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郭琛 >> 详细信息

苦的對治 - 冥想

热度0票  浏览301次 时间:2011年8月02日 09:02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每個人在人生的過程中,均在追求自己的目標。在到達階段性成功前,經常會遭到挫折、誤會,甚至蓄意的破壞。使得我們產生苦惱,使我們難過,甚至沒有心思、鬥志於眼前該做的任務,無法集中精神,專心努力於既定的方向。

干擾我們的負面能量,將會分掉我們的精力、意志與善能量,使我們無法集中所有能量處理當下該處理的事情。在這許許多多的負面能量中,個人覺得最難處理的是忍辱,類似佛經提到八苦中的怨憎。因為在處理此煩惱過程中,已往的業力會一再一再地考驗剛平靜的心志,沒有非常的定力,很難將此負面或黑暗能量轉換為正面與光明的能量。

 

个人经历过的苦恼

 

如同其他人,個人亦有許多如此經歷,只是較幸運地處理得當,在此或許可供參考。

1993年我受命成立Umax德國,任務是拓展德國市場業務。白話文的意思是原德國四家代理商仍由臺灣直接出貨,Umax德國另建新的代理商。Umax德國除了做苦工,並屢屢獲得雜誌社之評比優勝外,業務亦日漸順暢,台北市場部於1994年中,竟在Umax德國出貨給新增代理商Computer 2000Gravis後,以原代理商抗議市場衝突,停止了Umax德國銷售業務。

1995年一月起,總公司再度要求Umax德國第二次負責德國行銷業務,但市場區分是改為不分代理商,而分產品線。Umax德國負責高階Scanner-Powerlook的業務,而台北繼續負責低階Vista Scanner 業務。努力三個月的結果是銷售數量比上一季成長300%,營業額成長近400%(因單價提高,再加報價改馬克,而馬克對美金升值近20%),同時期臺灣負責的低階Vista衰退70%。而總公司在季檢討之後結果,竟然是四月初宣佈Umax德國市場業績不如理想,Powerlook銷售權被撤回台北負責,我才知曉這家公司是「事實改變不了缺席審判的結果」。

1995年底,再因業績壓力,總公司再度要求Umax德國負責德國地區所有高階、低階scanner 與所有代理商銷售責任。19963月前後,雖然HP scanner 降價,而Umax總公司堅拒降價,在歐洲其他國家代理尤其是英、法兩國家代理訂貨下降時,台北市場部卻要求Umax德國配合,並依計畫數量下單。最令人氣結的是,總公司另一主管五月來電質問為何庫存量過高?爲什麽要同意台北市場部的要求?並同月裡宣佈撤回Umax德國對德國地區的業務銷售權。

可想而知,身在德國的我,在達成原任務(增加市場佔有率,增加業務與獲利,維持業務與獲利並配合塞貨以維持臺灣業績),對臺灣總公司或台北市場部的政治手腕真是無比的痛心。除了鼓舞德國員工,繼續做好母公司要求的市場行銷任務(Marketing & Promotion)外,心裡一直掙扎是否該辭職另找其他公司?是否向太太認錯,再舉家遷回臺灣?

 

对痛苦要「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

 

那時心中確實痛苦與煩惱,因為須回台參加每季之檢討會,並參與討論並忍受時而出現的冷言刺激,如同八苦中的怨憎會。知道個中情況的老同事只是說聲:辛苦了; 或說聲:請配合公司調整。我強顏歡笑,努力表現無所謂之態度,實則經常掙扎是否要回頭去聯絡原給offer的另二家上市公司。

聖嚴法師有句名言,對痛苦要 「面對它、處理它、放下它」,但如何處理痛苦是猶如佛經提到的六波羅蜜裡忍辱,是尤其困難(似乎比持戒、佈施難)。也曾想效法孔子稱讚春秋時的楚國大夫子文,坦然接受三黜三任而無怨尤。然而似乎全然無效,心中還是依然難受。

感謝上天指引了我一條路,記得是在當年十月的時候吧,黃葉己開始飄落了,德國漸漸籠罩在肅冷的深秋中。我坐在辦公室裡,閉目冥想,第一次無意中在白天刻意地冥想。

我想像自己是上週六在Düsseldorf市裡鬧區的行人道上,坐在路旁緊靠百貨公司牆邊的難民乞丐。一個來自克羅埃西亞的乞丐,原本有良好的工作,原本擁有嬌妻與可愛小孩的美滿家庭。家鄉發生了戰爭,政府發起了滅種的政治、軍事活動,自己被迫離鄉背井、千辛萬苦吃盡各種苦頭,逃離了地獄般的慘境。隻身逃到異鄉,不懂語言,舉目無親無友,沒有工作,沒有食物,也沒有居住的地方,只是露宿街頭,靠路人有一頓沒二頓的接濟,還常需躲避警察的驅趕。而家鄉的嬌妻愛子仍身陷於未知的慘境,生死未明。

如此慢慢地、細細地體會個中的苦楚,下一刻或大半個小時後,再睜開雙眼,看看自己現在擁有什麽?我有一份好的工作,有許多人羡慕的職稱,一台灣上市公司的德國公司總經理,有一份不錯的薪水,上下班開著Benz轎車,回家有嬌妻迎門相接,噓寒問暖,小孩圍過來嬉笑撒嬌。只不過公司叫你休息點,讓別人辛苦點,有這麼痛苦嗎?如此心裡就覺得舒坦許多,不會再鬱鬱難受。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是如此嗎?並不是如此!對於看似對立實際是統一的名詞,像得失、福禍、榮辱,只是執著在某一部份而已,將目光交注於自己想要的一面,而看不到同時存在的另一面。事實上,我遭遇的事情,應該是當時臺灣各資訊公司處在產業蓬勃發展下,在拓展業務、攻佔市場時,時有所聞的人事安排現象。當時幸運的以冥想轉移心情,度過難捱的忍辱期,所以在德國是唯一由建立後,一直(至今18年)仍是擔任總經理職位的人。用冥想來轉換心情,忍辱就沒有太大的刺痛,所以很容易忍了。

此種習慣持續了幾年,度過那段慘淡難挨的日子。1997年後外境轉變,重任一再降臨,事業终於走入所謂輝煌騰達的另一段。隨著常用冥想來轉換心情的訓練,將忍辱化為修養,幸運地沒造惡業且年少時的稜角逐漸圓滑多了。 

忘了我的故事,想想你現在的煩惱,再往下看。面對自己的煩惱,試著開始處理它,才有機會真正放下它。

 

拥有的和得不到的

 

人總是苦惱自己得不到的事物( 愛情、事業、成功等等),而忽略、或不珍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 健康、家庭、幸福等等)。常常要到鬼門關前走一回,才能體會出活著多麼的美好。許多得了癌症的人,知道死亡日子已近,才開始珍惜活著的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當下,而真正地去感恩自己所擁有的過往,惜福自己當下接觸的事物。似乎我們的是來自於, 自尋煩惱。似乎我們忽視了現在所擁有的美好事物,直到我們失去它時,才真正明瞭到它對我們的意義,才領悟到原有的痛苦,竟是那麼不值得留念。

朋友們,不要讓痛苦折磨自己,也不要將苦傳給別人,自己想辦法快樂起來吧!當我們感到痛苦的能量太大,千萬不要隨意發洩,因為怒會傷了自己的肝,也會傷害到別人的心,更解決不了問題,甚而造成無法挽回的惡業;也不要憋在心上,因為能量太大,且長期執著,亦會傷脾傷肺而傷了自己。

試著找個沒有後遺症的方法來轉移痛苦的能量,或利用冥想來體驗自己知曉的悲慘人物與故事,認真地想像自己是故事中人物,正在經歷主人翁的每一不幸的際遇。讓悲慟的情緒衝擊自己的心靈,感同身受,品嘗不知死之苦,焉知生之樂的真諦。經常半小時的冥想功課去品嘗死之苦,再睜開雙眼就可以讓我們更加感恩惜福目前所擁有的一切。痛苦的能量必然可轉移到感恩惜福的能量上,心境就自然平和安詳。 

道德經福兮禍所依    禍兮福所至
金剛經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