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我是一名人口普查志愿者

热度0票  浏览395次 时间:2011年7月04日 11:52

洪佳

(作者简介:洪佳,女,1993年出生于汉诺威,从小在德国长大,现住汉诺威附近的小城Burgdorf。今年毕业于文理中学GymnasiumBurgdorf,秋天开始读大学。对理科很感兴趣,主课是数学,化学和生物学。业余时间喜欢弹钢琴、拉小提琴,同时也喜欢打网球和阅读。)

“Hallo,ichbinJenniferHongvomZensus.MeinenTerminhatteichIhnenjaschonschriftlichangekündigt.DasistmeinAusweis.“„Genau,dannkommenSiemalrein“(你好,我是JenniferHong。我是来进行人口普查的。今天的约会我已经书面事先告知了,对吗?这是我的证件。”“对的,请进吧.“)

这段话从2011年的510日起成为我经常用的开场白了。这是为什么呢?对了,这就是大家最近经常在报纸上读到的消息:这是在进行人口普查。德国上一次是在20年以前进行的人口普查。这一次我是8万名志愿者之一,帮助国家对家庭进行访问。今年是我中学的最后一年,我的Abitur要毕业了。五月份的口试也刚好结束了,从时间上来说,我正好有空能参加人口普查,攒点新的实际经验。

第一次当我听说Zensus(人口普查)这个词的时候,那是去年的12月份的事情。我当时还正在Abiturstress(紧张复习毕业考试)呢。德语课刚开始我们的老师就给每一个人发了几张纸,那标题是Zensus。一眼都不需要多看,就知道这是跟我们课上的内容无关的,谁也没表达出什么大兴趣,百分之八十的学生不知道这词是什么意思,大家也不想弄懂。把纸塞到包里,我们的任务也就算完成。没有人再继续想这Zensus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老师把任务完成后,就开始继续上课并讨论我们的作业了。

过了几天,我忽然想起那天的情景。在我的所有同学中,谁也不知道Zensus是谁/是什么/是有什么用处的。那时我才开始读那些发给我们的资料。一读就引起了我的兴趣。

汉诺威市地区政府正在找人口普查的志愿者,他们必须会德语,喜欢跟人交往,帮助调查德国的人口。因为德国是欧共体的一个成员国,他有义务每十年调查一下人口。这样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就有了有效的数据,可以更好地对未来进行计划。德国究竟有多少退休人员,这样政治家才能够对退休方案进行讨论。德国有多少在校学生或大学生,这样人们才能知道德国必须建多少新的学校或大学。读到了这么多的消息,我才明白Zensus2011是多么重要,能收集很多信息,校对一些数据,解决很多问题。但报纸上也写了,汉诺威市政府觉得其居住人口肯定减少了,这样国家的补贴也就相应减少了。

同时志愿者必须5月份到7月份要有时间。一想,我那时真的刚好有空啊。真棒!我告诉了妈妈,妈妈马上鼓励我参加。我再想了想,这个机会最好不要错过。但是我还先问了问别的同学,他们是否有兴趣一起参加。可是没有一个愿意在Abi考完后可以好好休息的这段时间,去奔来跑去地做为一个志愿者进行人口普查工作。没有办法,我只好自己一个人报了名。

今年2月份我第一次收到了Zensus的回信,他们感谢我的积极参与。又过了两个月,今年4月份我收到了第二封信,让我到时候参加一个两个小时的相关培训。那是在我住的小城Burgdorf的市政府的一个会议厅举办的,大约有30多人参加,在那里没有见到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大部分都是退休的人。会一开始,讲话人就提醒我们,他会告诉我们很多内容,第一次听,不一定能马上都理解,但是他会发给我们相关的资料,让我们安心地在家里读懂。他还说在工作期间人们必须注意各种情况,志愿者在人口普查期间只调查那些今年59日已存在的人。比如一个孩子510才出生,我就不需要调查他。如果有人搬家了,地址不存在了,或地址不是个家庭住家而是个养老院或监狱,或者想自己填写资料,我就只需记录一下,那样也就不需要我进行填写了。如果有人不让我进他家,我只须提醒他们,你们必须配合国家进行人口普查,资料填写这是你们的义务。如果他们想继续拒绝我,汉诺威市地区政府会派别人来解决的。当然这样的情况,我还没有经历到,大概我看起来一定象个国家工作人员吧。人们可以自己在网上填表或填完后自己直接寄回去,但完全拒绝是不允许的,若坚持的话将会支付300欧元的罚款。所以表面看这份工作很辛苦,但市政府工作人员鼓励我们从别的角度来看,说这份工作很有意义。

下来的日子,时间过得飞快。得到我该去的地址和名字了。我慢慢开始给家庭们发信了,通知他们我哪天几点来。当我把第一批信发完后,几乎当天晚上就有人打来了电话,有人想跟我换个时间,也有人想自己来填表,那样,我就必须把材料送到他们的家里。

而大部分的人都接受了我的预约。这样我就安排每天上午先去已经退休的人家,中午回来吃午饭,下午去调查一些中年的家庭。有一次,我去了一对老夫妻家,他们热情地欢迎我进来,一看到我就说:“我就猜到你是个亚洲人,年龄肯定还不大。”当时我就吃了一惊,当然我的姓就让别人知道,我是亚洲来的。但是,他们以前没有见过我,怎么知道我是个年轻人呢。他们马上笑咪咪地告诉我,是因为从我的字体上他们感觉到我是个年轻人。原来过去德文的字体跟现在的字体不样了。从1941年起老师在学校开始教我们现在认识的拉丁语字体。当然我也承认,我的几个字真的还有点孩子气。他们两口的资料,我们很快就填完了。我问他们的国籍,毕业于什么学校,他们或他们的父母是不是移民到德国的。我调查的人大部分都已经退休了,所以访问一个人有时只需要5分钟。如果那人有工作,他必须告诉我他的职业,他的具体工作性质和他的工作地方。那样填完一份表格就需要8分钟。那对老夫妻还给我讲讲他们的生活情况。比如年龄大了行动不方便,所以他们把阳台腾空了,万一下雨打雷,他们都不需要收拾了。他们也很自然地问起我的情况。比如我为什么做这份工作,我是不是在德国出生的及我将来想干什么。当然,我也很高兴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还有一次,我去了一个七口人之家。开门的是一个女孩子,当我开场白说完,她就告诉我他们把今天安排的约会完全忘了。她妈妈也不在家,但因为她超过了18岁,她也可以代表家人回答。所以她让我进她家,我们将资料一份份地填完,化了半个小时7份资料也刚好填完,她妈妈敲了门,拎了一袋菜进来了,看了我一眼,打了个招呼,也没想起今天的约会。当我从他们家离开时,我只听到她告诉她妈妈今天的情况,他们母女俩高兴地对话,也许刚才她妈妈将我误认为她女儿的朋友了。看来做个大家庭的妈妈挺不容易的。

在调查表里,大部分的问题是关于毕业于什么学校或现在的从事的工作。每次我都得问,你们是不是学生。当然一看年龄,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我还是每一个问题都要读一遍。那时老人的脸上就露出了满脸笑容,回忆起那美好的时光。他们就会开始告诉我,那时德国的学校是怎样的,学生是怎样的,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了。

有些人觉得没有什么必要看我的证件:“我一看你就长得像JenniferHong。不需要给我看什么证件,来请进来。”我感觉到德国人真的很容易相信别人。

我做为一个志愿者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报酬的,作为补贴每当我填完一份资料,我就能得到7.5欧元。但是如果有人想自己填,或我找不到这个人,我就只能挣每份2.5欧元。由于调查一个人只需要58分钟,我爸爸觉得我的小时工资其实还是挺高的。Burgdorf每个志愿者得到大约30个地址和80个名字。我对60人进行了调查,而有20人是自己直接将材料寄回去的。全德国只有10%的人才被调查到。我们这个小城市有大约有3万人口,这样有3000多人被抽查到。Burgdorf就需要30个志愿者,每个志愿者需要调查100个人左右。经过了这一次人口普查,我想在中国进行人口普查那需要多少志愿者啊。

三个星期过去了,我去了30多个家庭,家里堆满了填好的资料。然后我再全部仔细检查了好几遍,生怕我忘了什么,若有遗漏的,我会再打电话去进行核实和补充填写。查完了,我就去了汉诺威地区办事处一趟,重重的一纸箱子资料终于交掉了。我的负责人简单看了一下我的资料,觉得没什么问题,他告诉我,他们需要几个星期慢慢整理我交的资料,当然我的报酬会自动汇到我的帐号里的。这样,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总的来说,这一次Zensus我亲身接触了不少家庭并了解了他们的生活情况。我学会了跟各种各样的人们交往。

这样的机会难得,我特别高兴有幸作为志愿者参加了这次德国的人口普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