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刘倚天专栏 >> 详细信息

利比亚反对派获胜,独裁者卡扎菲逃匿

热度0票  浏览320次 时间:2011年9月05日 10:55

 

 

20111月开始的北非民众和平示威,成功推翻了突尼斯、埃及的独裁统治。另一个北非国家利比亚的民主春天却几经挫折,姗姗来迟。反对派经过6个月的艰苦拉锯战,终于攻占首都的黎波里。卡扎菲Moammar Gaddafi下落不明,其家人逃亡阿尔及利亚。

 

最后一击

 

    革命军820晚开始向的黎波里发起总攻。此前,革命军攻占了首都南部的两座监狱,释放了一些被关押的政治犯,并在的黎波里城内发动反卡扎菲行动,革命军与卡扎菲军队激烈交火,战事最激烈的地方是利比亚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总部、米提加空军基地、卡扎菲官邸所在的阿齐齐亚军营(Bab al-Azizya)等地。

    卡扎菲政权大势已去,北约加强对的黎波里的空袭力度,在革命军地面进攻的同时,北约空军在20日执行了105架次飞行任务,其中36次实施了打击行动。

经过激烈战斗,卡扎菲军队兵败如山倒。21日晚,数千革命军士兵几乎没有遇到抵抗,长驱直入,占领首都的黎波里。大批市民涌上街头欢迎革命军,民众挥舞旗帜,热烈欢呼,护送他们入城。革命军进驻市中心绿色广场,并即时宣布把广场改名为烈士广场。自2月爆发反政府示威以来,卡扎菲阵营几乎每晚都在此地集会,卡扎菲也在这里发表演说,号召民众战斗到底。

 

广场易手后,有些市民情绪激动,跪下来亲吻土地,形容这是利比亚“受祝福的一天”。民众将卡扎菲的巨幅画像踩在地上,并不断向天空鸣枪、按汽车喇叭以示欢庆。当地时间22日凌晨,革命军控制了的黎波里大部分地区,卡扎菲的部队只剩少数几处据点,包括阿齐齐亚军营,以及有外国记者聚集的瑞克索斯饭店(Rixos Hotel)。

24日,革命军攻占卡扎菲官邸,革命军士兵在官邸和地堡仔细搜捕,不见卡达菲踪影。下落不明的卡达菲却隐身发表声明说,他只是策略性撤离官邸,不会离开首都。威胁将利比亚变成“火山、溶岩和火海”,跟反抗军作殊死战。

 

    同日,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宣布:悬赏167万美元捉拿卡扎菲。原卡扎菲的亲信或旧部,只要活捉或击毙卡扎菲,都将获得赦免。

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阿里-塔尔霍尼(Ali Tarhouni)825在的黎波里宣布,反对派政府正式开始在的黎波里执政。在形势安全的情况下,主席贾利勒将尽早到达的黎波里。

    卡扎菲政权突然崩溃主要有四个原因:一是卡扎菲过于自信,他想与反对派在外线决战,甚至把自己的儿子、32旅旅长哈米斯都派到外线作战,而防卫首都的兵力不多;二是北约持续数月的空袭摧毁了卡扎菲军队的战斗力;三是军队倒戈,尤其是中级以上指挥官,几乎悉数投向反对派,革命军得以长驱直入攻占的黎波里;四是的黎波里民众对卡扎菲也不像宣传的那样忠诚。

 

中国转变态度耐人寻味

 

    8月22上午,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利比亚驻华大使馆院内悄无声息。一名工作人员快步走出房门,走到院内,降下利比亚国旗,换上反对派使用的旗帜。使馆工作人员说:“因为利比亚人民都在广场上欢呼,卡扎菲时代已经结束,所以要换国旗!”使馆一等参赞Bashir表示:使馆为利比亚人民而设,利比亚人民获得了自由,我们很高兴。
    22
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通过官方网站发表简短声明:“我们注意到近日利比亚形势发生的变化,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希望利局势尽快恢复稳定,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中方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利未来重建中发挥积极作用。”此声明受到国际媒体的注意,焦点在于“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这一说法。此举显示,眼见卡扎菲政权末日来临,曾经强烈反对北约干预利比亚的中国,出于在利比亚巨大的经济利益,已经堂而皇之地站到胜利者一边。
    日本主要报纸之一《产经新闻》
星期一发表驻北京记者川越一的报导说:中国一直跟卡扎非政权维持友好关系,但自6月以来因应形势变化,开始与反对派接触,以便在卡扎菲政权垮台后维护中国在利比亚的石油利益。  

英文外交事务网络杂志《外交家》22日发表该杂志编辑杰森·米克斯的文章。文章描述了中国官方对利比亚卡扎非政权倒台的微妙反应:“今年6月,人们惊讶地看到,中国政府宣布将接待来自利比亚反政府的特使……然后,人们同样惊讶地看到,北京对联合国有关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的投票表决弃权而不是否决。”“在利比亚局势突变之际,《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显然竭力淡化反政府武装挺进的黎波里的意义。该报世界新闻栏的头条新闻是以色列和埃及围绕边境有人被打死的事件的争吵。几乎跟全世界所有主要媒体的网络版都不一样。”“《人民日报》也同样是几乎对利比亚迅速发展的局势置之不理,而是把注意力集中于到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有关美国不会债务违约的言论。卡扎非军队崩溃的消息甚至上不了《人民日报》网站的第一页。”

    华盛顿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非洲问题研究员梅尔文·阿约古说:很显然,中国希望在利比亚重建中发挥重大作用,主要原因是中国在利比亚有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国在利比亚的投资高达180亿美元。在利比亚今年2月发生政局动荡后,中国从利比亚撤出了35千名在当地从事各种工程项目的中国公民。 

    然而,事与愿违,全国过渡委员会控制的阿拉伯海湾石油公司(Arabian Gulf Oil Co.)发言人表示,一些曾对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采取敌对立场的国家,包括印度、中国和俄罗斯,今后将很难获得新的石油勘探许可。中、印、俄三国均在利比亚石油勘探领域有投资。在联合国安理会今年3月就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表决时,上述三国以及德国、巴西均投了弃权票。


后卡扎菲时代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715宣布:美国承认全国过渡委员会是利比亚的合法执政当局。随后,英国和法国等欧盟和北约国家也做了同样的表态希拉里25日发表声明,尽管利比亚形势仍不稳定,但卡扎菲时代显然正在终结。全国过渡委员会有31名成员,在起义的初期只有13个人的身份被公布,其他人因为安全原因,身份一直被保密。

 

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表示,后卡扎菲时代的治理将以自由、公正、平等和透明为基准,并以温和的伊斯兰法为框架。人民期待逮捕卡扎菲,他对人民的罪行必将得到审判。“反对派终将回到的黎波里,并将在过渡时期依照《宪法宣言》的规定举行大选,希望能够最终建立一个利比亚人民所追求的多边、民主、平民化的国家,尊重法律及司法独立。”

贾利勒1952年出生在东部城市贝达,那里是最先反叛卡扎菲统治的地区之一。贾利勒在利比亚大学学习法律和伊斯兰法。大学毕业后,贾利勒在贝达的检察机关工作,后来在1978年成为一名法官,他曾经担任贝达东部城市阿尔拜达的上诉法院的主席,之后在2007年被任命为司法部长。贾利勒在担任法官期间一直以反对政府而闻名。作为司法部长,贾利勒因为努力改革利比亚的刑事法典,赢得人权组织和西方国家的赞扬。利比亚爆发反卡扎菲起义时,贾利勒辞职,数天内他成为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39,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报道卡扎菲政府悬赏40万美元捉拿贾利勒。

贾利勒在24日出版的意大利《共和国报》上发文表示,利比亚将在8个月内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我们和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我们的诉求也一样,我们希望有一个民主的政府,一个公平的宪法,我们不希望与世界隔绝。”全国过渡委员会也即将进驻首都。

全国过渡委员会驻伦敦的代表古马· 贾马提说,不希望利比亚人流更多的血,全国过渡委员会将团结尽可能多的人。卡扎菲长期独裁统治,许多人不得不为他工作,新政府不会打击报复这些人。

    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重建事务的艾哈迈德·杰哈尼说,将遵守原利比亚政府已经与外国签署的合同和协议,包括油气开采合同。同时欢迎其他国家投资和提供财政支持。利比亚多数石油设施损坏程度并不严重,修复成本不高,但存在技术难题,至少要9个月至1年时间才能将石油开采恢复至以前的水平。 

埃及政府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之际,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阿拉比表示,全力支持利比亚反对派。他说,阿拉伯国家将帮助利比亚重建,并提供援助。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则表示,将举行一次关于利比亚的峰会,由欧盟、阿盟、非洲联盟以及其它地区性组织的首脑出席。法国表示,愿意主持一次国际社会与利比亚反对派之间的会议,商讨利比亚的未来。

卡扎菲在国外拥有的资金高达500亿美元,但目前大部分已遭西方国家冻结。这些资金中的部分最终将解冻并应利比亚反对派要求,落实到利比亚重建工作当中。联合国安理会825批准将卡扎菲政权在美国被冻结的约10亿欧元资产解冻。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829发布新闻公报宣布,卡扎菲的夫人萨菲亚、女儿阿伊莎、儿子汉尼拔和穆罕默德,以及他们的孩子,穿越两国边界进入阿尔及利亚境内。阿尔及利亚政府已通报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和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局。但是阿尔及利亚驻联合国大使本莫希迪接受BBC采访说,该国有责任帮助卡扎菲家人。

 

    与此同时,过渡委员胡会向卡扎菲政权残余势力发出最后通牒,发言人巴尼表示寻求和平的解决途径,但是如果卡扎菲残余势力到93还不投降,革命军准备最后一战。

败局已定,卡扎菲是下一个穆巴拉克,还是萨达姆?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