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高中毕业前的“战斗”

热度0票  浏览434次 时间:2011年7月18日 10:07

 

李佳讯(法兰克福华茵中文学校推荐)

 

德国的高中毕业成绩(相当于国内的高考成绩)是由学生十二十三年级两年的分数和最后Abitur考试综合组成的。在十二年级开始的时候,学生要自己选择好具体哪一门课, 以及跟哪一位老师学。选课是很重要的,所选的老师也很重要,因为他或她就是你以后十二十三年级的带课老师,其将直接决定你以后两年所选功课的成绩。

这里我先介绍一下Abitur的算分方法:

 

 

 

十二年级上半学期

十二年级下半学期

 

Leistungskurs

主科

至少两门 (算两倍) 2x2x15 (15 分是满分)

两门两倍

 

Grundkurs 基础科

至少六门 (算一倍) 6x1x15 (15 分是满分)

六门一倍

 

 

十三年级上半学期

十三年级下半学期

总共

 

 

 

 

Leistungskurs

主科

两门两倍

两门一倍(Abitur)

210

Grundkurs 基础科

六门一倍

至少四门一倍

考试三门(Abitur)

330

 

 

Abitur考试

两门(笔试) Leistungskurs 算三倍 2x3x15

三门(1口试2笔试)

Grundkurs 算三倍 3x3x15

300

 

总共

Leistungskurs 分:

 210

Grundkurs 分:

330

Abitur 考试分:

300

 

从十二年级到十三年级毕业总共有四个学期。这个四个学期里,每个学生必须至少选两门Leistungskurs(主科)和六门Grundkurs(基础科)Leistungskurs的选择很重要,选定以后的四个学期内是不可更改的。而且它的成绩是每个学期分数的两倍。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德国的十一年级是所谓的交换学年,学生可以自己选择到国外的中学学习,也可以不去。我的整个十一年级学年时间是在美国的Tricounty 中学度过的。但是我没有选择美国的十一年级,而是直接跳上了十二年级上课(美国中学是十二年制的),那一年我还参加了学校的田径队和足球队,轻松愉快的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并顺利地拿到了美国中学的毕业证书。按照那时的成绩我也可以直接申请美国的大学,但是因为我只有美国中学一年的成绩(大学要求至少有高中两年的成绩), 所以我只能申请一般的大学,而且还要考相应的入学考试。我可不甘心,所以美国中学毕业后,我又回到德国母校继续自己的学业。

因为整个德国十一年级的课程我都没有上,妈妈担心我跟不上,因而问我是否需要重读德国的十一年级。我本来就是一个很自信的人,美国十个月的中学学习,美国人民族的自信向上的本性更加深入影响了我的个性,甚至变得有点自负和狂妄。这个时候的我,怎么可能接受花一年的时间再读一次十一年级呢?这是不可能的事,理所当然接着上十二年级。而问题也在这时候出现了,那是2009年秋季的事了。

我原来班级的没有出国交换的同学,他们已经从整个十一年级的学习过程中确定了自己Abitur的课程方向,他们更知道哪个老师好,哪个老师不好,所以轻而易举把带课的老师也锁定了。而我呢?糊里糊涂的刚回来,什么都不清楚。还自作聪明的认为跟哪个老师学都一样。到学校重报到的当天,负责Abitur的老师就给了我一份表格,我须在一个星期内填好还她。选择好我Abitur的课程,当然也包括带课的老师。

我的自信和自负使我短时间内就决定了我的Abitur课程,数学和英语。从读小学开始,我的数学从来就没出现过问题。另外我本来就在英语班上课,而且已经在美国进修了十个月英文,因而我觉得我选的主课是绝对对的,结果……是事与愿违。

和在加拿大交换的同学不一样,他们在加拿大上的数学课跟德国差不多,而美国的十二年级和德国十一年级的课程却大相径庭。很多德国十一年级的数学课程我根本都没学过。你可以想象,我十二年级的第一次考试有多么的糟糕。而它却直接跟我的毕业的成绩相挂钩,我六神无主,一下子掉入了万丈深渊。天啊我怎么办啊?可是我已经没法再重新选择我的主科了,但这个成绩的存在让我怎么能如愿进入我的理想大学呢?我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可更糟糕的是,是我的数学老师已从我的第一次考试成绩出来后就给我戴上了有色眼镜,我的成绩基本上在他的心目中已经定格和定位了。我进入了学习的低潮期,甚至不知道何去何从。

和父母交换意见后决定马上到补习班(Nachhilfe)补数学。这是我之前难以想象到的事情。数学一直是我的强项,而我现在竟然要去补习班???心理确是难以承受,可是我不得不去面对了,我不能和我的毕业成绩开玩笑。可是进了补习班,我才知道这里也不是很理想的地方。首先是补习的学生学习的程度参差不齐,没法针对性进行辅导。我只能设法让老师回答我在学校,特别是十一年级没弄懂的问题。通过补习,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效益不是太大。

这里顺便再提一下,基础科选定后是可以变换老师的。我的生物和德语的带课老师,因感觉不佳,在十二年级上半学期结束后,我就改换了别的带课老师。因为是自己喜欢的老师教,学习的热情不一样,老师打分也比较公平,因而少了许多顾虑,成绩当然也比较满意。而我的Leistungskurs数学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和基础科 Grundkurs 不一样,Leistungskurs 主科选定以后,就什么也改不了了。不管我愿意不愿意,我必须要继续跟着这个已经给我戴上有色眼镜的老师直到毕业。事实上,他自己就曾经在班上公开说过他喜欢给女孩子好分数,而且他还和我父母说过,我只能是个八到十一分的学生,不可能超过十二分。作为为人师表的他,是不应该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的。幸运的是Abitur的试卷是整个Hessen州出的,批卷的老师有两个,他不是唯一决定我分数的老师,我还有机会自救。我开始了全力以赴的战斗和全方位的复习(Übung macht den Meister)。我本来就不笨,我的分数不应该停留在这上面,让事实胜于雄辩吧!

2011一月份,用我十二年级的成绩,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写了一份自认为不错的简历,报着试试看的心情,报考了英国五所经济院校,其排名均在世界前百名。结果,三月份考Abitur的前夕,其中的四所大学都同意接收我,这让我信心大增,士气大振,就像黎明前的曙光照亮了我前进的路途,更有必胜心迎战Abitur考试。

三月十六号的数学Abitur考后,自我感觉良好。复活节的前一天我收到了心仪已久的Erasmus Universiteit的录取通知书,此时此刻,我真的心花怒放,觉得黑暗已离我远去。未来的一切,都将心想事成。

五月十二号,数学Abitur成绩出来了。14分。棒极了。我彻底恢复了原来的自信。

六月十号晚上十一点半,在Hofheim的市政厅内,从校长的手里,我激动地接过了自己的中学毕业证书,成绩良好。我的中学生涯从此画上了句号。

Abitur过去了,回想起两年来的为之努力的点点滴滴,确实感慨万分,似乎自己也成熟了许多。写下这篇小短文和你们分享我的Abitur经历,或许可以帮助和提醒他人。其实,Abitur LeistungskursGrundkurs的选择都很重要,但是它们的选择和以后所选的大学不是有直接的关系的。主科的选择应该是以简单一点的,自己把握比较大的,带课老师的选择也应选和蔼可亲的,学生公认给分比较公平的。有问题时要及时的更换老师,甚至可以更换学校。但不管怎样,分数不是最重要的,它并不是衡量一个人真正能力的天平。一个人的能力是多面的,立体的,也不可能从分数上一眼知晓的。许多的人身经历,社会活动,业余爱好,博学多才等等才是最重要的。总结过去,展望将来,做一个对社会对人类有用的人,对自己满意的人,才是我们每个人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