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披着牛皮的羊

热度0票  浏览284次 时间:2011年11月17日 11:28

 

早些年来德国留学的国人,学业完成后,主要有两种就业趋势,一类回国发展,一类留守德国。和回国发展的留学生不同,留守德国的人中,不乏事业少有住豪宅的,大多过得是小户小院的小康日子。

女友的老公,是一家颇有规模的德国公司部门主管,收入不菲,所以供得起一桩近两百平米的独立户院,颇为自得。不想回国转了一圈,“气焰”全消。早年回去的朋友,如今个个别墅名车,“得瑟”得很。听说有个朋友一度与彭丽媛为邻,别墅的空间比女友家翻倍还有余。相形之下,不必自谦,女友也知道,以后请人家过来,只能抱歉“寒舍”待遇了。

不久前,女友的大款朋友来到德国,说是公干,却一马扎到女友“寒舍”。侃侃而谈间,一会“透露”自己在女友耳里如天文数字般的年薪,一会“同情”女友家在德国缺“吃”少“喝”的日子。那神情仿佛早已忘了自己当年初来德国时,盯着寒风骑着破车给人送披萨,常常半块豆腐卤就饭的窘困了。在女友家酒足饭饱后,夜色渐晚,女友家中因其时还有位女客,不便留宿,心想此大款朋友反正是公干,家里也不差钱,附近正好有一家四星级酒店,于公于私他都能住得起,于是建议他去那里住宿。不想,大款朋友十分不情愿,一再表示自己不介意这点小小的不便,可以在客厅沙发上凑合一宿。女友啼笑皆非,无奈地跟我说:“他不介意,人家女客难道也不介意?再说了,我们还介意呢!”。

我告诉女友,自己也碰到过类似的人。一年多前,有个回国发展的熟人和一个参展团来德国,碰巧见到。熟人一副贵妇行头,墨色镜片把眼睛臧得深不见底,见了面,也不摘下。未等我开口,便很随意的告诉我:“我是来欧洲购物的。”。那副大款的腔调,似乎对自己早年在德国洗杯子端盘子兼给人打扫卫生的经历彻底失忆了。后来,我才听说,她此行德国,是想来应聘一家德国公司在中国的一个职位。只是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在自称的“欧洲购物周”的时间里,竟然是违反酒店规矩,混在国内参展团的客房中,和一个朋友拼床的。当然,按她摆的谱,我认定她此举肯定不是为了省银子,一定是朋友情深,难舍难分罢了。

女友快人快语:“你说,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啊?鼻子眼里插大葱,也不能在我们这儿装象啊!”。我也觉得奇怪,本来都是挺朴实的人,怎么回国几年就牛气见长了呢?真的是财大气粗了,还是随了大潮,无法自抑了?

以前只听说“披着羊皮的狼”,现在却常碰见“披着牛皮的羊”。在崇尚牛气、不牛不休的国内,这种现象似乎也能让人理解。不过,到了德国,见到了知根知底的朋友,还要披着牛皮不愿脱下,就让人有点难以理解了。

也许,牛皮披久了,见了羊,也就忘了自己原本是同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