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周末我去了趟“东柏林”

热度0票  浏览323次 时间:2011年9月02日 15:00

    813,柏林官方及界都组织了柏林墙50周年纪念活动。知道这段历史是在中国以前的新闻联播,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记忆,到了德国以后恶补一通德国历史,看了很多关于柏林墙的影视和展览。对于一个外国人,再怎么说也是个旁观者,并没有太多的感受。直到那天踏上当年的公交汽车,从西柏林穿过柏林墙的关卡盘查到东柏林,我终于体会到了,柏林人忘不了这个日子,就像中国人忘不掉文化大革命那段历史一样。

周末BVGWannsee组织的“Auf den Spuren der Berliner Mauer”活动,从那里乘坐“Drewitz-Dreilinden”的公交汽车,那是60年代矮小的黄色公共汽车,前门上车买票,后门有乘务员查票,身穿制服的司机售票员,还有驻守哨所边检的部队官兵与乘客(又是观众),合演着一部当年的民族悲剧。我睁大眼睛,全身心去感受那种紧张的政治气氛。

每人买一张当时23马克如今是3欧元车票,除了那张当时的车票,还有个特别的签证递到我的手里,听说那时要事先到市民局排队申请办理,申请理由不外是探亲访友等理由。就像现在的大使馆办理外国人入境手续一样地要求严格。写清楚探访对象、真实姓名、具体地址、探访日期,如果出现滞留或者外逃,抓到轻者不允许再次过境,重者要关监狱坐牢两年。上高速公路前经过边检,汽车停在道边,上来一个着米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军官,他行个军礼大声说:“前方驶向东柏林,请各位出示有效证件,检查随身物品,方可通行,希望各位很好配合”。军官开始查看每个人的有效证件,护照、签证、车票三样俱全。他板着脸认真地检查每一位,之后盖章生效。有人不苟言笑,有人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人们交谈着关于柏林墙留给人们的故事。除了我一个外国人,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的还带来孩子,一路上一问一答地进行着传统教育。

车在一个岗楼前再次停下,要在这里换东德的专车。以前这里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现在的麦当劳,但是那时的公路要比现在宽阔,也比现在喧闹。乘坐公交车的旅客在这里中转候车。仍然保留着六十年代的老式建筑如今变成了小型博物馆,里面墙壁上陈列有文字图片,还有刀枪、票据、军装木偶等实物展。围观的人饶有兴致指指点点,还听有人说,“当时就在这里……”,有人驻留在一个婴孩的墓碑前读着文字描述。裸露的电线,阴暗的塔楼,残垣断墙,依稀可见当时车水马龙喧嚣的景象。

1961813,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简称“东德”)动工修建柏林墙,用封闭的办法来求自身的稳定,防范西方干扰和破坏,阻止国内人才和劳动力流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西德”)。“柏林墙”为双方的交流往来设置障碍,增添了德国人民内部的隔膜。从此东、西德在美苏挟制下不断地被卷入政治对抗的漩涡,成了冷战的牺牲品。东、西德被人为地分开变成两个国家,两种体制。相对自由、平等、富裕的西柏林成为东柏林人向往的乐土,人们只能翻墙才能实现这个愿望。

于是人们想尽办法翻越柏林墙,跳楼的,挖地道的,穿水道的不一而足,有的藏在小汽车的行李箱后,或者藏在运货车厢里,藏在牛标本的肚子里,有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就是藏在重新整改的车里成功逾越柏林墙的。这是属于侥幸的,有的不幸窒息而死,溺水而死,被警察开枪打死,还有的跳楼摔死,跳热气球坠死,有的被抓住投进监狱。有个叫海尔穆特的年青人,没有成功逃走而被抓起来关了两年的监狱。58岁的西克曼是跳楼时身亡,她是第一个因越境而死的人。20岁的格弗洛伊试图经人工水道,惨遭击毙,他是最后一个被东德卫兵射杀的人。据德国政府统计,因柏林墙有600700人丧命。

1989119155公里长的柏林墙在几万人的冲击下倒塌。122美苏领导人布什和戈尔巴乔夫在马耳他海域会晤,当布什将一块“柏林墙”砖作为礼物送给戈尔巴乔夫时,世界舆论宣称:“冷战结束了,一个时代结束了”。1990831东西德签署《德国统一条约》,103在柏林国会大厦飘起联邦德国的黑红黄国旗,标志两个德国统一,结束了德国被分裂40年的历史。

回到家看到当天的晚间新闻:今天德国官员和民众在柏林举办纪念柏林墙50周年的活动。德国议会大厦降半旗,教堂鸣钟,人们默哀3分钟,以纪念因柏林墙而死难的人。总统发言说:柏林墙不是自己倒下的,而是被人推到的,他呼吁政府和民众,帮助外国移民融入德国社会,为创造更加自由的德国而努力。女总理激情地说:“作为东德人,1961年我见证了柏林墙对普通人生活的影响。那时我刚7岁,我们与祖父祖母、姑母被粗暴地分开。”

这次柏林墙郊游活动让我记忆深刻,一段永远不会忘记的历史瞬间,我体会到了柏林墙给人们留下的是什么。记忆是难以忘却的,无论岁月怎么流失,墙体推到了,可是在一些人的内心深处,依然耸立着一堵人为的隐形墙,将东、西柏林分开着、不同对待着。其实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德国,自由和平等一直是人民渴望和追求的头等大事。

德文中有一个词“Nostalgie”,意为怀旧。前些年,在德国,特别是东德地区,出现了一股怀旧风。很多电视节目将当年东德的物品和日常生活细节,拿出来展示给大家。为此,有人还发明了一个新词“Ostalgie”,意思是怀念东德。当年东德的残酷政治现实毕竟成为历史,而在那里生活过的人,还对自己童年和青年时代的一些美好的经历,在回忆里保持了下来。人的记忆,是会过滤和选择的。或许,这也是此类活动能够出现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