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别 样 的 烦 恼

热度0票  浏览337次 时间:2011年8月01日 11:43

 

幸福的妈都是相似的,烦恼的妈各有各的烦恼。不过,一个烦恼估计是现代中国的妈们共同的—孩子不爱吃饭。不管是虎妈兔妈,能够做到吃饭尊重孩子食欲的中国妈不多,大多都是希望孩子都多吃两口。孩子一顿不想吃,虎妈兔妈都会着急上火。不幸的是,现在的孩子可能是娘胎里吃伤了,出来以后大都食欲不振,颇让中国妈们头疼。看看广告里面厂家略施小计,就让无数的妈们为了增强孩子食欲,争先恐后奋不顾钱包地使银子,这个烦恼让妈们糟心郁闷的程度就可见一斑了。

    在这点上,我觉得自己是太幸运了,几乎有点过头了。儿子从小到大,食欲惊人,似乎没有过不想吃东西的时候。无论是抱起奶瓶,还是端起饭碗,都是欲罢不能。记得从产院回家的时候,医生叮嘱一个月内,每餐喂食120毫升的牛奶。儿子对这个不曾征得他同意的定量,似乎意见很大。每次喝完奶,他都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嘴巴响亮地吧唧着提醒你再来一瓶。起初为了遵从医嘱,我狠下心来不理睬他,后来看他吧唧得十分坚持,着实可怜,就试着再喂他一点。这一试才发现,儿子的正常奶量是每餐180毫升。有一次,他一餐竟然喝下去300毫升的牛奶。对一个不到一个月的婴儿,我不知道这种饭量能否竞争吉尼斯世界纪录。不过,看着不到一个月的儿子,我唏嘘地心疼着我那本不饱满的钱包,担心着如何能承担得起如此高昂的饲养成本。

儿子属于成本高产量低的一类,要是养猪碰到这种类型,那主人就亏大了。别看他食得勇猛,成绩却谦虚得夸张。别说膘肥体壮了,能让洗衣板的凹槽没那么明显,就算尽职了。儿子四岁的时候,我有一次带他去朋友家吃饭。对看上去瘦瘦小小的儿子,可能没有主人会在安排餐饮时,把他当个完全人考虑,想着他吃点父母牙缝里的屑屑,不就绰绰有余了。没想到,儿子坐上餐桌,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不声不响毫无动静地就吞进了四个拳头大、足有二两的肉包子,依然没有罢口的意思。我赶紧出面提醒他该结束战斗了,他还颇不以为然。朋友惊叹之余,以为我是客气,一再劝我不要不让孩子吃饱。为了避免虐待之嫌,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又从容地吞下两个大肉包。儿子响亮的饱嗝声,让目瞪口呆的朋友也意识到,六个二两重的大肉包对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讲,是相当水平的挑战了。不等我制止,朋友自觉地将剩余的包子转移了阵地。

我母亲来德国探亲期间,儿子常向母亲告状,说我们不让他吃饱。有一次,他跟母亲抱怨:“阿婆,他们又不让我吃了!”。母亲同情地问他吃了多少,他嘟嘟啷啷地说:“不就半锅面吗。”。四岁的孩子半锅面,用哪种锅衡量,也不能指责我们克扣口粮吧,况且我们家的锅都不属于袖珍型。好在外婆还没老糊涂,即便恨不得每顿给孙子塞头猪,这次她也觉得应该站在被告的一方了。

读者肯定想,孩子吃得下,就让他吃呗,干嘛那么矫情,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可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儿子只是食欲好食量大,我也不至于自寻烦恼,放着省心的日子不去享受。可儿子属于嘴巴英雄肚皮狗熊的类型,咀嚼能力强消化能力弱,又没有反刍的本事。他但凡吃撑了,就会引起积食,弄得消化不良,不是几天口有异味拒人于千里之外,就是上吐下泻赖上你数日无暇。就说上次在朋友家吃的六个大包子,回家的路上就给吐出两个,到家又吐了二个,另外两个一定进入腹地太深,否则一定也不能幸免。事后,当妈的只有一边擦车擦地板,一边不停地自责,为什么没有坚决地帮他抵挡住最后两个包子的引诱。

当别的父母端着饭碗,亦步亦趋地跟在玩耍的孩子后面,央求着“小祖宗再多吃一口,甚至吃一口,爷爷翻个跟头、姥姥扭个秧歌的时候,我常常坐在饭桌边,不错眼珠地盯着儿子手中不一会就底儿朝天的碗,一遍遍地发出警报:“差不多了吧,少吃一口,行了,别太撑着了,肚子又该不舒服了。”。

一样的妈,不一样的烦恼。谁该羡慕谁? 也许,幸福就是这么纠结,你的烦恼不定就是我的幸福,你的幸福没准正是我的烦恼。当你羡慕别人日子过得甜蜜时,也许还没意识到。自己正泡在蜜罐子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