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那时那事—遭遇在德国

热度0票  浏览334次 时间:2011年9月19日 10:07

人生本来事事难料,尤其人在外,常会遭遇不测,人总会说:人生地不熟的吗!一来为安慰自己受伤了的心灵,二来以此一护经验不足之短。我初到德国,不仅是个睁眼的瞎子听不懂的聋子,而且还是个心里明白口难开的哑巴。

那时,出门办事很是打憷,愿意有人随身陪伴。迫不得已一个人的时候,如惊弓之鸟事先在家备份,人家会问什么样问题,用德语怎么答复,查好换乘路线,还要随身携带护照,写上家里的地址、电话号码,手机和电子词典,以备万一。尽管有时没有人会耐心等待你的正确表达,但是,至少是你独立上路的心理安慰。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呀!在我的身上就发生过两件令我啼笑不得,纠结郁闷的事,至今想起仍难以释怀。

阳台上求助

一个春天的周末,困在自家的阳台上,这被困的滋味像蹲监牢大狱般地刻骨铭心。那天已傍晚时分,晚霞还很灿烂,我坐在阳台上像往日一样悠闲地读着一本闲书。由于情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于无人境地,先生送过一次他刚烤的香甜爆米花,让我品尝,我头不抬眼不眨地一边应付他说好吃,一边继续读那本爱不释手的好书。一直到天色阴沉下来,我刚意识到外边好冷,而且天色已经黯然,心想回房里看吧!     可是,任我怎么使劲儿也推不开那个玻璃门,里边的扶手横着呢!被人反锁在里边。我才回到清醒的现实当中,那一定是先生干的,怎么这般无用!用得着你给我送什么爆米花吗?简直就是败我兴致。任凭我怎么疾声呼号,敲门挠窗里面没有一丝儿动静。这住宅最大的优点就是阳台通客厅的门是从下通顶式的大玻璃门,双层厚厚的有机玻璃既防震又有隔音功效,今天可是让我领教了个彻底。

那怎么办?总不能在阳台上过夜吧?这时外边已经漆黑一片,根本没有人影。望着家家户户的窗户灯光陆续消失,阳台直陡,没有攀援的可能,三层楼不高也不低,掉下去摔不死也得残疾,无法爬到邻居的那一端,我开始泄气失望。外边越来越凉,心急偏又憋着尿想去厕所,心神不定来回踱步如鼠窜。只有天上的飞机轰鸣,枝头上的小鸟小虫归巢鸣啾,有家不能归,顿发羡慕起小鸟小巢里的叽叽喳喳。缩着脖子身战打抖,赤着的双脚如抽筋般地僵直,欲呼无力,欲叫又止。被人遗忘 , 限制了自由,黑暗如同蹲小号般的恐惧,无为如同虚脱般,灰心绝望。再这样下去非冻出病不可,最后我只能向上帝祈祷了。

从没有过的虔诚,心诚石开,奇迹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楼下甬道上,“ Hilfe! HilfeHilfe!”我高声求助,他被我的喊叫惊吓在那里,他与我说了什么,其实我根本没听懂,在黄色的路灯下我见他拿出手机就要报警,尽管我的德语不灵光,但是我明白他的用意,马上说出家里的电话号码,他犹豫地还是拨打过去,我听到自家的电话铃声响起……

只见先生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里,他从里面拉门走出来的刹那,我再也抑制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那不只是恐惧受困之憋,还有语言障碍让我无以表达之苦。我没有忘记向楼下的那人挥手致谢,先生伸出双手将我拥在怀里,不停地向我赔礼道歉。好在他正在看电视还没有睡觉,而儿子参加Party那一夜都没有回来。

交通肇事?!

在一个基督教幼儿园上班时,由于距家不太远我一直骑自行车上下班。那是在一个隆冬的雨雪天里,下班后,我如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准备穿过没有红绿灯的一条街,我注意到右侧路口远处有辆行驶的红色小汽车,马上就要骑至路口正中央的我继续往前蹬车,忽然我被右侧的小汽车撞到后轮刮倒,躺在十字路口正中央的地上。

仰卧在地浑身泥水我还是清醒,于是我试着努力坐起,正巧这时路过的一个德国男人向前示意我不要动。自行车倒在那里,我也躺在雨雪地上,心想:“我只是下了一大跳,根本没有把我怎么样吧。”我无法躺在冰冷潮湿的地上,起身爬了起来,这时,我发现我的白色羽绒大衣成了花色,右裤腿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小腿上还有个流血的口子,有辆小汽车在我附近停下来,一个年轻人送给我纸巾捂住伤口,另一个人马上打电话报警。

    年轻人让我进汽车里坐,开启车内的暖气,我示意会弄脏座椅的,那人表示没有关系,让人唏嘘感动。可是我无论怎么试也打不通家里的电话,也许被刚才的一幕惊吓没有了记忆。撞我的那个肇事司机只对我说了一句: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我,之后没有一句道歉的话,让我无法忍受,我高声地质问:“为什么你就没有看到我?你怎么看不到大街上的一个大活人!”

    又等了一会儿警察来了,看我无法清楚描述整个过程就转向肇事司机、目击证人,开始笔录、填表、签名。我只能带着伤腿再演示一遍,刚才在哪里倒下的,被汽车撞倒在哪里,手指着自行车的后车轮上,还给警察看腿上的擦伤瘀血,自行车后座撞掉了漆,链子也掉了下来。后来警察帮我扶正自行车车把,装上车链子,问我可以自己回家吗?我点头表示可以,马上大家全散了,警察也开车走了。

    在我一个人推车往家走的路上,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哭,我一边抽噎一边受着委屈,一边又有口难言,只怪自己德语太差,只怪自己倒霉了,吓得连家里电话都忘记了,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地愚笨无能。

    在家休息一周的日子里,先等来肇事司机的电话问情况怎么样,有事与他的汽车保险公司说话,还留下保险公司和他的电话,之后是警察,保险公司的核实电话,又是如此这般地描述一遍又一遍事情的经过。又过了很长时间,终于等来了警察寄来的表格,要求本人填写,也是要求描述清楚事情的经过。当时我很是生气,索性用中文陈述事情经过,心想:反正你德国警察做事认真,等了这么久了那么我也要认真一次,用德文写出差错怎么办?中文要是不懂,你们就请人翻译好了。填了不少的诸如此类的表格,外寄了不少的信件,一直等了差不多已经把此事淡忘了,等来一封久违的处理结果。大意是:在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上,右侧优先,即使我已经处于路口正中的位置,我也要等车,让汽车先行。他不该视前方的自行车而不见,追人家往上撞,可是,我总不能站在路口正中等汽车向我撞吧?那个司机不是说,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吗?如果我再不幸,就当场牺牲了,好一个责任各半!

    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哑然了,我被人家在后边撞倒了受了伤,休息一周不能上班工作,衣服和车子都有损坏,没有收到一分的赔偿。还不如在我们中国,大凡司机肇事了,都会拎着水果上门道歉,不管怎样还暖暖人心呢!在德国根本就没有这事儿,这个说法难以令我接受,狗屎!我也要骂人,我招谁惹谁了?!此事一直纠结郁闷,至今不说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