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从盖夫根一案看人的尊严

热度0票  浏览389次 时间:2011年9月16日 11:15

 

关心时事的人,一定都还记得2002927日,法兰克福25岁的法律系大学生盖夫根绑架一位11岁的银行家儿子并撕票的谋杀案件。因为在绑架的过程中,盖夫根不慎被男孩见到了真面目,所以立即将其杀害。然后,假称受害者仍然幸存,向其父母勒索一百万欧元。此案很快被侦破,盖夫根最后被判处终生监禁。

这件绑架案,引发了两场连带官司。一场是盖夫根状告办案警官,一场是盖夫根状告黑森州政府。

状告警官的案子发生在盖夫根谋杀案尚未结案之前,其中一位被告是警察局副局长达什勒,另一位是办案组组长。原因是,当抓获盖夫根的时候,根据盖夫根的供词,警方以为受害人还活着,急于获得其藏匿的地点。只是盖夫根极不配合,对此三缄其口。为了挽救受害人的生命,达什勒下令办案组长,用威胁恫吓的方式,迫使罪犯说出实话。据罪犯声称,警察威胁他,要让他尝尝难以忍受的痛苦,并吓唬他,警方正动用直升飞机调动执行此酷刑的专业人士。此外,警察还扬言,要让其和两名五大三粗的黑人并有虐待倾向的同性恋犯人同处一室。警方虽然对此矢口否认,但达什勒本人的案件记录中,确实显示出,警方当初采用了逼供手段。

200412月,两位警官因逼供受到法律处罚,除了被调离原工作岗位外,还分别被罚款10800欧元和3600欧元。这件事在德国媒体引起了很大反响,褒贬不一,其中不乏为两位警官鸣冤喊屈的。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监狱中自学完法律全课程的盖夫根,又于200512月,将黑森州政府告上了法庭。声称由于警官的恫吓,让其尊严倍受伤害,身心受到极大影响,导致噩梦连连,要求赔偿其精神损失费。经过长达近6年的较量,法兰克福州立法院于20118月作出判决,责成黑森州政府赔偿盖夫根3000欧元外加利息的损失费。

此举让德国媒体更是哗然,连许多政界要人都纷纷表示不满,认为这一判决是“给了受害人的父母及其家属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个自恋的杀人犯竟然获得赔偿,是绝对的丑闻”、“一个公民不能也不愿理解的判决”。不过,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法院的判决。对这两场官司,法庭的判决理由是,如果一个国家容忍了警察的逼供行为,那么,这个国家就谈不上是法制国家了。警察采用逼供是违法的,不能通融的,即便在为争分夺秒拯救受害人生命的前提下,也不能以侵害他人的尊严为代价。任何理由都不能构成侵害一个人基本尊严的借口,无论这个人是否犯了罪。

对比国内的司法,不得不承认,如果用德国司法的标准来衡量一个法制国家,中国还没入门。在中国,逼供不说是冠冕堂皇的,至少也是心照不宣的。仅仅用言语威胁,可能连毛毛雨都算不上。曾听一位熟人说过,他的朋友因为涉足一件大贪污案进过局子。审问是马拉松式的,不让如厕,不让睡觉。为了防止打瞌睡,几百瓦的灯泡正对眼球,有时还让顶开水。我无法核实熟人的描述是否属实,但在听多了类似“躲猫猫”、“俯卧撑”之类的事件后,让人很难相信它是无风的浪。

再看国内最近沸沸扬扬的李昌奎杀人案。原本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李昌奎死缓,后因抵不住舆论的压力,重新审理后,遂又改判死刑。且不论李昌奎该不该死,只要看看一个高级法院出尔反尔的做法,看看国内舆论干扰执法的事实, 就让人对中国司法的严肃性产生严重怀疑。草率判决,随意更改,可以让一条人命在弹指间上天入地,岂不是视司法为儿戏?

    德国宪法的第一条就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 盖夫根官司的结果表明,此“人”是没有定语和其他任何附加条件的。只要生理上属于人类,都理所当然地受到这一条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