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樱桃好吃树好栽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88次 时间:2011年6月17日 11:21

 

 

樱桃熟了。隐藏在树叶背后的果实渐渐由鲜红转为暗红。远远看去,仿佛除了叶子之外,别无它物。就好像情窦初开、尚处懵懂的小丫头逐渐长成顾盼流转、待字闺中大姑娘,突然之间矜持起来,羞涩起来似的。不再显山露水,抛头露面。匿身于雀屏之后,等待着发现与被发现。

十年前,请人种下了一棵樱桃树。之所以请人,一则因了那句歌词“樱桃好吃树难栽”,担心自己两只左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二则因了邻居告诉我,此地气候更适宜种植Sauerkirschen (酸樱桃)。而我呢,却非甜不酸不可,因为太嘴馋、太梦想老家的那种又大又红,俊似玛瑙美玉的甜樱桃。万无一失起见,便有请了一位当地的果木专家。然而,让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的是,栽种樱桃竟然如此那般的稀松平常,轻而易举。只见那果木专家易如反掌似地撩拨了那么几铁锨,挖了一个浅得不能再浅的坑坑,二十公分左右深,差不多是樱桃树根的高度,就把樱桃树搁了进去。然后,把原来的土,盖上。然后,接来一桶水,浇上。然后,拍拍手,大功告成了。

 

 

樱桃树栽下之后的第一年,可怜巴巴,毫无结果。第二年,收获了屈指可数的那么一小捧。但自第三年开始,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吃不了兜着走,且一年多其一年。昨天,书友聚会,原本打算带上一些和朋友们一同分享,只可惜之前我团团转在路上一整天,未能腾出时间采摘。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数位朋友首次聚会我家,一起海阔天空,讨论高迪,奥修,狼图腾。重新认识汪精卫的时候,爆发了一场几近面红耳赤的争论,引发了我的一篇《断想圣灵降临节》。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在一起偷偷快乐了五个年头了。

早起,到院子里一瞧,喔噻,发现樱桃已经红得开始发紫,到了非要下手不可的地步了。

天气好极了,不冷不热,蓝天白云,鸟雀在耳边唧唧喳喳地歌着唱着。我一边摘着樱桃,一边心里胡编着:

 

要来你就六月来,

一树樱桃羞红腮。

要来你就六月来,

满枝甜美待君采。

 

嗯,是个好日子。明年,当樱桃熟了的时候,一定再约请好朋友家中聚上一聚,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