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电视和电视机

热度0票  浏览340次 时间:2011年7月19日 10:10

 

在德国长大的中国孩子,尤其是父母一方非华人的混血儿要想学中文,特别需要华语环境,哪怕是人为设计的。而做父母的,不仅要耐心和持久,而且还需要讲究些方法,使中文学习带点娱乐性。

凯文小的时候,我虽然坚持和他说中文,但是感觉非常艰难,很难与周围的德语大语言环境匹敌。往往辛苦教会他几句,等他在德国祖父母那儿度假两周回来,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他三岁的时候,我们第一次带他去中国。尽管能听懂中文,他还是宁愿用德语回答。可惜周围没有人听得懂他,当然也就不理会他。无奈,他只好开始用磕磕巴巴的中文和人交流。有时说不通了,他还急得抠人,把我表侄(和凯文同岁)的手臂扭得红一块紫一块,惹得我表姐咬牙切齿地说,“真是德国法西斯呐!…”

好在三周后,他居然能和人对答如流了。有了这基础,我赶紧乘胜前进。买了大量的书籍和儿童动画片。其中52集的动画片《西游记》他最喜欢。回德国后,反复地看,不仅把主题歌唱得滚瓜烂熟,一天到晚“猴哥,你真了不得!”,还轻松地扩大了词汇量。

自那以后,凯文的中文说得相当不赖,还带点中国南方口音,地道的母语呢!更有趣的是中文成了我和他说悄悄话的工具。即使满堂宾客,只要我们说中文,就有了很多“隐私”,甚至可以当着一个德国客人的面评头论足,放肆得很。有时我要批评他,只要有德国人在场,凯文就主动提出我最好用中文骂他,颇有点“家丑不外扬”,用中文什么都好说……

凯文说的中文也成了我们的娱乐话柄。有段时间,他总把“自行车”说成“自横车”,把“吃肉”说成“吃漏”,把大家笑得前仰后俯。

某日,凯文问我,“妈妈,我可以看电视机吗?”

“看电视机?看吧,尽管使劲看”我不假思索地说。凯文狐疑地看着我。这么爽快?平时我总是反对他看太多的电视。

“看电视,不行!”我紧凑了一句。凯文稍愣一下,转即哈哈大笑。

亲爱的,看电视和看电视机,可是两码事儿!这就是中文的微妙。

这以后,凯文经常来一句“我可以看电视机吗?”然后自嘲地笑一通。他已经懂得了学中文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