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文化体制改革,且看如何救国

热度0票  浏览328次 时间:2011年11月18日 11:39

 

101518日,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在京举行。这个18大前的最后一次中央全会出人意料地以文化为主题,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到2020年文化改革的目标,号召为实现此目标共同努力,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而奋斗。《决定》指出:文化是国力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引领社会思潮,号召创作“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满足人民的基本文化需求”,要“把握正确方向”,推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改革”的主旨在严控

 

    六中全会刚闭幕,1024,中国广电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提出从201211起,国内34个省级卫星电视综合频道要增加黄金时段新闻类节目播出量,还要开办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思想道德建设栏目,扩大经济、文化、科教、少儿、纪录片等多种类型节目播出比例。

    广电总局还对部分类型节目播出实施调控,以防止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倾向,对节目形态雷同、过多过滥的婚恋交友类、才艺竞秀类、情感故事类、游戏竞技类、综艺娱乐类、访谈脱口秀、真人秀等类型节目实行播出总量控制。每天19302200,全国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播出上述类型节目总数控制在9档以内,每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周播出上述类型节目总数不超过2档。每个电视上星综合频道每天19302200播出的上述类型节目时长不超过90分钟。

    广播总局明确提出“三不”,即不得搞节目收视率排名,不得单纯以收视率搞末位淘汰制,不得单纯以收视率排名衡量播出机构和电视节目的优劣。要求电视播出机构要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建立科学客观公正的节目综合评价体系。

六中全会的文化改革决议和广电总局的“限娱令”貌似不和谐,实际上内涵似乎一致的。在中共的字典里,“改革”是进步的、开放的,然而此次六中全会的文化改革,仅仅是空洞的理论,和形式上对私营文化企业管制的放宽,而实质上则饱含对意识形态的限制和倒退。

    今年上半年,在薄熙来主政的重庆,卫视率先清理娱乐节目,大量播出“红色”的弘扬“主旋律”的节目,引起国内不少体制内外的学者和党内人士担忧“左派”卷土重来。如今,果然中共政策的左转倾向越发明显。

    整治电视节目之前,多年来,中共不遗余力地强化控制互联网。在互联网时代,信息在最短的时间里最大面积地传播,其威力在北非“茉莉花革命”和后续的埃及、利比亚国民革命中显示出来。今年3月,《人民日报》分析互联网新闻和讨论的舆情专家指出:在发生突发事件时,微博渐渐成为决定公共舆论方向的主导力量。蓬勃发展的微博,被官方认为是中国民众传播谣言和不利于社会稳定的信息的有效渠道。面对这个新问题,中共不仅仅依赖现有的诸如防火墙屏蔽网页、过滤敏感词、识别电子邮件中的敏感词等审查办法,而是要主动出击,宣布“正确引导公共舆论” 为“中心任务”。新华社透露,在最大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已经有15个审查员在工作,还计划扩大网管队伍,对网上非主流声音采取行动。

今年218日,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一唱一和地攻击微博。新华社发表题为《警惕网络推手误导网上舆论》的文章,表示在一些网络推手恶意推动下,谣言借助网络快速传播,误导网络舆论,形成“网络暴力”。《人民日报》文题目《谨防民意制造者利用网络推手误导舆论》,说“民意病毒”利用和裹挟健康民意,不仅伤害广大网民的感情,也损害网络民意表达的健康肌体,不利于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与官方媒体的旋律相呼应,相当一批主流学者纷纷站出来,为网络管制献计献策,摇旗呐喊。

1027,缅甸政府宣布取消对facebookTwitter等互联网社交网站的封锁。恰巧此前一天,新华社发文,表示要加强社交网络的管控。善于调侃的中国网民立即发文说,当今世界只有中国、朝鲜、古巴、伊朗还在实施网络管制,并戏称为这四个国家为“新四大文明古国”。

文明古国,丢失文化

 

中国不缺文化,它自古就是泱泱文化大国。早在西方还在森林里狩猎的时代,中国大地已经发展了高度的青铜文化,以后西周、汉、唐、宋、明、清,中华文明绵绵5千年,浩大若星空。直到内忧外患的民国时代,中国文化人、知识分子还是以自己的底蕴和才智,创造了瑰丽的文化财富。

然而,20世纪下半叶,中国大地的文坛百花凋敝,一片肃杀。那些才华横溢的文人们无疑被当成牛鬼蛇神被打倒,连主动接受“思想改造”,为社会主义歌功颂德者如老舍,也难幸免,落得个投湖自尽的下场。几十年间除了八个样板戏、电影《小兵张嘎》、《闪闪的红星》、长篇小说《李自成》这些服务于政治的作品,几乎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文艺作品。80年代中期,在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里,文化复兴初见苗头,摇滚乐、现“新潮美术运动”、“现代派”文学创作、实验主义电影创作破茧而出。不幸,初见繁荣的新文化,很快被元老们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为名扼杀在摇篮里,一代年轻有为的文化人从此一蹶不振,中国文化事业的春天还没有开始,就再次进入寒冬。

如今,中国社会已经分化成主流精英和平民百姓两大对立阶层,中间层急剧萎缩。“草根阶层”借助互联网,屡屡挑战精英阶层,几年前民间“山寨春晚”叫板被国人唾弃的央视春晚,到目前网络上不计其数的与主旋律唱反调的网民,无一例外地遭到“有关部门”的镇压。

    六中全会前后,中国发了几件举世关注的事件。106,叶剑英、李先念、胡耀邦、张爱萍、纪登奎等中共第一代元老的后代,以及国内学术界人士2百多人在北京召开纪念“粉碎四人帮”35周年座谈会。与会者大都否定目前的“新左派”,对毛泽东的很多错误进行了批判,认为“文革”绝不是解决贪污、腐败和其他社会问题的办法。中国要走宪政、民主、法制的道路。

六中全会召开前两天,1013,广东佛山的2岁女童小悦悦事件在国内外引起极大震动,人们对中国的道德沦落程度深感震惊,一些良心未泯的人表达了愤怒。小悦悦的惨死也彻底撕去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建设“文化大国”的虚伪外衣。

就在六中全会闭幕的1018,有国内媒体人在微博发消息说,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省委内部会议上指示省委宣传部近期不发布任何禁止或限制性的指令,并且布置全省媒体开展“舆论监督”。汪洋的指示被认为是对广东媒体“解冻”,此举显然不符合与六中全会主旋律。

    11月初,遭到官方打压的大陆艺术家艾薇微被官方命令要在2周内补交税款1522万元。不料,截至119,艾未未帐户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超过24千人次自发捐款,金额达672万。不少德国媒体对此表示赞赏。《德国金融时报》写道:援助政府批评者艾未未的公开捐款行动在中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它出了中国政府的洋相,同时也震撼了被捐款人。该报还指,声援运动表达了公民的不顺从。

目前,除了决定中国未来走向的18大的筹备工作,中国还有许多棘手的问题需要解决,而六中全会偏偏选择了并不十分紧迫的文化体制改革问题。海外人士指出,强调文化改革实际上是中共自欺欺人的做法。既欺骗民众,交待一下共产党还在改革,但是政治体制动不得,只好拿文化说事。事实上执政者非常清楚,中国人民对改革已完全失望。把文化拿出来,看上去要讲软实力,要讲核心价值,要搞一套新的意识形态出来,但是谁也说不出究竟什么是“核心价值”。德国《世界报》发文说,“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一次介绍建设中国文化强国计划的讲话中说,这份中央文件的编写者讨论了6个月,甚至不能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究竟是什么达成一致。”可见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已完全失败了。

    今天,中国局势就像暴风雨前的让人窒息的闷热,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文化是人类思维的产物,只有自由、宽松的环境,才能让文人们思如泉涌,张开思想的翅膀,自由地翱翔。这样才有丰富的、灿烂的文化。表达人的思维,就是文化的核心价值。好的文化,肯定会在大浪淘沙中千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