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蹭破的鞋子 抢座的孩子

热度0票  浏览1836次 时间:2011年10月06日 10:11

 

 

    都在热烈讨论中国人该向德国人学习些什么。我们是否也该看看,经济全球化之下,德国人在拼命出口汽车和机器的同时又进口了一些什么。

 

Lurchi Salamander的故事

 

    从给孩子买第一双鞋子开始,我的德国婆婆就对我反复叮嘱过:孩子的衣服可以节约点,买便宜点的或者是二手货都行,但孩子的鞋子一定要舒服合适质量好。

    对于学龄前孩童的鞋子,人们往往因为觉得孩子这时段的脚三个月或者半年一个码,花太多钱买好鞋子不值得。德国人却对学前孩童的鞋子非常重视,他们知道,这个年龄段孩子的脚很容易被不合适的鞋子扭曲变形,严重的会造成终身脚疾。因为有婆婆在旁“监督”,我这个本来对孩子衣物有点“吝惜”的妈妈,在买鞋子方面却也从来不敢马虎了事。孩子的第一双鞋子就是在德国的老牌鞋店“Salamander”买的。

选择Salamander是因为孩子的爸爸是穿Salamander鞋子长大的。这个店比孩子的奶奶还要老,已经一百多年历史了,它曾经是欧洲最大的鞋业制造商。它如此的深入人心特别是深深征服着孩子们,是因为这个鞋店会给孩子们派发那小本的连环画“Lurchis Abenteuer”。这个四脚爬行动物蝾螈Lurchi Salamander,和他的朋友们进行许许多多翻山越海的冒险之旅,最后都会圆满成功,而其脚踏的那双Salamander鞋子功不可没。连环画绘本配有的文字,都是手写字体,对我这个外国人来说看这样的书吃力。可孩子的爸爸总是喜欢一本接一本地给孩子们绘声绘色地讲,讲到最后,孩子们爬起来穿上他们的Lurchi Salamander 鞋子一起和爸爸喊:Salamander lebe hoch!

 

    和很多传统制造业一样,七十年代的Salamander也受到了从亚洲进口的“便宜货”的冲击,特别是九十年代初,Salamander在东欧特别是俄国的投资损失严重,被迫关闭了在德国和捷克的制造厂。自2000年以来Salamander已经四易其主,每一任新主都期望“Lurchi Salamander”能延续或者重返它的光辉。事实上这个鞋店里出售的童鞋,除了其老牌子Lurchi外还兼售来自世界各地的其它牌子童鞋。而许许多多像我们这样的“Lurchi 迷”,更不会去理会鞋子是否德国制造,只要是在Salamander店里的或者鞋底下有着那只四脚蝾螈的,我们就信任它。

 

蹭破的鞋子

 

这份信任持续了好多年,直到这个夏天。那是三个多月前,一如既往的换季之时在Salamander给孩子们买鞋。儿子看中一款走起来会闪亮发光的鞋子,一只鞋子有两处会发光很耀眼夺目。我反而觉得太花俏不实在,想让他挑旁边那款我一直信任的Geox鞋子,虽然它只有鞋头处可以亮灯,但是款式很轻松。最终拗不过他的坚持,还是给他买下这双产自我的祖国的酷鞋。在给女儿挑鞋时,她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我手中拿起的那双Lurchi鞋,欢呼着:呦乎,我要这双Lurchi鞋!我们最后欢欢乐乐地满载而归。

儿子第一天穿上那双鞋子在幼儿园的花园里跑跳了一个上午,下午接他回家却发现他的袜子都湿透了!我惊讶地问他是否把水倒鞋子里了,他说没有是出汗了。我心里马上呼天抢地地后悔,当时就应该坚持我的意见,给他买另外那双不够花俏但号称“会呼吸”的Geox鞋子。从此,天气稍微暖点我都尽量不让他穿这双鞋子去玩耍。过了一个月,突然有一天儿子垂头丧气地跺起右脚来喊着:妈妈你看,这个鞋子的灯都不亮了!我仔细观察,用力帮他跺脚,还真的是亮不起来了!儿子当初就是因了这闪耀的灯光而看上这鞋的,没想到欢乐持续得如此短暂。

    幸好,女儿那双轻便柔软的Lurchi鞋还没有给我什么惊吓。她在天气好的时候都喜欢穿上它,我也从来没想到去检查一下鞋子是否会有问题。我一点都不怀疑,她这双鞋子可以陪伴她走过这个夏天。直到一个仲夏日里,我和三几个朋友相聚在河边游乐场,朋友的妈妈拿出随身带的针线给她的孙女儿缝鞋带,我还在笑她。这个时候女儿嚷着要脱掉鞋子在沙堆里玩,我便把她的鞋子拎起放一旁。眼睛接触到鞋子时我却被雷轰般震倒了:只见一只鞋带已将临断掉。翻看鞋底,又惊见鞋跟处已经开始有裂缝!我大惊小怪地喊: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找Salamander,我还有鞋子的发票呢!身边朋友那慈祥的妈妈拿过来端详了一番说,都三个多月了,他们肯定不会给你赔的啦。来来,我教你,你这样子把鞋带缝补一下就好了!于是风光迤逦的河岸边,我也像个戴着老花镜的慈母般操起针线,把我的一肚子气缝进了这双四脚爬行动物名鞋里!

    心里面还是耿耿于怀:如果是花那么二十块钱在Aldi买的鞋,那么我心甘情愿当做教训来接受了!可是花了五六十块钱买的一双鞋子,我只希望它能陪伴孩子一个夏天,这个要求应该不算高,让我怎样去接受这个让人锥心痛的事实!况且,我真不知道,我和孩子们一直爱恋着的Salamander,一直爱读的Lurchi冒险故事,以后该如何去继续信任?

追索赔偿

 

    周末我把买鞋子的发票翻出来,儿子一定要和我一起去坐火车,我就拽上他直奔位于闹市中心的Salamander店。儿童鞋部的一位售货员拿起我手中的破鞋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是自然磨损。你的孩子天天穿,当然把它磨坏啦。我们无能为力!”我向她解释,孩子雨天穿雨靴,骑跑步车时穿运动鞋,回家时穿便鞋,没有天天穿时时穿这双鞋子。她却变得不耐烦起来:“反正我们无能为力!你不要在这里大声嚷。”

    我被她的态度给弄糊涂了,真的有点怀疑我是在熟悉的德国还是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国度。因为我知道德国的消费者的确是个“上帝”来的,法律对这个“上帝”的权利保护做得非常好。我曾经在另外一个商场上买了一双才十五块钱的儿童家庭便鞋,当时也是过了一个多月就破了,我拿回去换,人家一句话也没说就给换了。我也急了强硬地说:好的,我想跟你们的头儿说说,如果他也跟你一样的说法,我就认了。以后我就心服口服地再也不敢买Salamander鞋子了。

    她转过身去找她们的头儿,过了漫长的十来分钟才折回来告诉我:我看不见我们的头儿,他可能午饭休息了。你过半个小时再来看看吧!

    下午三点多去午饭,鬼才相信呢!我咕嚷着。本来我也不抱很大希望会得到赔偿,只不过是不吐吐这口怨气不舒服。没想到现在吐了这口气更不舒服了!我决定自己去探个究竟,看看那头儿是不是真的吃饭去或者喝咖啡去了。转到楼上的收款台看到一个和别的售货员很不一样的人站在柜台边,我连忙走过去打听:请问,你们的头儿在吗?他却和刚才楼下那个售货员般一样面无表情:您有事吗?我马上知道他是谁了。我说:您的同事说您在外面午休了,没想到您在这里哈!他神态自若地回答:是的,我刚刚回来!我心里苦笑:你的同事上来找了你十多分钟,回去告诉我你不在。一分钟后,我把你找到了,你说你刚回来!德国人啊德国人,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

    我先把那双“自然磨损”的鞋子拿出来给他看,他瞟了一眼就以同样坚决的口吻说:“你的孩子天天穿它,又不好好拿起脚跟来走路,所以就磨损了。我们无能为力。你要教孩子走路时不要磨鞋跟。”我告诉他,儿子是因为鞋子会亮灯才要它,可这个灯才亮了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我没有说关于脚在鞋里面会大汗淋漓的事儿。他说那是电池没有了,他更管不着了。鞋子从遥远的东方运过来,漫漫路途间,电池也消耗了,他怎么知道?我说,如果不能保证鞋子的质量,就不要以那么高的价格出售,这不是Salamander鞋的质量!他不耐烦地铁着脸:“这鞋子不是Salamander鞋!您自己应该在购买时问清楚关于亮灯的事情。”我哭笑不得:“可我是在Salamander店以Salamander价格买的呀!”追来追去到头来却全是我的错:我没有教孩子如何穿鞋,我没有在买鞋时候问清楚鞋的质量。

我再也没有心思跟他折腾下去了,只是有点哀伤地喃喃对他说了最后一句:“我知道了Salamander质量!”然后穿过一张张醒目的夏季大甩卖红牌子,拖起一直在鞋店里的滑梯间欢乐玩耍的儿子,走出这间让我倾注了五年热爱的德国老牌店子。

 

抢座的孩子

 

    和儿子一起候车回家,列车缓缓驶进站,车门一开,儿子便三步并两步走在我前面穿过人群跨进车厢。他在空荡荡的一排座位间向我挥手:妈妈,快来快来!走在我前面的一对壮实夫妻也欲坐在那里,儿子有点不情愿地把窗边的位置让给他们。待我坐下,我隐约听到壮实夫妻的对话,大意是这个孩子太没礼貌了,这么小就会抢座之类的。我顿时感觉自己有点脸红。然后用中文对孩子说:“儿子,以后你上来就先自己坐下来好了,不要管妈妈后来有没有座,不用给妈妈占座!”

    儿子刚才还兴奋自豪的脸突然憋红了,有点委屈地不知所措。突然间我想起自己小时候,妈妈第一次带我到广州城玩时,第一次坐公共汽车我就会灵活地穿过熙攘人群,挤进车厢去一屁股占个座位,等妈妈上来时连站的地方没有了,我马上让她坐下来然后我坐在她的大腿上。那时我的妈妈夸我聪明。而今天同样的剧情,为什么我却昏了脑子,为了别人的态度而去批评儿子了呢?我相信,这样的行为是每个孩子最本真的表现:他要为他爱的人留一个座位!他还不需要为了礼貌谦虚而禁锢自己这份本真。

    比起没有Salamander质量而还要硬撑起Salamander价格和Lurchi形象的鞋店来,我这个抢座的不礼貌的本真的孩子更能让我心服口服去热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