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占领华尔街”运动席卷全球 资本主义危机催生穷人革命

热度0票  浏览362次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11:53

   

    今年9月,德国总体物价比8月上涨0.1%,比去年同期增长2.6%,通胀率达3年来最高。年底将至,又到了涨价期。近日德国铁路公司宣布,1211调高所有车种票价,远程车票涨价3.2%,短途车票涨价2.6%。有批评家指出,德国铁路今年上半年盈利比去年同期创纪录地增长34%,并且乘客对其服务并不满意,却还大幅涨价,实不应该。德国政府也传出消息,为了支持清洁能源的开发,2012年起,能源价格的上涨将分摊到每个德国家庭。这些关乎民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德国民众只有接受。一个例外是“斯图加特21计划”因持续的大规模的民众抗议,加之议会、政府内部的意见分歧,被迫停工。联想到2011917始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和平示威运动,我们不禁对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做些反思。

 

富人劫贫济富,百姓揭竿而起

 

20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走入穷途末路,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一夜间土崩瓦解,西方阵营长舒口气,以为从此迎来资本主义和谐社会。不料,20年后危机轮到自己头上,在富裕强大的资本主义列强个个深陷金融危机、经济衰退的传染病。终于有明白人想到:资本主义也有其致命缺陷。“社会主义”是假“公有制”之名剥夺国民致富的可能,而培养“官僚权贵阶层”和“特殊利益集团”。而“资本主义”则是以“市场经济”之“自由化”,公开鼓励人们积聚财富,制造“超级富豪”。“特殊利益集团”以一国之财抗衡“超级富豪”,二者名异实同。“社会主义”并非“等贵贱、均贫富”,“资本主义”也不是“平等竞争”的“理想国”。

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似难以治愈的慢性病,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束手无策。美国民众对草根总统奥巴马也失去了耐心,他们于2011917发起了名为“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的和平示威,表达对金融寡头和金融制度的不满,示威者提出:“我们共同的特点是占总人口99%的普罗大众,对于仅占总数1%的人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示威迅速蔓延美国各地,获越来越多民众响应。“占领华尔街”运动随后引发全球效应,1015,纽约、马德里、伦敦、巴黎、法兰克福、柏林、惠灵顿,奥克兰、悉尼、首尔、东京、雅加达等82个国家的915个城市同步参与“占领全球”活动。在最多人参与的罗马的示威发生暴力事件,示威者放火焚烧国防部建筑,并在竞技场附近与警察发生冲突,防暴警察用催泪弹和水炮驱散人群。罗马市长宣布关闭全市所有公众博物馆。米兰有学生冲击高盛银行办公室,有人纵火烧车。台北有上百人冲进101大楼,并与警卫爆发冲突。亦有人现场搭帐棚,遭警卫强行拆除。

 

20世纪80年代红军派”(RAF)被镇压后,德国基本是国泰民安,富裕祥和。然而,1015还是有数万人参与了各地的“占领全球”行动。金融中心法兰克福有约五千人在欧洲央行大门外举行“和平占领”活动。柏林有上万示威者聚集在市中心,游行队伍从亚历山大广场向政府区前进。在科隆、慕尼黑、汉堡等大城市,成千上万的资本主义批判者集会,组织者要求银行对危机负责,呼吁对金融机构的权力加以限制。标语横幅上写道:“你们输掉我们的未来!”。德国的抗议活动没有发生暴力事件。

近年来,金融危机、经济衰退导致贫富差异也日益加大,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感觉到生活成本持续上涨,甚至“中产阶级”的日子也越来越难过。2008年,德国每户家庭的平均税后月收入约2900欧元,足以保障“小康”生活。然而,有15.5%的家庭人均税后收入低于899欧元,生活在“贫困线”上。

 

        跟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德国也是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而且两级分化日益加快,“中产阶级”日益缩减。占人口20%的最富有阶层,其收入占德国人均月收入的36%以上,而20%的最贫穷人口的收入只占9.4%。而且,60%的最高收入者,在4年之后仍能保持其高收入,而65%的低收入者,4年之后仍然收入低,只有不到22%的人收入有所增长。

 

资本垄断成社会矛盾根源

 

20世纪初以来,现代金融体系经过演变,从服务实体经济变成控制实体经济。金融体系最重要的功能是调控资金的配置,优化社会资源分配。其次,金融市场可以帮助投资者分散资产,降低投资风险。但是,资本主义金融体系培养出“金融寡头”,反而成为贫富不均的根源。现代资本主义以“自由竞争”为发展动力,它的敌人是“垄断”,西方国家有“反垄断法”保证竞争之公平。然而,金融业却形成了对资本的垄断,培养出“金融寡头”,法律和政府对其无能为力,金融机构进行巨额高风险投资,一旦失败,由储户埋单。

 

金融机构向投资者推出各种衍生服务,一旦爆发金融危机,投资者很难通过法律途径挽回损失。美国多数金融机构是上市公司,金融危机造成的股灾也给股民带来巨大损失。花旗集团曾经是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2006年下半年时市值高达2772亿美元,到20093月,只剩下55.96亿美元,缩水98%。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 批判说:“金融市场分配不当并产生风险,而我们却要承受其劣迹的成本。金融系统正在美国社会遭受损失而少数私人获利。这不是资本主义、不是市场经济,这是一个扭曲的经济。银行所作的事情之一是通过掠夺性贷款抢劫穷人。经济危机时纳税人帮助银行摆脱困境,他们理应随后恢复银行贷款,然而他们却恢复的是自己的奖金!”

 

2007年,华尔街已是风雨飘摇,证券商股值缩水25%,已公布裁员至少6200人,但高盛集团、摩根.斯坦利、美林、雷曼兄弟等仍然向18.6万雇员支付656亿美元的工资和福利。2010年,华尔街五大家券商去年发放了创纪录的390亿美元奖金,令公众震惊不已。与民众受到的掠夺相比,金融高管们拿着天价高薪却不承担风险和责任,成为引发公众怒火的“全民公敌”,而要治理这一问题,却是困难重重。华尔街的问题是美国民众对美国金融制度、监管体系,和政府无能为力表示不满。美国的问题也就是整个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问题。美国的发展成政府借贷、国民超前消费的模式,这种模式很难长期持续。

    再有,尽管美国是两党的议会制民主国家,但是,两党背后都有财团的支持。所以尽管总统候选人在选战中喊出笼络人心的动听口号,尽管他也许真的是“天下为公”的理想主义者,但是就任以后,总统要面对国会里的反对党和掌握国家经济命脉的财团,其抱负很难顺利实现。受命于危难之中的奥巴马就是个例证,很多平民百姓对其给予厚望,孰知,在野的共和党一再跟他作对,其施政计划屡屡受挫,眼看任期将满,美国经济不见起色,其民望一再下降。说到底,候选人背后都有财团的支持,谁掌握财富,谁有话事权。总统也不得不屈从财团的利益。

 

公众抗议:由暴力到理性

 

19世纪初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开始高速发展,机器越来越多地取代手工劳动,大型工厂迅速增加,形成“资本家”(工厂主)和“产业工人”这两个对立的新兴社会阶层。在劳动生产率提高、财富迅速增加的同时,因为分配制度的欠缺、社会运作机制的滞后,迅速增加的财富积累到资本家手里,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对榨取工人的高额“剩余价值”。而工人在忍受高劳动强度、低收入的同时,没有任何失业、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这种经济发展在先、没有合理制度的状况埋下后来全球工人运动的火种。马克思敏锐地察觉到当时社会的不合理,在巨著《资本论》里生动地剖析了那个“人吃人”的制度。因为时代所限,马克思没能提出合理解决社会弊端的方法,而是宣扬暴力革命,其《共产党宣言》成为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圣经》。19世纪下半叶,工人运动在欧洲风起云涌,后来成为席卷全球的“共产主义运动”。事实证明,暴力革命并非挽救社会的良药,一方面它导致仇恨,另方面共产党武装夺权后,反而因一党专制,假借国家之名残害国民,而成为比资本主义更没有人性的独裁、专制、垄断集团。

 

19世纪下半叶的世界可谓史无前例的人类社会大动乱、大洗牌:西方世界本来有根深蒂固的国家、民族纠纷,为此战争不断。此时,资本主义制度破茧而出,随之而来的是其对头—共产主义,整个欧洲陷入混乱,君主制岌岌可危。因为利益摆不平,导致两次世界大战。二战的结束,当代西方的利益格局基本确定。“共产主义”因为其暴力倾向和极端化的阶级论,经过将近半个世纪的实践,终于被自己打垮,退出人类历史。而最初不完善的“资本主义”,在经历了血腥时代以后,有了理性的反思,借助传统基督教的人性论、延续欧洲古代社会的良性成分、吸收共产主义理论中的合理方面,终于建立了相对合理和稳定的、适合现代工业社会的当代福利资本主义制度。

而亚洲为代表的东方,只有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基本跟上西方的脚步,转型成为现代国家。其他以中国为代表的君主制农业国,在西方的军事、经济扩张下内忧外患不断。它们也被拖进世界大战,被“洗牌”。时至今日,大多数亚非拉国家还没有完全进入现代化民主时代。

    世间万物皆有生老病死。现代资本主义在经历了半个世纪的稳定和繁荣之后,终于遭遇新问题:全球性的资源、能源短缺并引起物价持续上涨内需不足必须开发境外市场“全球化”过程中发达国家与新兴工业国的利益与道德的平衡国家、金融寡头、国民的财富分配等等。

现代资本主义基本上为大多数人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足够的保障,新秩序建立仅仅20年,在西方开始繁荣的同时,就出现了对现代资本主义的抗议。席卷欧美的1968年学生运动针对社会制度,学生领袖们重新拾起马克思的理论,号召推翻已有制度。但当时资本主义方兴未艾,并且基本是符合生产力和社会需求的,能够保障社会稳定发展。因此激进学生的行为虽然有合理的方面,但是不被大多数民众接受。最典型的德国的红军派,后期演化成暴力恐怖组织,成为社会对立面,终于被唾弃。恰巧,当时在封闭的中国,毛泽东一手发动学生开展针对党内“异己份子”的“文化大革命”,与与西方反对资本主义的学运遥相呼应。

人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天堂。没有任何一个制度能够让每一个人都满意。曾经以“理想社会”自诩的、已经失败的社会主义如此,以“民主”、“法制”、“人权”、“开放社会”、“市场经济”为架构的现代资本主义亦然。社会不公、贫富不均是人类社会与生俱来、无法治愈的遗传病。一种社会制度,能够保证大多数人有足够的自由、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能够保证社会的稳定和安全,能够保证公平、正义的存在,就算是良性的。制度有其不可避免的缺陷,但是,从亿万富豪到平头百姓,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部分,每个人对社会无能为力。即便富可敌国的比尔.盖茨,能做的也就是捐出半数财产做慈善。

19世纪的工人运动到20世纪的学生运动,再到今天的“占领地球”,民众抗议的内容没变,而形式越来越理性,这是人类文明进步和民众心态成熟的表现。好的制度给人们表达思想的自由,但是人改变不了制度。所有问题的根源在人的欲望。欲望推动人类社会发展,也消耗人类文明的能量,最终导致文明的毁灭。敢问路在何方,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面对此次占领华尔街运动时,号称“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中共,处在非常尴尬的境地。按照中共的指导思想,中共应该支持此次全球的占领运动,因为这是当代的工人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但是,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之大和腐败之严重,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中国的穷人每天均在示威请愿,甚至还有人试图将原来的“茉莉花革命”转化为“占领运动”,在中国发起反对中共权贵集团的的行动。这更让中国政府对此深感不安。而在一些地方,比如河南,已经除了与占领运动遥相呼应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