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娴言娴语 >> 详细信息

虚名的实名

热度0票  浏览342次 时间:2011年7月05日 09:28

 

今年回国度假,碰巧六一出行,赶上高铁正式启动实名制,寻思着能落下一张能将自己载入历史的收藏,心里挺兴奋。

对实名制乘车,我是举双手喊好的。我这个人特别惜命,每次住酒店,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研究门后面那张楼层布局图,摸清逃生门的位置,然后还要亲自视察一番。下一步的设想是随身带一个秒表,测试一下以逃生的速度从房间到紧急出口的时间,做到知己知彼。像我这样贪生的人,对任何能够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的措施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支持。虽说实名制的买票手续可能会繁琐一些,但一想到从此以后,歹徒丧胆,黄牛挨饿,动车高铁和飞机一样,对过往行客明察秋毫,立马觉得天下太平了许多。

和往常一样,我到住地附近的代售处买票。没想到代售处的设备只能阅读身份证,而我只有护照,所以无法购票。也就是说,我必须去十几公里之外的总站购票。那天天气特别热,代售处老板十分体贴地建议我,让我用他夫人的身份证购票,并告诉我此法在动车实名制期间已经屡试不爽了。我听了严词拒绝,心想,你哄呆子烧冰棍呢,不至于为了5元钱的手续费,就这样信口开河吧。

顶着烈日,我一车打到火车总站。总站大厅里买票的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多。我来到一个标有动车高铁专售字样的窗口,数数前面大概十六、七人,想想就算每人一票需要两分钟,大约半小时也就轮到我了,于是,心安地站到队尾。眼看二十五分钟过去了,我前面的队伍竟然没有挪动半步。情急之下一打听,原来打头的那人拿了二十张身份证在买团体票呢。也不知道是设备故障还是售票员对新设备不够熟悉,就见她全神贯注手工正将一个个身份证号码输入系统,完了还得核对一遍。我不知道身份证的号码具体是几位数,只知道那是看上去挺吓人的一大串。在平时,我早就没耐心陪站了。不过,想到以后上了车再也不用盯着半天没人理睬的行李,听自己加速的心跳了,就觉得花点时间也值。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终于买好了票,兴高采烈地坐车回家。在车里,鬼使神差地我掏出车票,核对着上面的护照号码,竟然发现多了一个“1”。以为车子颠簸,看花了眼,稳住神再看,还是多了个“1”。想到实名制了,要的就是信息统一,这票面信息和护照信息对不上那行啊。我赶紧让司机掉头,又向总站奔去。

到了总站,我急得也不排队了,直接就往窗口前上。谁知售票员听了我的陈述,配上一副嫌我大惊小怪没事找事的表情丢过来两个字:“没事”,就不再搭理我了。我又转到改签窗口,也没多赚回一个字。我无奈地站在大厅发呆,这才注意到大厅里电子屏幕上不时出现的滚动友情提示,大意是提醒旅客购票后,立即核对票面信息,如有错误应及时联系售票员更改云云,我更是觉得不可能没事,于是直奔大堂值班经理。值班经理态度和蔼,一个劲地安慰我,真的不会有事,让我放心乘车。再没辙了,我也只好将信将疑地拿着非我实名的车票打道回府。

本想写份陈述报告带上,免得车上查票时费口舌。又一想,我都如此尽力了,还陈述什么呀。爱咋地咋地,真跟我过不去,我就奉陪到底了。

上车坐定,我还忙着琢磨交待稿,准备着先礼后兵。看到查票员进了车厢,全身细胞立即动员成备战状态。随着查票员渐行渐近,我全身的细胞却越来越放松。一路过来,我发现没有人出示任何证件,查票员检票的方式和实名制前别无二致。待查票员走到我跟前,我竟然隐隐有点失望。本来准备好奉陪到底的,人家根本不带你玩。这时,我才明白,那个所谓的“没事”,不是需要我解释清楚了就没事,而是真的没有实名这回事。

没费一枪一弹,顺利过关,让我备战好的精力无处发泄。靠在舒适的椅背上,我四下巡视,一眼瞄到一只大黑包,就虎视眈眈地趴在我的头顶上方。“都实名制了,我还怕你啊”,我嘲弄地盯着它,却冷不丁地又一激灵,听到了自己加速的心跳。想到为了买票所费的周折,不由得把那过剩的精力化为一句长叹:“我冤哪!”。

晚上老公接车时,顺便想买一张第二天的动车票,却发现证件不在身边。我活学活用,让老公用我的护照购票。本想让我的经验能立竿见影,无奈老公是拿德国护照的人,真拿自己当了德国人,比我还要天真加较真。他宁愿第二天赶早,也不相信我的苦口婆心和刚刚接受过检验的事实。老公从外地返回后,我第一句话就问“受到盘查了吗?”。看到老公那不听老婆言的惭愧表情,我就知道老公的那趟车上肯定也“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