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德国街头遭劫记

热度0票  浏览390次 时间:2010年11月24日 11:16

德国街头遭劫记

            

逸 娴

 

    久住德国的同胞,即便不常回国,对国内某些城市常有发生的街头抢劫肯定也时有所闻。记得前几年,广东东莞一带的街头抢包,抢首饰的现象非常猖獗,以至于年轻的女性不敢佩戴华丽的首饰出门。和国内的熟人朋友通电话,也常听他们抱怨国内的治安状况不尽人意,小偷窃贼无孔不入,隔个三五年,就要遇上一回,破点小财。我有段时间回国比较频繁,久时也要住上两三个月,但从未碰到过这样的不愉快,倒是在治安样板的德国,曾于光天化日之下,遭到抢包袭击。虽说事已过去多年,不过每每想起,仍心有余悸。同胞们不要以为我在讲天方夜谭,这可是我的亲身经历。

    事情发生在2002年五月我回国探亲前。行前一天,我和先生一起去居住地的德意志银行拿钱,准备带回国。我们和往常一样,把车停在德意志银行的停车场,就去取钱柜台前等候。记得那天柜台前人相当多,我们一边说话,一边跟着人群往前移动。轮到我们以后,顺利取了钱,顺手就塞进了随身的挎包里。我斜挎着包,和先生一起出了银行大门,急急忙忙往停车场走去。德意志银行的停车场靠近其后门,临近路边,虽说过往行人不多,但车来车往,也算十分繁忙的地段。到了停车场,先生去倒车,让我旁边等候。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有人在身后拉扯我的挎包。开始我没有在意,以为是儿子和我闹着玩。可拉扯的力量越来越猛,我也突然意识到儿子当天并未同行,于是我赶紧回头,就见一年龄二十左右的金发女郎,正咬牙切齿地拉我的挎包带。女郎身高约一米六左右,浓妆艳抹,衣着时髦。见我回头,她便更加用力生拉硬拽我的挎包,还怒目圆睁地抬腿踢我护包的手。惊慌之余,想到包内除了刚拿到的血汗钱外,还有护照和第二天的回国机票,无论如何不能落入贼手,于是,我一边奋力护包,一边大声向先生求救。一来我毫无思想准备,可以说措手不及,二来在此之前还从未和人抢夺过什么,实在缺乏经验,眼看就要失手城池,幸亏先生在跨入车门的瞬间,听到了我的呼救,迅速冲了过来,和我一同与女贼搏斗。女贼见我先生助阵,仍不愿放弃眼看到嘴的肥肉,继续负隅顽抗了一会。先生到底男人力大,很快将包抢夺回来。本想抓住女贼,只是夺回挎包时用力过猛,先生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利用这节骨眼,女贼撒腿就逃。那一刻,我站在一边,已经丧失了行为思维能力,眼睁睁地看着女贼绕过几个迎面而来的行人,很快消失在旁边的一条巷子里。

    惊魂未定的我,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倒是先生比较沉着,认为如此年轻的女子,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抢劫,显然不是一般的亡命之徒。如果让她就这样逍遥法外,还不知道要坑害多少无辜,于是我们决定去附近的警察局报案。到了警察局,我和先生被带进了不同的两个房间,分别对事情的经过作了陈述。当时我的感觉不像是去警察局报案,倒像是投案。执行警察一脸严肃,对细节的问题都问得很仔细。因为担心自己的陈述和先生的陈述有出入,影响破案,我很尽力,对每个细节都力求准确地描述。被“审问”了大约四十多分钟,执行警察又将记录从头至尾向我核对了一遍,确认无误,让我签字画押后,脸上才露出了笑意,一边感谢我的配合,一边叮嘱我,从那一刻起,我有随时作为证人听后调遣的义务。当我和先生再度在走廊汇合,才知道先生那边的情况和我基本一致。就在我们和警察道别,准备离开时,门口又进来一个警察,带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年妇女。原来这位老年妇女也是来报案的。就在二十分钟前,她也是从银行出来,遭到抢包,凶手的特征和抢我包的女贼一模一样。只是这位老年妇女没有我幸运,毕竟年高,不敌对手,没能护住自己的手提包。看样子先生的担心正在兑现。

  离开警察局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我们又接到警察局的电话,让我们马上去警察局辨认凶手。原来他们已经找到了第一条线索,行动够快的。到了警察局,我和先生先后被带到一间影像室。读者一定注意到,两次在警察局,我和先生都是被分开谈话。开始我对此也不太理解,误认为是警察不信任我们,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正常程序,原因是担心我们在一起,彼此会有误导,影响取证的独立性。在影像室,我们分别看了六张女子照片,我和先生都很确定其中的一人就是女贼。原来这个女贼有前科,早在警察局挂上号了。破案如此顺利,我和先生都舒了口气。原以为此事到此为止了,想不到时隔一年以后,我们接到了法院的通知,告知此案将于某年某月某日开庭审理,让我和先生其中一人出庭作证。通知上强调,如果我们拒绝出庭,有可能要承担因此而来的法律后果。至于由此而产生的费用和误工费,会得到相应的补偿。出庭作证的时候,先要对自己在法庭上每一句话的真实性起誓,然后实事求是地回答问题就可以了。法庭上,面对女贼年轻姣好的面容,想着她即将面临的铁窗生活,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怜悯,百思也不得其解,为什么她要铤而走险,以身试法。

  这次遭劫,虽然有惊无险,也算是我人生一大难忘的经历。相信生活在德国的同胞,少有这样的经历,甚至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好在这样的事情在德国的确属于凤毛麟角,让我们基本可以无忧无虑地走在大街小巷,而不必被迫将心爱的首饰留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