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郭琛 >> 详细信息

台灣司法的去政治化

热度0票  浏览260次 时间:2011年9月19日 10:47

  

    國務機要費案是陳水扁卸任後遭審判的第一起案件,他在被台灣媒體稱為世紀大審"的一審中被判無期無刑,二審則改判二十年有期徒刑。台灣高等法院於826日針對陳水扁有關國務機要費貪污部份,更審改判無罪。

  國務機要費與市長特別費,在早期的行政條例都是語焉不詳, 在戒嚴時期, 更是議員不查, 警調不敢碰, 基本上都各級首長的私房錢。此案是象徵台灣司法已逐漸回復司法就是依法律行事的精神,而非政治干擾, 同樣的案子, 在馬英九於台北市長任內的特別費, 即便是公私款混用被判無罪, 在陳水扁身上就為貪污, 在歷任總統與台北市長任內, 那一個不是如此依慣例使用,這可以是歷史的共業, 卻單獨由一人承擔罪責。

  公務支出大於公款收入即不構成貪污是現任總統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被控貪污特別費而獲判無罪原因但在對陳水扁審判中此前法院則一直不接受陳水扁同樣的辯護。     地方法院審判馬英九與陳水扁同一名法官,對兩案被告採不同認定標準的審判此前曾引起諸多爭議,尤其是這名法官是法院以不尋常方式指派,取代了原本抽到本案法官。

    如果讓政治思想滲入司法判決, 決定人事派任, 影響文化, 決定經濟政策, 改變體育名次, 判定道德高低等等, 則政治會形成台灣多元文化的癌細胞,而奪走社會組成元素的生命, 讓台灣的司法回歸司法,如同行政人事回歸行政人事, 經濟回歸經濟, 一切歸於一切, 這一切干政治何關

    台灣的司法在台灣法治過程中, 應該以獨立, 公平的作業, 尤其在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的體制中, 司法更是代表國家良知的護衛者, 若借司法之名而行政治之實, 則如同在審判司法體系, 若因政治考量, 因人而異, 則陷國家良知於不義之地步。對以往法不明時代,應考慮歷史因素下,若從寬解釋,則須訂下落日條款,劃分時代,若從嚴解釋, 則須平等對待。在國務機要費案中,許多台灣中間選民不在乎陳水扁被判多少年,但在乎此案誤將台灣司法淪為政治(行政)執政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