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呢喃细语 >> 详细信息

上下求索,一个德国女人的生死态度

热度0票  浏览406次 时间:2011年8月17日 11:55

 

     一个宁静快要窒息的午后,骑着自行车沿着哈佛湖的水域,穿过一片阴暗茂密的森林,坐在泰戈尔湖边的长椅上时我已是大汗淋淋了这时一位瘦小赢弱的老女人坐过来向我问好,见我低头写东西,她寻觅我的目光,几次想要说话,当我注意到她双眼中流露着表达的期盼,马上礼貌地向她报以微笑,于是我们愉快地攀谈了起来。

孤独的老妇人

    她好奇地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略有停顿地说,可以算个撰稿人吧!经常给报社投个稿儿,每当情有所感有所思的时候,非得写出来才行否则很难受,人需要表达才行呀!尤其人在他乡时。她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说法并主动地向我介绍她自己:

    她今年72岁,两年前因为肾癌手术过一次,摘掉了一个肾现在经常感到腹部痛,刚刚确诊癌细胞转移了,马上还要再做个手术才行,如果一切顺利进行,出院后去做化疗恢复,就不会再有事了。她脸上露出很自信很乐观的神态。

    其实她很虚弱,病情也很重,手术花费很多因为她是退休人员,有养老保险,看病手术住院完全由国家医疗保险支付,所以根本轮不上自己操心。她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喜欢唠叨,但是听不到一句埋怨,她对她的牙医、家庭医生、专科医生很满意并赞不绝口尤其是Charite医院技术的确高超,值得信赖,不愧欧洲名院。还为我写下她医生的名字,让我介绍给亲属朋友开始我还觉得她是不是老糊涂了,我好好的为什么去看她的癌症医生后来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用经验和经历向我传达她的真诚和信任。

她原来的职业是裁缝,每天有干不完的工作,除了家和丈夫孩子就是工作。不吸烟不喝酒,吃肉也不太多,身体一直还算不错。可是,七十岁的时候突然发现身体不适,而且很快就确诊是癌症人啊!死时总是冠以有各种名目的癌症,其实就是新陈代谢的现象,年纪大了机器旧了,不中用了。她的丈夫因为吸烟患肺癌52岁就去世了,留下她和三个孩子,她的孩子都在医学研究领域和医院工作,现在她一个人独住,有时也与她的孙子孙女们在一起,但她已经过惯了一个人的日子。

老头儿也爱年轻漂亮的女人

    那不感到孤单吗?是否也试过找个伴儿在一起?她说,孤独是老人的生活,谁都是这样过来的,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德国的老头儿,都喜欢找有钱的或者年轻的女人,不会喜欢没有钱的老女人,60-70岁的老头儿愿意找40-50岁的女人,如果女人有钱那么无论多大年纪都不是个问题了,但是没钱的女人一定要年轻漂亮。

    有一次她就遇到那么一个酒后吐真言的老头儿,问她是否有钱,可以做她的情人与她一起云游天下,浪漫天涯,否则老头又图什么与一个老女人在一起呢?可是女人的平均寿命比男人长,最后留下女人一个人孤独着!生活经历告诉她,她宁愿相信上帝也不再相信爱情。“那你一定信仰上帝了?”我好奇地问,她说:“应该说是肯定的”,这是家庭启蒙教育。

她母亲是个基督徒,曾经教育孩子们说过,好像是中国的老话儿:“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做好事积德都会有回报的,人在做事天在看,人死后或者去天堂或者去地狱,只有两条道路,而且因为你的选择死前就已经注定了。 

社会保障和宗教信仰

    面对眼前苍桑憔悴的她,让我想到了与她年龄相仿的在北京生病的老爸,一份难以诉说的情感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她,一个即将上手术台的人,是那么地从容淡定,那么地积极乐观,她相信即使死在手术台上,上帝也会接她到天堂,人之信念!

    我问她就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或者放不下的?她很知足地答道“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是腹部常常疼痛,有时让她受不了。但她并不知道,中国人看病住院是掏自己腰包,有的重病患者就因为无钱放弃治疗等死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有保险的,美国人也不是像德国人一样的医疗保险制度她听后露出惊异,她觉得人没有保险是不可思议的事儿,她使劲地晃着头,表示她无论如何不理解。

    望着白色肥硕有些笨拙的天鹅,倾斜着美丽的曲颈伸向几个土耳其妇女的手里的面包,她说,天鹅吃人类的面包对它本身没有好处,可是天鹅已经习惯了吃这些,根本没有野生习性,人类为了取悦,好玩而为之,也许没有人去考虑天鹅的生存状态吧!现在德国人面对三种隐形杀手:喝酒、吸烟、吃肉,几乎成了德国人死病的直接原因,40%的德国人死于肺癌、支气管癌、乳腺癌。她简直就没有什么可吃的食品了,医生不让吃这个不让吃那个的。她问我亚洲人,日本人不喜欢吃肉那又喜欢吃什么呢?我告诉她,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多数喜欢吃清谈食品,比如蔬菜水果鱼类还有豆类加工食品她根本不了解豆腐是什么食品,怎么吃法,我特别向她介绍中国的豆腐和豆芽菜的养生价值,建议她换换口味,也尝尝亚洲人的美食我递上写给她的纸条,告诉她去亚洲商店去找,一定会买到的她露出感激之色,我也感到愉快,好像与我年迈的父母在一起一样。

    我放下了纸笔还有刚刚涌动的灵感,一直与她聊天到最后分手。也许她太过寂寞,也许为了感谢我个陌生而好奇的亚洲女人的热情诚意,她用了很长时间找所有的口袋,最后掏出一个纸包,从里面捡出一欧元放在我的手里我一时没有明白她的用意,寻找她脸上的答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看她的样子也不是有钱的人她还想解释什么,那期待的柔和母亲的目光,我震慑在那里我接过那枚沉甸甸的硬币,好像那是个指令,诚恳地拉起她的手,祝愿她手术顺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会意地点头与我道别,也许是在天堂再见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想起以前听说过的故事:一个快要死去的基督徒不想把钱带到上帝那里去,因为天堂里没有花钱的地方,于是见到需要帮助的人就慷慨地分钱给人家,以求最后的行善救助他人也救赎自己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去见上帝,因为他在帮助上帝做事。那么,在她的眼里我是属于她愿意帮助的人?!还是她在寻求自救其实也没什么可迷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