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神秘电话

热度0票  浏览349次 时间:2011年9月02日 16:39

 

    上午十点,我正在办公室里悠闲地喝着咖啡。手机响起,“早上好,这是欧太太。”德国习惯,接电话的人都自报家门,打电话的人马上知道有否打错电话,也省了一句,“喂,这是某某家吗?”“哦!请问欧先生在吗?”个粗厚的男声,带着浓重的尼日利亚英语口音。“噢?他不在。”我有几分奇怪,怎么会打到我这儿了。突然想起,这手机号码是老公转给我的,很可能,他忘了通知所有人,所以有“漏网之鱼”打到我这儿了。

    半小时后,手机又响起,还是那个粗厚的男声。“您打错了,这个号码现在是我的了。”我赶紧解释。“我们是向欧先生要钱的!他还欠我们四百万奈拉!(合二万欧元)”“你们是什么公司呵?”我镇静地问。欧子虽然只和尼日利亚部级机关打交道,但他也雇佣很多分包商。很可能是哪家当地企业催款来了。“请告诉我,你们是哪家公司,我转告欧先生。”我礼貌地再问了一句。“咔”,没想到对方把电话挂了!

    奇怪之下,我赶紧打电话给欧子,询问他的“债务”。欧子一听,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欠债!”他经手的所有账单均已交给会计科处理,他没有“公债”,更不可能有“私债”。刚结束和欧子的电话,手机又响了,又是那个粗厚的尼日利亚声音。“喂,欧先生还欠我们四百万奈拉!”“你们到底是哪家公司?”我现在更想知道这是谁在捣蛋了。“尼日利亚黑社会组织(Mafia)!我们限他在24小时内交钱!”那声音开始粗气了。

    天!血液一下子涌上我的脑门,双颊开始发热,象怕烫似的我随即按掉了手机。五分钟后我收到一份短信:限你们在24小时内交钱!我们是玩真的!我的心跳加速双手发抖,几乎要崩溃了!尼日利亚黑社会组织要跟我们玩真的!他们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知道我们的名字,有的放矢地向我老公要钱,可能知道他手头有大项目……可能他们知道我们住哪儿,有几个孩子,在哪儿上学……我越想越怕,马上破门而出,拎着手机找老公去了。

    欧子看了短信,也觉得不能掉以轻心,马上通知了公司的安全科(有专门对付尼日利亚恐怖组织的专家坐阵),并把短信内容和对方的电话号码发了过去。没想到,安全科的人一看,很平静很轻松地说,“这种事情在尼日利亚每十分钟发生一桩,一点也不奇怪。”诈骗手段很简单,搞来一些手机号码,随便乱打,听口音是外籍的,最好,钓到大鱼了,马上开始诈骗,手段多端,我遇到的恐吓是其中之一。谁呆谁嫩,被吓着了,就被骗一笔钱。况且在尼日利亚一般手机无需签合同,任何人买一张SIM卡,充上值就能打,你根本查不出骗子是谁。至于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很简单,我不是自报“欧”家门了吗?他们就顺水推舟地叫我欧太太了。那他们为什么越过欧太太要欧先生付钱,也很简单,因为尼日利亚是个男性主宰的社会,一般男人是一家之主,是谋生者和钱包的拥有者。他们怎么知道欧太太也是个谋生者。即使知道,也不屑诈骗一小女子。

    知道了骗子的门道便有了对策。我马上换了手机号码。这以后,一不轻易给不熟的人我的号码;二是接电话时,不再自报家门,而只说一声“hello”。尽管如此,我还是经常收到神秘电话。如果在夜间十点以后或清晨六点以前此类非正常时间打来,我一概不接。有缠人的,看你不接,打了又打,我索性把手机关掉。有时接一个电话,说声“hello”不再作声,静听“佳音”。有沉不住气的,“hello”乱喊;或者太沉得住气的,许久不作声,都属于神秘电话,我一般一声不响马上挂掉。

后来我索性所有陌生电话都不接,和朋友之间基本只通短信,直接了档,只说该说的话,传达必须传达的消息。我的朋友们也都这么做,因为他们也常收到神秘电话。I just call to say I love you就变成了“我有急事,必须发短信给你”。

这是我刚到尼日利亚时的一段遭遇。很多人问我,在非洲生活怕不怕,我说不怕,因为我对非洲的兴趣超过对它的畏惧。非洲生活麻辣麻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