激烈的碰撞之后,我感觉,也许我还是在用心思考,他只是在用脑思考。终于艰难地,选择了一个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选题。他高高兴兴地开始查找资料,运量文章的构思。他说他可能最后写出来的作文,更多地是实证性的和资料性的。他说,为了照顾妈妈的面子,他还是把作文的主题作了调整,最后他是写中国的车如何发展才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机遇。就这样,《中国汽车在德国(欧洲)的市场机遇》(收入了《我们这样上中学》一书中)一文完成了。

我觉得,我和我儿子之间,在选题的过程中也增进了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至少从观点上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