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穆紫荆专栏 >> 详细信息

記錄我的世界盃:觀世界盃女子足球賽有感

热度0票  浏览393次 时间:2011年7月19日 10:07

 

連日來在法蘭克福正掀起著看世界盃女足賽的熱。火車站前面立了個大紅足球不說,埰兒大街上,還挂了一個碩大的德國女足球員像。正把一個巨大的足球,踢進在埰兒大街上最時髦的"MyZeil"購物中心墻上的洞裏。

多年來我始終只看男子世界盃足球賽,德國女足上一屆在上海的比賽我也沒看。沒想到她們竟然獲得了冠軍。所以這一次便想要好好地看一看了。

從德國隊對加拿大隊的第一場開始,感覺並不怎麽特別。德國隊是二比一獲勝。倒反而是前一場的尼日利亞隊對法國隊,雙方拼死拼活,最後以法國踢進一球結束,讓人感到尼日利亞女子隊的瘋狂。而下一場,加拿大隊和法國隊對陣時,竟然被法國隊踢了個零比四!這一下,看出不妙來了。看起來加拿大隊這麽,卻還能夠踢進德國隊一個球,並且加拿大隊這麽,德國隊卻只能踢進兩個球。這不説明了德國隊和法國隊之間的差距了嗎?

擔心由此開始。等到了第三場德國隊對尼日利亞隊時,只見賽場上刀光劍影,血肉橫飛。不知是尼日利亞隊自己輸給法國隊心有餘悸,還是她們對上一屆的冠軍做了太多的準備,知道德國人那種彬彬(冰冰)有禮的樣子,在場上踢得竟然是靈活異常也野蠻異常。球到了德國球員的腳下,剛擡起腿想擺個姿勢踢出去,被後面所飛來的一腳一晃,球便飛走了——到了對方的腳下。德國隊的戰術完全無法發揮不說,一個一個的德國球員,還被她們用各種巫婆法在大腿上、背上、肚子上、小腿上、臉上——踩傷、撞傷、頂傷,一個接一個地痛得在地上打滾。甚至最後還發生了慘烈地遭遇了堪稱女人中最低級的鷹爪——在髮髻上被個黑手一抓,把個頭皮差點掀下來半個。眼睜睜地看著那个被抓的隊員雙手捂住髮髻哭咧著嘴低頭往場下走去。覺得這女人的足球若碰到個潑婦隊實在也太倒胃口了。不由得對尼日利亞女足的球風心生不屑。

連德國女足的教練也在賽后的採訪中說,德國隊前景不容樂觀。接下去的路將很艱難。

如此到了德國隊對法國隊。兩軍的狀況是一個遍體鱗傷,另一個四大滿貫。兩軍對陣結果到底如何實在令人想看。結果我不得不說,這是一場堪稱是真正的又緊張又好看的足球比賽。德國隊和法國隊,風格相近。爭來搶去身體都還盡量保持著距離,只在腳下靠技術競爭。雖然出現了我還重來沒有看到過的,最好玩和最離譜的守門員被紅牌罰下場的事件。並且兩者比分從二比零、二比一、三比一、三比二、如此一路交替上升,讓人一會為德國隊高興,一會又為法國隊欽佩。煞是好看。直到最後德國隊以四比二獲勝,一顆心才落了下來。

而中國隊在哪裏?不必說今天了,只要看看連在青年隊中都沒有身影,便知道了在今後的幾年裏也不會有身影了。要知道,這一次的女足,連北朝鮮隊也上場了哦。以前我們還可以說中國隊老輸是因為體質比不過人家,人家吃的是牛奶麵包,而我們吃的是泡飯油條。而現在我們不僅也吃牛奶麵包了,並且連吃個牛排都知道要講究吃第四根肋骨上的那塊了,可是我們還是連全國閙飢荒,吃聯合國救濟糧,欠著幾百個億美金的北朝鮮隊都踢不過。這就絕對不是體質的問題了。

此外,和男子足球隊不同的是,女子足球隊比賽結束以後,不是脫球衣(女子是不能脫球衣的)而是諸如瑞典隊的女將們會圍成一圈跳幾下民間舞,或者德國隊的女將們會彼此像小孩一樣的扭腮,拍打和嬉鬧。還有一些國家的女將們會將頭髮梳成十分好看的麥穗辨——想到她們賽前那副對鏡細梳妝的摸樣便讓人覺得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