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骗 局

热度0票  浏览328次 时间:2011年11月17日 12:15

 

 

如果要评选“十大口头词语”,“安全感”这个词不知道会不会榜上有名。我的待字闺中的女友们常常向我感叹,她们已经把对象的要求一降再降,有房有车都退居其二,惟愿对方能让她们放心,可是,这“安全感”却偏偏变成了珍稀资源,求之不易。

    不仅是她们,整个中国社会也因为急速发展重宏观不重微观而产生如毒牛奶、高铁问题,以及这种高速发展下国人滋长出的焦躁,急功近利都很需要“安全感”这一剂清凉药贴去安抚治疗。

缺乏安全感,还因为现今社会上那些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种种骗局越来越让人防不胜防。所以每次坐在回国的飞机上,除了要见家人的兴奋外我都会将自己松懈的神经拉一拉,拧拧紧,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即使这陌生人长了一副如上帝般和蔼慈祥的面孔。

 

“这是你妈妈买的米”

 

时间回溯到八年前,那时我还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涉世未深且对人对事都有先入为主的美好情感。

暑假的一天,清晨七点多钟,我正在吃早饭,妈妈换好衣服准备去菜场,临走之前她对我说,要是有陌生人敲门推销什么的,一定不要让他进来。我不耐烦地应着,说自己又不是七八岁的孩子了那么好骗。于是妈妈不再说什么转身带门走了。

我吃晚饭将碗洗好,拿起手上的书本准备窝在沙发上读,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我边问是谁边打开门。木门外还有一道铁门,铁门外站着一位矮小的男人,六十岁上下。看见我他好像微微吃了一惊。我面无表情地问他,有事吗?他先愣了一愣,似乎是打量着我。我又追问一遍,正要关门,这位男子忙说:“姑娘,你妈妈刚才在我这买了100斤米,让我送来的。”我半信半疑,为了证实他的话不假,他忙说:“你妈妈穿着一件白底蓝点的衬衫,黑色裤子。”

我一听这话不假,而且一袋米正摆在他面前。我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见他笑容可掬,穿着朴素实在也不像个骗子,但是想起了妈妈的叮嘱,我说:“那你等我妈回来再来吧。”说着边要关门,他急了:“姑娘,你看我一把年纪的,背着这么重的米上楼也不容易,我还有其他家要送。”

他的话还有他酱黑色脸上褶皱里满布的汗珠让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我将铁门打开客气地对他说,那麻烦您把米放到厨房里。他动作殷勤地放好回头对我说:“75块钱。”我诧异地问:“我妈妈没有付钱吗?”“奥,奥,她说送到付的。”他答道,我于是从钱包里掏出75块递给他。待他走后将门关上,忽然我想起了什么,打开窗户看见楼下停了一辆小三轮车,这位“师傅”正动作迅速地准备离开,其动作之迅速不由让我觉得奇怪,脑海里竟划过“落荒而逃”这个词。我喊:“师傅,你这米够重量吗?”他抬头:够啊,够啊。急急忙忙头也不回蹬车走了。

半小时后妈妈进门,我正读书读到精彩处头也不抬地说:“你买的米在厨房里。”妈妈立刻发飙了:“什么米?我根本没买过米!”

待看见厨房的米妈妈又气又恼,连连说,出门时就看见楼道里这个矮小的男人东张西望鬼鬼祟祟,没想到骗上了门!妈妈衣服也没换就拉着我去派出所报了案。民警一边登记一边随口说,最近此类案子很多,大多受骗的是老年人。听得此话我羞愧得满脸通红,真恨此刻地上没有洞好钻。

那袋米当然没有100斤,按妈妈的话说,你想想看,我什么时候买这么多米?!再说100斤的米他背也背不动啊,眼睛看也看出来了。她感叹我不知稼穑,我沉默不语,不似以往争锋相对。经过此番,心内的那一片天真美好那一片无遮无拦的宽阔广袤开始竖立起第一道“生人勿近”的警戒线。诗书美文固然能让心灵脱离凡尘,但是这尘世里的历练,是需要生活的烟火气一点一点熏制而出的。这是我没有告诉她的感悟。

那袋米我们吃了很久,而我这次受骗的经过也成了父母亲戚间佐饭时的最佳调料。

 

“恭喜您中奖了!”

 

这种耳熟能详的骗局已经屡见不鲜了,能够让骗子得手多是贪欲心作怪。就像李碧华所说:如果你连眼神也不给一个,怎么会让他们有上手的机会。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多看了一眼,那张贪欲之网就悄然罩了下来。

二十三岁生日父母送的礼物不是梦想着的笔记本电脑。那段时间我的电脑刚好有了点问题,虽然好友并不介意,但是每次到她家去上网都不由想着,要是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那会方便快捷多少。一次我和她闲聊着看邮件。邮箱里躺着一封陌生邮件,主题是:淘宝网恭喜您中奖了。鬼使神差地,我打开了它。

邮件上说:我被淘宝网幸运抽中,成为第100名获奖者。奖品是IBM价值一万元的笔记本电脑及数码摄相机一台。并说以防假冒,每个获奖者都有一个编码。您的编码是多少多少多少,然后附有网络连接。点击连接,果然是淘宝网页面,有编码输入有咨询电话,看似整齐正规。输完后跳入另一页面,笔记本电脑及数码摄像机一闪一闪在画面上跳跃中,下面是银行卡卡号及身份证的输入。我继续输完,突然跳出页面:输入有误,请将税费3000元划入以下账户。随后是一串账户号。

我的眼睛和脑海里全被笔记本电脑占着,看见这个信息立刻起身推椅拿起包准备去银行。好友从厨房里端着水果刚好走出来,见我一副失魂落魄又兴奋无比急着要走,连忙询问我缘由。我简短地说完,好友冷笑着说:“这种简单的骗局你都看不透?”她当着我的面从谷歌里搜出淘宝的客服电话,打了过去,客服说我们并没有这样的活动。这一听,如醍醐灌顶,整个人都清醒过来。我立刻按照好友的指示,先打电话给自己的银行冻结了账户,确保存款的安全。随后好友又按照网页上给的所谓“咨询电话”打了过去,几声响后一个说着蹩脚普通话的男人接了电话。好友说,我看见我中奖的信息了,但是输入有误,能不能你们先把奖品寄给我我再把税钱寄给你们?男人说:这怎么行?好友故意说:说得也是啊,奖品这么丰厚,那台摄像机也值不少钱吧?男人说:当然啊,所以说你幸运啊,摄像机都要五千块。好友说:那好,那这样吧,你把笔记本寄给我,摄像机就当税钱吧,多出的二千块我也不要了就当给国家尽点力。男人连忙说:不行啊不行啊,我们公司有规定,不能用奖品当税的。

好友看看我,眼神带着调侃。她故意把喉咙一清,义正言辞声音清朗地说:“那好,你等着啊,我马上就把钱送来!”对方有点糊涂:“送来?”好友一声冷笑:“这还不懂吗?你知道我是哪里?”对方说:“哪里?”好友说我是某某公安局,找你找很久了!“啪!”对方电话被挂断了。好友得意洋洋地朝我摇摇手中电话,我佩服地朝她竖起大拇指。

后来,类似骗局诸多见于报端,有一名女子竟为了几千元的奖品在骗子的花言巧语下竟先后打了八万多元。掩卷感慨,除了觉得世风日下外,还想起老子那一句--无欲则刚。

 

                       “这是免费送您的”

 

自以为已经修炼得像一座城堡一样,铁壁铜墙,无可侵入,但是没想到,还是不尽完善。城堡可以抵挡明枪,却难防流箭;能抵御狂风暴雨,却常被沙粒及白蚁败蚀。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我正穿过闹市区要去书店,时差刚刚调整过来的我还有点恍惚。迎面几个学生模样的青年正在往行人手里递广告单,我曾在大学期间发过传单,深知这兼职的不易,所以当广告单塞在我手上时,我并没有像大多数行人一样置之不理而是礼貌接过,继续赶路。递给我传单的那位青年三步并两步赶上我说:您看,是免费送给您的欧莱雅小样,要麻烦您去领一下。我说赶时间,算了吧。他说,很快的,就在那栋大厦里,最多五分钟。五分钟您还是有的吧?我有些厌烦他的纠缠,我说,好,那就五分钟。说着随着他进入了书店旁的大厦。

没想到他说的里面是在22楼,更没想到电梯门一打开是一家小美容院。刚走进去一位女孩就迎上来说,我们有两款免费产品,麻烦您配合我们的美容师做个免费的皮肤测试。说着引过一位身穿粉色长大褂面带口罩的中年女士。

她说,您好,我姓赵,请随我这里来。我心里已经有了谱,这是怎样的一出戏。到了此时,反而来了兴趣想看看她是怎么演这场戏。我随着她来到一间只容下一张床的房间中。她让我躺好,开始给我洁面做按摩,并且说起皮肤保养的重要性,又问起我的情况。她说,你看我今年四十多岁了,你要叫我阿姨了。我干这行二十多年了,从年轻时就经常做皮肤护理,所以都说我不像快50的人。她皮肤黧黑,即使黑粗眼线和浓密睫毛膏也让她看上去比我五十多的老妈还大。这样厚着脸皮以为青葱水嫩,真是让我无言以对。

她说,我给你用的是欧莱雅的新品要好几百一瓶呢。我说,是吗?我在德国平时用的也是欧莱雅,都是巴黎原装的,这个新品我怎么没见过?大概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反问,她顿了顿说:是这样的,供给美容院用的产品和市场上卖的不同。她见我不怎么愿意说话,就将家常聊天话题渐渐引申开去,说到了美容院的月卡季卡怎样优惠,被我婉言拒绝后又推荐起美容院产品,我说我用不着,自己买的大牌产品还没用完呢。

她有些急了说:一进来我就说了,我叫赵某某,家住哪,干这个行业多久了,你看我像骗你的吗?我心想,骗子也想树个牌坊来了。我说,我也知道美容院现在很多,生存不易,为了生存不得不弄点手段,搞点方式。但是你们这种间接的方式我接受不了。还有,说好五分钟,现在都半小时了,我要走了。说着我坐了起来。赵姓美容师急了喊着,快睡下快睡下,还没结束呢。我说,不好意思,我真有事。

她递给我一面镜子说,你看,这半边脸我给你深层清洁过,上了保养品并且做了按摩,现在多白。镜子里的左脸确实雪白水润了很多。我说谢谢。她说,那这样,也别多说了,另外半张脸我也帮你做,你只要付200块钱就行了。我说,奥,你们说的免费原来是半张脸。这时房门开了,先前的女孩走进来颇有些生气地说,你看我们美容师这么辛苦帮你做,你怎么这样。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100块吧,就收个成本,你帮她做完吧。她转头对美容师说。我说,等等,100没有就50。女孩好像是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半响不耐烦地说,做吧做吧,今天就当亏本了。收过我给的50块出去了。

我重新躺下,这次美容师再没有多余的话语,清洁按摩动作迅速明显是想草草了事,大概五分钟后她说好了,匆匆收拾东西。我拿过镜子看看,觉得还行。她端着水刚要出去,我说:谢谢你,你的手法不错。这50块我愿意支付是因为你的技术。她也许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略有些尴尬地说,不客气。

走出美容院等电梯的时候,听见旁边的女孩正打着电话说,我刚刚付了200块呢还办了月卡,好心疼啊。

 

种种骗术

 

电话骗术:曾接到过广州打来的电话,是娇滴滴的女声,说,你猜我是谁啊?我说我不知道。女声说我是你的同学呀,你想想你哪位同学在广州呀。我说,同学?我没有同学在广州呀。女声说:真没有嘛?你都把我忘了,你再想想。我说,奥!对对对,想起来了,你是王云?她说对啊,我就是王云,过两天我来南京请你吃饭。我说吃饭就不用了,有什么事你说吧。她说就知道老同学最好,是这样,我在这里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一点钱……我打断她说,那你看5万够不够?她说够了够了,我现在给你个账户。我说,其实是老同学我才说的,像你这种宫颈癌晚期的病人就不要再治了,好好享受人生是正经;还有你爸那肝癌,你妈的脑癌,唉,我们都说老同学你这命怎么这么苦呢。对了,前两天我看见你弟弟了,他还和那个原来的对象在一起吧?

我忍住笑听见电话那头轻声“嗯”了一声,我继续说下去:我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啊,你这个弟弟同性恋这么多年了应该赶快去做个检查,我听人说,他那个男对象不太检点呢。女声打断我的话:不要说了,那五万块钱你什么时候打?我说这个不急,我还有话没说完呢。她说:什么话?我说:你要小心哦,骗子啊特别容易生癌。然后挂了电话。顺便说一句,我没有同学在广州,更没有什么同学叫王云。

电话行骗还有很多,比如有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做一个旅游调查,问了几个简单问题后说会参加抽奖。几天后我又接到这个电话,我“果然”幸运地中奖了,奖品丰厚诱人,我说要收税费吧,对方说是,我当即挂了电话。还有一次,父亲接到号码显示“025110”的号码,对方自称是法院的,说因为父亲牵扯进了一个特大案件,要冻结存款,让父亲报上卡号和密码。父亲当然没有报。事后我问一位在110工作过的好友,她告诉我,凡是110打来的电话都没有区号,而且也不会打电话要求告知密码。有位好友手机被偷,结果他家人收到一个电话,说他正在医院急救,需要手术费5000元。当时这位好友正和家人一起吃饭,骗局不攻而破。

街头骗术:这是二姨碰见的。其实骗术很简单,就是和她擦肩而过的行人突然拉过她神秘地说,你看,地上有个金戒指。马上有几个人围拢都赞叹成色多么好。二姨说,那归你吧。说完扬长而去。

表妹的男性朋友正在路上走,忽然一双柔嫩的小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娇脆的声音如兰的气息撩拨着他的皮肤:“你猜我是谁呀?”他意乱情迷猜了几次都不对,蒙在眼前的一双手松开了,他一看,这位美女自己并不认识,那位美女比他还尴尬,一吐舌头笑着说自己认错人了转身离去。他还脚步轻飘地回味自己这次“艳遇”呢,回手一抹,脖子上的金项链失去了踪影。

诸如此类层出不穷的骗局,大行其道的骗子,让天性里的那点真诚越来越缩到森严的壁垒后,掉下来的馅饼大多是有毒的,飞来横祸需要仔细思虑掂量。

走在大街上,看见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父母常常感叹我们这一代的幸福。在这个最好的时代里,我们得以享受前所未闻的物质;我们面前拥有一切,但安全感,无论是来自内心还是来自社会,却都同样微小孱弱。什么时候它能随着不断提升的物质水平也节节攀升,那么这个社会所提倡的和谐才会更名副其实,民众的“安居乐业”才会有更厚实的撑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