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德国富在何处?

热度0票  浏览503次 时间:2011年10月06日 10:21

 

          

不少国人来德国逛过以后都很疑惑,德国真的富裕吗?一圈下来,看不到几幢有派头的建筑。到了晚上四处黑灯瞎火的,更是难见霓虹不眠歌舞升平的繁荣,和想象中差别太大了。我有个朋友九六年来德国的时候,就惊呼,德国太不像个富裕的发达国家了,除了自然景观,几乎看不到什么奢华的迹象。我很能理解国人的困惑,因为德国的富裕很多时候是看不见的。

前几天看到一则报道,说的是一个美国人,因无力支付医保,只能自刃治疾。我不知道这条报道是否属实。但我知道,这样的悲剧,在德国应该是不会发生的。我曾经有个病友,是前苏联人,1997年以难民的身份来德国治疗肺结核。她告诉我,当时有许多患有结核病的同胞,因为在国内没有医疗条件,都想法到德国申请难民,他们到德国的目的,就是治病。这帮人知道,到了难民营,德国人提供的第一项服务就是体检。如果被查出患有诸如结核病之类的传染病,会立刻送医。这位病友就是这样进入德国一家最有名望的肺科专治医院接受治疗的。该医院坐落在一个森林中,四面绿树环绕。因为是传染病,又在开放期,她被安排在一个有20平米阳台的单人间里。和她同时在一幢别墅里治疗的20多个病人中,还有七个和她一样,都是以难民的身份在德国接受治疗。其中一个女孩被查出胸部阴影,怀疑是肺癌,还立即施行了手术治疗。还有一家三口,夫妻俩带一个四岁的儿子,三个人全部患有肺结核,一家人同时住院,医院特地给安排了家庭房,让他们在接受治疗期间,不耽误享受天伦之乐。这些前苏联难民没有医保,不要说医疗费,就连日常饮食都是医院开销。据说,当时这家医院单人间一天的收费是500马克。还要加上各种治疗费用,包括动辄上万的手术开销,全部由国家买单了。其实,当时听医院的许多护士议论这些苏联难民,说明大家对这些人前来申请难民的意图心照不宣。尽管如此医护人员对这些病人的照顾还是尽心尽力的。迄今我在德国还从未听说,医院里见不到银子就拒绝救死扶伤的传奇。

德国的富裕还体现在随处可见的方便残疾人使用的各种设施中。你也许早就注意到,德国各大公共场所包括许多高速公路边的停车场,都设有一处专供残疾人使用的卫生间。它比一般的卫生间宽大许多,并设有扶杆,呼救按钮等。德国的机场、火车站、地铁站及一切必要的地方,规定必须设有方便残疾人上下的升降式电梯。一般公共场所的台阶处,也必定会给残疾人留设方便行走的无障碍斜坡。我曾就读的德国大学有近四万的学生,校园相当大。通往学校所有重要场所的路上都铺设了盲道。学校的图书馆也配有盲文资料和电脑,方便盲人学习。而我在读五年期间,实际只见到过一个盲人学生。但即使是这种不到千分之一的利用率,也是毫不含糊地投资到位的。

最近认识一个朋友,是个单身母亲,儿子患有先天性的自闭症。从她那里我了解到德国社会对自闭症孩子的特殊关爱。从确诊病症起,小男孩就开始免费接受专业医生的心理治疗。因为过于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男孩对其他事情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转移。上小学以后,为了帮助男孩正常学习,每天都有专门的陪读人员接送男孩,并陪同听课做作业,目的是不时地将男孩的注意力拉回到现实的课堂上来。每过半年都会有5个相关人士专门针对男孩半年里的表现,讨论和修改进一步的辅助计划。首先是男孩的陪护和他学校的主课教师分别需要写份详细的介绍,汇报他半年里在学校的点点滴滴。男孩的母亲需要做同样的工作,只是重点偏重孩子在家里的情况。所有的这些材料将交给男孩的心理医生做专业的评判和诊断。心理医生再将自己的意见以及教师、陪护和家长的报告汇总到社会青年局专门负责此案的工作人员那里,由他们设计和定夺接下来的辅助措施。执行这一项目所需要的全部费用,包括陪读的报酬等等,自然都是从国库里开支。如今男孩已经四年级了,这项辅助措施仍在进行中。

   今年回国期间,常听到一个叫免费午餐的计划,上网一搜,才知道是一项爱心公益活动,旨在帮助贫困家庭的孩子,免费为他们提供每天的午餐。

关注这个计划以后我才知道中国还有不少贫困山区的儿童,常年饿着肚皮上课。许多偏远地区的学校,孩子上学需要带柴火,中午的时候自己点火做饭。看着七八岁的孩子趴在两块砖搭成的临时炉灶前,用嘴鼓风,烟熏火燎得眼泪汪汪,半天弄不熟一顿饭,真替他们难过。有些孩子穷得连柴火都带不起,就只好饿着肚子,捱过下午的时光。

为了让这些孩子不再饿着肚子读书,网上热心人士自发发起了免费午餐的活动,借助民间的慈善力量为孩子们提供免费午餐。在一些启动了免费午餐的小学,我看见了如下的画面:一群头十岁的孩子,蹲在地上,按每组十人围成一个圆圈。圈子中间摆着两盘菜,其中一盘是切得薄薄的看似五花肉的东西,从颜色上看,肥多廋少。每个孩子手里端着一碗饭,努力地往嘴里扒着。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声音:“夹肉!”,就见十个孩子的筷子齐刷刷地伸向那盘五花肉。动作之整齐迅速让人觉得,他们似乎早盼着这一声指令了。没有人开小差,因为稍一疏忽很可能意味着和一块肉失之交臂,所以孩子们吃得全神贯注,一顿饭就在几次“夹肉”的指令中结束了。

听老师介绍,这种听指令吃肉的制度,是孩子们自己规定的,为的是公平。看这种节目心里很不是滋味。和中国相比,德国没有显示国力的鸟巢,大裤衩,更没有耀武扬威的从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大楼。但是,比较一下德国社会对一个自闭症孩童的关爱和中国社会为数不少的孩子听口令吃肉的现象,德国的富裕以及它富在何处,不是不言而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