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子的世界 >> 详细信息

疯狂的母亲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78次 时间:2011年6月17日 11:31

 

 

故事的开头,先讲一个妈妈告诉过我的真实案例:

繁华的广州街市,在一个不太繁华的小区里,隐藏着一个小小的杂货铺。店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实巴交,靠那一店撑起一家人的三餐一宿。那日,天气有点发闷,小儿在屋里耐不住吧,便端着个饭碗坐在小店旁边的台阶上,数着饭粒来陪伴他的老爸卖出一瓶汽水一包香烟。突然一个和蔼的男子走了过来,问店主:这里可否有这种圆珠笔呀?店主答:有,有,有!男子说:我要五十支笔,你有吗?店主笑开了颜:有,有,有!在屋里头的货架上,我这就进去给你拿!坐在台阶上的小男孩也微笑着看了一眼男子,吃下碗里最后一粒饭。

等店主从里屋拿着一堆圆珠笔出来时,发现那个男子不见了。他伸首四处张望,大声叫唤:笔来了——!突然,他头脑的一声,手中的笔掉落在地。他狂跑出来,捡起落在台阶上的碗筷,绝望的喊叫着:我的儿……。他的儿子不见了。

多么轻易的偷儿记。

 

疯狂母亲国内历

 

    叶子的一对花果儿女,走在国内的大街小巷,回头率很高那是常事了。特别是小花儿,简直就是百分百的回头率。去年回国,无论是走在公园里,或是吃在餐馆时,总是有大大小小的姑娘们视她如宠物,一窝蜂就笑涌上来要和她合影,给她拍照片,她呢,总是一副明星样,大大方方就配合着让人咔嚓咔嚓个不停。今年呢,小姑娘可能长大了,有点自我保护的意识啦。在水上乐园里,那些大姐姐们拿着相机奔走在湿漉之间只为能捕捉到花儿的一颦一笑,没想到,她总是嘴巴一撇,要么把头一低,又或是用手以掩饰脸儿,让她们难以遂愿。

    我呢,一般也不敢单独带他们两个出外,都是有孩子的舅舅们护驾相送才敢浩浩荡荡地出游。除却那天的深圳之旅。

    自己印象中的广深高铁,很干净有秩序的,于是想着带他们在中国坐趟火车见见世面吧,也不赖。虽然出发前弟弟还再三问:要不要开车送你们去呀?!我还是坚定地回绝了。我说,我左一个右一个,紧紧握住就行啦。

    没想到那天早上临走时,小侄女也闹着一定要同行,我只好咬着牙齿,一拖三带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去坐火车。

一路上精神高度集中警惕性无处不在,小家伙们也悠哉乐哉地安全抵达深圳火车站了。

    没想到在乘坐深圳地铁时,我的狂性就开始发作了。地铁自动售票机里,不能给孩子买半票。我就东张西望,找到个咨询处,卖票的人告诉我他那里只出售孩子的半票,我这个大人的全票还要折回售票机去买。好不容易买到票了,走到入口处,却发现孩子的纸质半票不能从普通入口处进站,被告知要拐角到特别人员通行口进去。我一边急急找入口一边叮嘱小人儿手拉手肩并肩共度艰难困境。拐个弯走了几十米后,终于发现了有人守望的特别通道,拿出了票正待要兴高采烈过关斩将时却被守卫一手挡住:孩子的票可以走这个通道,你是大人普通票,要持卡走另外的普通入口处。我的头脑一片空,嘶哑着声线:什么道理呀?我把孩子扔在这里,自己到十米外的入口呀?!我求他:放我进去,让我和孩子们在一起,你帮我过去刷刷卡!他大手一挥:不行不行!自己过去,我帮你看孩子!

最后,我一边紧盯着孩子们,一边急忙倒退着往普通入口处走。那一刻,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是妈妈给我讲的那个故事。这座正在热烈地准备去举办大学生运动会的发达城市,却让我有如置身在那个小杂货铺店般的感觉。

 

孩子轻松母亲紧张

 

    孩子们倒没有被我的疯狂左右,他们欣赏着呼吸着身边新鲜刺激的景观,尽情地在朋友家玩乐。回程时,因为有了经验,就临阵不惊了。我按部就班地在地铁站买好票,沉着稳定地送完他们进站自己又快跑到另一个入口去。

    下了地铁,坐滚梯上火车站去买回广州的票。我无微不至地提醒孩子们紧紧拉起手儿,我们胜利在望了。人流在各个出口分散,在我们这个出口的滚梯上,突然只剩我们四人。我长长嘘了口气,说:真舒服啊!我不怕你们走丢在人流中了!孩子们也开始在那里扭胳膊翘腿儿,欢声笑语。就在滚梯快接近地面时,在我前面的果儿一个大箭步窜了出去,连续跳了两步。我正忙着低头扶花儿出梯,弹指之间,再仰首时,惊见一个男儿正搭着果儿的肩膀,然后手臂慢慢下滑,拉起了果儿的手。我疯子般得尖叫:干什么,干什么呀你!!那人回首看了我一眼,有点不自然地放开了手,径自走到一旁去,也不解释,是否我错怪了他。周围没有人,但在拐角处,十米外,便是售票处,穿着制服的保安在那来回踱步。我紧紧抱着拉着孩子,拖着发颤的脚步把他们滚成一团挪到售票窗口,命令他们:谁也不可以离开我半步!谁也不可以跑跑跳跳!

坐在火车上,惊魂未定的我,在开始慢慢消化刚发生的一幕。我问果儿:那男儿对你说什么了呀?果儿翘起笑脸,嘴巴一歪,告诉我那人搭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一声“Hello”了。我就在那左想右思,或许真是我被妈妈的故事中毒太深,变得神经质了,别人也许只是友好地向儿子打声招呼而已!但又想,不对呀,如果我真冤枉他,他可以向我大方解释一下嘛!再说,以前孩子们在大街小巷碰到那些对他们感兴趣的人,最多是友好的蹲下来看看,打声招呼,或者要求拍个照什么的,从来没见过那么大方地过来随便揽肩拖手的呀!想来想去,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

最后只好一声太息:我这个疯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