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挪威恐怖袭击案震撼全球--一个人间天堂神话的破灭

热度0票  浏览527次 时间:2011年8月02日 10:05

 

2011722,两起发生在挪威令人发指的袭击案,令全世界的人在恐怖中震惊!挪威首相斯托尔腾贝格称这次袭击是“全国的悲剧”、“是一场恶梦”。他说,袭击是“血腥的、懦弱的攻击”,他还说,乌特岛“从天堂变成了地狱”。

 

惨绝人寰的恐怖袭击事件

 

上周五,先是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在位于奥斯陆的挪威政府大楼外被引爆,当时至少有7人被那枚汽车炸弹的炸弹炸死;而后一名持枪男子,向一个有数百名青年参加的夏令营开枪,数十人在袭击中当场丧生。警方日后公布死亡名单上的76名受害者,来自挪威全国各地。几乎没有一个地区不受此牵连。首相斯托尔滕贝格本人也失去了一些朋友,该国的皇室也是如此。挪威王妃梅特•玛丽特的继兄弟死于枪杀袭击,只有他10岁的儿子得以幸存。

 

据乌特岛枪击血案的生还者事后描述,凶手布雷维克(AndersBreivik)假扮警察登岛,哄骗他们要进行反恐演习,约40人毫无疑心,走到他身边,丧心病狂的他拿出枪扫射,当场只剩56人生还。生还的罗塞说,他“第一件事就是射杀最先看到的漂亮女孩”。16岁的弗尼斯说:“有两个人求他:不要杀我。但他接着就开枪,像杀狗那样”。当时有没中枪的与中枪的倒地装死,但布雷维克不要留活口,拿出散弹枪,瞄准他们头部再补一枪。他更走遍营地,躲在山洞的韦列伊德说:“他高呼:出来很安全,你会获救,我是警察!”

 

大伙儿吓得鸡飞狗走,至少50人跳湖逃命。凶手站在岸边大石,向湖水乱枪,一时间湖中遍佈尸体,有的更冲上岸边。23岁的古纳拉南游水逃生了:“我和朋友游水逃,有的说水太冷不肯下水,但我宁愿溺水也不愿被射杀,我脱掉上衣,连裤子也脱掉。”

21岁女学生席希没跳湖,她躲在海滩的大石后面,每一秒都惊心动魄;“我看不到他,但听到他大叫和笑,发出几次欢呼声。”

青年帕尔康也游水逃亡,但游了100米,水太冷了,恐怕冻死折返,岸边遍佈尸骸,他抬眼望,竟看见布雷维克用枪指着他。生死一线,他跪地求饶:“求求你,不要。”奇迹地,布雷维克没开火,就走到另一边。

帕尔康后来与其他青年伏在地上装死,没料到第二度遇上枪手,“他走过来,我听到他的呼吸声”。布雷维克向他的肩部开了一枪,他一动也不动装死,再次逃过一劫。布雷维克杀无可杀,后来向一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投降。

爆炸发生后,首相办公室、财政部和石油部大楼窗户玻璃严重受损,玻璃碎片和文件洒满街头。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Stoltenberg)周六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乌特岛发生的事件是整个国家的悲剧。二战以来,挪威从未遇到过如此严重的犯罪。”

 

嫌犯布雷维克其人

 

警方已经逮捕了嫌犯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并指控他是乌特岛大屠杀和奥斯陆炸弹爆炸事件的罪魁祸首。

布雷维克是一名32岁的土生土长的挪威白人,长着一头漂亮的金发和蓝色眼睛。他认为自己在奥斯陆的中产阶级家庭长大,是上帝的恩典;他的父亲是挪威外交官,他一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他由母亲监护,他15岁时,父亲再婚之后,双方就断了联繫。目前父亲居住在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

父亲记忆中的布雷维克,是一个正常的男孩,有点内向。他说,他从网站上得知挪威惨案,看到兇手的名字和照片,才惊觉那是他儿子,他的震惊难以形容,布雷维克的母亲住在奥斯陆,目前由警方保护。

布雷维克宣称他童年没有不愉快的经验,他自认为从小就勇敢,他说这种性格在挪威人当中,算是异数,他认为多数挪威人都很胆怯。

据布雷维克在网络上写道:“我的继母曾是挪威在上海的副领事,所以我知道那里欧洲人的情况。因为薪水高,他们会在那里工作,但绝不会在那里长期生活。我在几年前去过上海。在那里的三个星期中,经常有超过10个的中国人想要找我拍照……长时间被一群人盯着看,绝对是种精神负担。”他说曾在上海被宰,为了一道值1欧元的菜付了30欧元;他的一个挪威籍的中国朋友教了他许多中国的投机分析策略。

布雷维克还表示阿里巴巴是很好的网站,什么都有,而且便宜。布雷维克也曾为中国“山寨货”而恼火,“515在搞化学实验时,中国锅子坏了——中国垃圾设备,真该买好的欧洲货”。调查人员发现,大约在案发10周前,他曾经通过网络向中国购买了6吨可用来制造土炸弹的化肥。

 

 

“这么偏激,是被穆斯林激的”

 

杀人魔布雷维克宣称:自己原本很天真、而且毫无政治立场,现在的他,之所以那么偏激,全是穆斯林害的,在与穆斯林朋友交往过程中,他觉得友谊不可能化解文化差异。1999年科索夫战争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一个偏激的种族主义份子,除了为塞尔维亚抱不平之外,也首次产生了极端的想法——就是欧洲的伊斯兰化,不可能用和平手段来遏阻。

警方称,布雷维克是一名持强烈反穆斯林、反执政党立场的白人基督教极端分子。此次袭击的对象都与执政党有关。比如,包括首相办公室在内的奥斯陆市中心多座政府大楼在爆炸中严重受损;海岛夏令营参加者也都是执政党麾下青年团成员。

布雷维克也自称其单独行事“十字军东征”计划两年,在他发表在网络上长达1518页的《欧洲独立宣言》中,他将英国首相、法国总统、德国总理等人列入“叛徒”名单,他谴责这些人让伊斯兰教在欧洲传播,应该被处死。他想通过制造奥斯陆爆炸案给挪威带来“革命”。

布雷维克的网路资料夹中包括日记、炸弹制作手册和政治怒吼,详尽说明了他的伊斯兰恐惧症,而且他还攻击马克思主义,表示他是中世纪天主教组织圣殿骑士团(Knight Templar)的成员。

布雷威克一直强烈反对多元文化。疑犯布雷维克在网上宣言称,他崇拜作风强硬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呼吁白人若不敢牺牲性命“改革”社会,就应多生子女,组织白人“圣战”大家庭,让下一代在适当时候牺牲。

 

恐怖主义毒害人们的思维

 

恐怖事件发后,以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为首的世界各国领导人对这次的袭击事件表示了谴责。奥巴马称:“这提醒我们,整个国际社会在防止这类恐怖事件发生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

恐怖主义给人带来恐惧,而恐惧又令人产生偏见。最近以来,许多欧洲国家排外和仇视伊斯兰教的政党选举获胜的现实,以及挪威袭击事件人们的第一反应就已经表明,在欧洲,人们的思想中毒有多么深。袭击发生后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挪威在阿富汗有驻军,也参加了北约对利比亚的空袭。因此不用问,在奥斯陆政府所在地安置炸弹的当然是穆斯林。两个半小时后,在青年夏令营又发生枪击事件,此时结论是明确的:几乎在同一时刻在多个地方制造爆炸袭击,这不正是基地组织的标志性做法吗?

之后传来的消息,也没有令在德国电视台评论袭击事件的恐怖主义专家们改变其看法:此间被逮捕者是挪威国籍?那很可能是改信伊斯兰教的挪威人。很多德国人都以为又是基地组织的穆斯林所为,为什么德国人会做出这种错误的第一反应呢?!

 

日益猖獗的欧洲极右势力

 

布雷维克曾于19992004年加入挪威大打排外牌的进步党旗下的青年组织,欧洲各地极右势力当道,确实是分析挪威连环恐袭时不能忽略的背景因素。

源于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和源于德国的纳粹主义这两种极右主义,是诱发二战的主要因素之一。一战结束后,欧陆各参战国民生凋敝,加上1930年代大萧条的打击,更是雪上加霜。

在失业率始终高居不下、生活长期困顿的社会背景下,把造成失业的原因归咎于犹太人等外来移民的极右主义主张,极易俘获人心。这就是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得以在德国和意大利迅速扩张的关键原因。

二战结束后,左翼思想抬头,只是因为欧洲经济在战后几十年一直表现良好,所以始终找不到滋生的土壤。可是,几乎就在苏联-东欧集团瓦解的同时,极端排外、崇尚暴力的新纳粹主义就开始崛起,俄罗斯的“光头党”就是其中之一。

最近几年,经济全球化,加上欧洲一体化,使得欧盟各国的不少本国人民失去了工作。倘若实行多年的高福利制度还能继续,这些失业人口还不至于迁怒他人,可是现在欧洲各国普遍债台高筑,高福利制度难以为继。与此同时,欧盟富国又有义务援助穷国,势必影响到富国纳税人的利益。这样的社会背景为极右主义的卷土重来提供了有利条件。

挪威一个右翼网站的负责人称,布雷维克定期于该网站发表文章,内容显示他将文化多元主义者视为敌人。无独有偶,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卡梅伦,曾公开表示要终结文化多元主义。去年,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出炉,英国、丹麦、荷兰、奥地利、匈牙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的极右党派均获得席位。

若任由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恐怕凶多吉少。别忘了,当年的德国纳粹党也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合法执政党。问题在于,极右主义抬头并不限于欧洲,它和恐怖主义一样也是遍布全球,例如造成美国国债上限谈判陷入僵局的“茶党”,也是以极度排外闻名的极右派。虽然并非所有的极右派都主张暴力行为,但排外、反移民、主张种族主义却是各极右派的共同特色,而这些极端思想一旦不受控制,就会酿成严重后果,其对社会的威胁甚至比恐怖主义还要大。

 

恐怖袭击似乎尚未结束

 

作为对挪威恐怖袭击事件的反应,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将专题讨论欧洲极右主义和仇外心理带来的危险;挪威反对移民的极右翼组织“挪威人保卫联盟”也也赶快宣布将布雷维克开除。“挪威人保卫联盟”是“英国人保卫联盟”的挪威分支机构。今年2月,它曾准备在奥斯陆大教堂前组织抗议活动,从而进入警方视线。

 

早些时候,斯托尔滕贝格曾表示:“我要向对我们发动袭击和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说一句话。这也是全挪威人要说的一句话:你们摧毁不了我们。你们摧毁不了我们的民主和我们建设更美好世界的理想。”

725,挪威法院原本要公开的庭审,却在开始前临时改为秘密进行。据说是因为嫌犯布雷维克要求在法庭上身穿制服、利用庭审的机会,陈述他的政治观点。当然不能让他得逞,而在媒体曝光的一张警车押送嫌犯从法庭出来的照片上,“恶魔”布雷维克面带微笑,从容镇静,俨然一个“拯救欧洲的英雄”!

他的辩护律师利佩斯塔26日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说,布雷维克是个“疯子”,并自认为他今天的行为60年后就会被人们所理解。挪威的法律里没有死刑,罪犯最高可判21年,挪威人的容忍度在此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大街上,在网络论坛中呼吁出台更为严厉的法律。然而首相斯托尔滕贝格认为这样的呼吁比较幼稚。他亲口说,挪威对此事的回应只能是:民主和坦诚。不过,据说布雷维克如果被判定有精神病的话,可能会被终生监禁。

但是,据乌特岛枪击事件幸存者披露,此次暴力事件至少还有一名枪手参与其中,嫌犯布雷维克后来也声称他有两名同谋,虽然奥斯陆警方分析指出,目前尚未有“确切的证据”表明有第二名疑犯存在。挪威爆炸枪击案过后,不少人猜测嫌疑人与德国的新纳粹也有关联。据周二出版的柏林《每日镜报》透露,嫌疑人曾在袭击前将他的宣言通过邮件发送给欧美的数百名极右翼分子,其中也包括德国的极右翼政党。但后来的调查证明,布雷维克是独自一人行凶。

 

惊魂未定的人们,真的会相信,挪威还是他们心目中和谐安定的人间天堂吗?挪威,乃至整个欧洲,真的会如挪威驻中国大使接受记者采访时宣称——不会因此改变其移民政策吗?

斯托尔滕贝格于本周一中午12点整主持了“全国默哀一分钟”仪式。整个国家在此时此刻为受害者静默一分钟,从奥斯陆大教堂门前传来的只有海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