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剩下的是幸福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38次 时间:2011年6月17日 11:07

 

 

 

三月中阴霾的一天,我站在奔驰公司门口等雯雯。雯雯袅娜走来,蓝裙白衬衫标准的职员装,7英寸左右的高跟鞋着地铿锵有声。两条长而黑的眼线像一条时间的分水岭,将当年素颜穿着球鞋满街跑的她和现在的她区别得那么明显,再无法融合。

晚上我们出去吃饭。她换上便装:紧身裤,蕾丝衬衫,翻领紫色大衣,那双高跟鞋依然铿锵有声。咖啡馆灯光柔和,用完餐后她点起一支细长的烟——我从不知道她会抽烟。

她整个人似乎在朦胧的烟雾中放松下来。咖啡厅里低低环绕着一个深幽的歌声:那是谁遗忘的时光放在我手上,我无法再前往……雯雯左手食指随着节奏轻轻在桌面上叩击,忽然笑了:“你知道吗,我是‘必胜客’了。”她笑容凄然,又重复了一遍:“没想到这么快。”我一时不解,但是看她神情里的落寂又不想贸然相问,只陪着她无声地坐着。

手机铃响了,是乐天的长途。我和乐天略说了几句。等挂上电话后看见雯雯正望着我,目光里内容深厚。“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她开口问我,我说知道,环球旅行。她笑着摇头,起身给我的杯子里斟满茶,又给自己斟上,浅浅抿了一口,突然皱眉喊来服务员:“你们这茶不是新的,我要的是新的雨花。”服务员诺诺拿着茶下去,动作很快换了一壶。

雯雯喝了一口,眉头舒展开了。她往后靠了靠,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宽大的沙发衬得她越发瘦弱苍白。

“那都是过去幼稚的想法。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人嫁掉。”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上周刚过了29岁。29了啊,从‘剩斗士’晋级为‘必剩客’了。我可不想成为‘斗战剩佛’。可是好男人到哪里找呢?

“圣斗士?必胜客?斗战胜佛?”我简直怀疑自己的听力。

“这是对像我这样的剩女的称呼,按照年龄段来划分的。25-28岁是剩斗士,28-32岁是必剩客,再往上就是斗战剩佛。”她不以为然地说。

“剩女”这个词刺得我耳朵痛。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给事物归类再下个定律?据说剩女这个词还是教育部07年颁发的新词之一。

28岁在欧洲还很年轻呢,干嘛这么急着嫁?”

她好笑地望着我,指指自己:“年轻?拜托你那是欧洲,我可是在中国,国情不同啊。你知道吗,我们单位比我小的那几位宝宝都几岁了。”

“那又怎么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你都嫁掉了,自然不会懂。我现在说得酸一点是待字闺中,将来就是人老珠黄。我的薪水是原来的三倍,福利待遇也很好,但是转回头才发现自己连个依靠的肩膀都没有。”她凄迷地笑。

“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我说。

“这话放到几年前我信,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时间了,青春都过去了,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这日子混的!”她用力摇摇头,像要摇去什么思绪。

“你有没有去相亲?”这话一出口,我立刻后悔了,因为我忽然想起,雯雯曾和我说,她就算嫁不掉也不会去相亲。

哪知她答:“有啊,前天,大前天,都见的。”她狠狠抽了一口烟,将烟圈缓缓吐出:“靠!一个比一个差,有一个居然四十岁秃顶离异还带着个孩子,我现在就配找这种人??”

“雯雯,其实你不必在意周围的压力和舆论的,原来的你~~

“原来的我是我行我素,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在意。就算我不在意同事朋友的有色眼光,我也不能不在意我父母的期盼。你说老人家期盼什么?不就期盼孩子健康,成家立业。更何况我父母是传统的小镇上的人,对他们来说,立业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远不如成家来得重要!”她深深叹息一声,眉头蹙得更紧。

“这点我理解。但是成家的目的不是只是为了将自己嫁掉。”我觉得我的语言和她的脸一样苍白。

“所以我在寻寻觅觅啊,要是随便拉个人结婚你早就喝到我的喜酒了。”她笑笑:“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寻觅还要多久,也许有一天我累了,那个秃顶男人我也嫁了。”

“那你记得千万别请我,我不愿意看见你的婚礼也是你的悲伤。”我盯着她,想知道她是不是认真的。但是她的脸隐在一片阴暗之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

付账的时候,她执意不让我付:“你拖家带口的,我来吧。”拦住我结了帐。

外面的空气寒凉,她将大衣领子朝上翻了翻:“你怎么走?”

“坐9路公车。你呢?一起?”

她伸手拦住一辆的士,打开车门喊我上车对我说:“坐公车多累,我们一路。我正好把你放到你家门口。”

我调侃她:“这就是未婚和已婚的区别呀。还是好好享受单身的日子吧。”

她戏谑我:“那我们俩换?”

我说:“就怕你换过后才知道围墙后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天上人间。”

她一笑,不置可否。

临下车前,她告诉我,她下个月搬家,搬到公司附近。“还是和别人合租。”她说。

我说那没什么不好啊。

她先是没有说话,沉默一会才慢慢地说:“是啊,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这个家不是自己的家。”

 

 

 

珺儿是我的发小,我们两个可以算是看着彼此长大。搬家后,因为学业的关系,我们两个的联系渐渐少了,等再见面时,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年挂着钥匙的的珺儿已经长成了娇美的女孩。毕竟是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的,时间的沟壑并没有拉远我们的距离。

27岁的珺儿现在在一家媒体公司工作,据她说,那里美女如云,她在那是绿叶中的绿叶,没结婚的女孩子也有,但是都比她要小,她笑说,自己从小到大也没有排到过第一位,这次倒占了个第一。

男友也谈过。不过那时她刚满23岁,男友催着要结婚,她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30岁的男友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于是两人平和地分手。现在,前男友的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而她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但是说起当年,她一点也不后悔。“那时我真的不想结婚,这是对他负责也对我负责,现在他过得挺好,我也过得挺好。挺好的。”她柔和地笑着,语气和表情都平静地如一面湖泊。

暂时没有爱情的珺儿过得并不孤独。她喜欢美食,喜欢旅游,喜欢简约里的时尚。工作很忙,平日的八小时都奉献给了工作,闲暇时光,她经常泡在团购网上,团美食,团写真,团电影票~~~“我是团购达人。”她这么给自己定义。团的不光是物品,还有开心快乐。

珺儿的悠哉游哉也和她父母开明的态度有关。珺儿的父母从不逼珺儿去相亲,也没有成天絮叨谁谁谁嫁了得意郎君,他们说过,珺儿就是一辈子呆在家里,他们也不反对,只要珺儿快乐健康就好。

偶尔珺儿也会在热心熟人和朋友的安排介绍下去相相亲,遇到过油腔滑调的虚荣男,目光闪烁的猥琐男,还遇到过刚见面就向她借钱借信用卡的爱钱男…..这些极品男让珺儿也有些疑惑,怎么现在的男人都变成这样了?还是想遇见一个好男人真得那么难?

和雯雯不同,珺儿不会让这些问题成为心理的一个负担。工作了好几年的她依然保持着单纯容易满足的天性。她就像小时候我认识的她,给她一颗糖果,她就能吮吸半天,一颗小小的糖果就能赋予她满盈盈的快乐。

珺儿写微博,几乎天天更新。“今天脸上长了一颗痘痘,原来自己还青春未老啊,窃喜中……”“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正是拍‘穿越写真’的好天气,一身香艳的唐朝服饰,回到梦中的唐朝了。”“芒果小丸子真是我的大爱,每次去那家店我都告诉自己,要矜持矜持,两杯就好了。”……

通过珺儿我看到了一种乐观的生活态度,这种态度很像一杯矿泉水,不愠不火,沁凉舒爽,让岁月纵使偷偷溜向前也带着轻快的节奏和安然的笑意。

如果这能成为“剩女”的普遍态度,如果社会的舆论再少一点点聚焦,那么,我想这个所谓的“剩女”阶层原本也应该像珺儿一样吧,安宁平淡过着自己的生活,忙着自己的事业,在不急不躁平和乐观的心态里等待着真爱的降临。

 

 

    

 

楚月和她的男友一直是我们的爱情典范。

楚月也跨入了“剩女”阶层,是我们全都想不到的事情。

高中时代,我们四个死党相约,以后要一起踏上红毯,彼此见证人生中最美的时刻。但是世事纷繁,当时的约定因为这种那种原因终于没有实现,然而当我们三个逐一走入婚姻的殿堂,反倒是楚月还在殿堂门外徘徊,这是高中时代的我们再也猜不到的后来。

我们一直都以为楚月是最先披上嫁衣做新娘的,因为她和她的男友从高一起相恋,中间也有反复也有挫折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的如胶似漆甜甜蜜蜜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理由相信他们这份爱情会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去年的一次聚会上,楚月匆匆来迟,有些日子不见,她瘦了许多,也不大爱笑了。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只在我们聊天中默默地眨着。

聊天聊到后来,好友们开始追问楚月的婚期,同坐的瑜怎么也不明白,当时她和楚月一起订下化妆礼服,最后她的婚礼如期举行,而楚月以工作为由退掉了订金。

楚月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答非所问地说,我换工作了,明天就飞广州。

大家不以为然,话题轻轻滑到了房贷宝宝,我看见楚月低头喝着柳橙汁,满腹心事,一脸戚容。

话题再转回来,连一向粗枝大叶的悦和瑜也都看出了楚月的异样。气氛一下静穆下来,众目睽睽,楚月也觉察到了。她将柳橙汁放到一边,坐正了身体,目光并不望向我们:“我和他分手了。”她很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13年的爱情长跑,我们曾多次拿他们向别人举例的爱情传奇,以为结果必是童话般的天长地久,没料到却是分崩离析。

我们都静默。有人轻轻搂住了楚月的肩膀,那一刻,楚月才放声大哭。痛哭流涕的她脆弱无助,像个摔成碎片的瓷娃娃。

30岁的楚月如今在广州一家公司担任翻译,我时常能在网上碰见,她问我,是我对不起他吗?我说,不是,你把青春最好的十几年都给了他,你没有对不起他。小心翼翼地问起分手原因,楚月打了个叹息号给我,说,年少时想要的只是帅,长大了才知道帅远远没有安全感重要。这是他不能给我的,既然两个人都有分的意思,又何必纠结着不放呢。就分了。

在广州打拼的楚月生活得繁忙充实,一个人独自在外打拼的日子有苦有甜,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心里的梦想。她说她正抓紧看书,争取早点考过托福,然后去欧洲留学。她的工作稳定,薪酬又高,以后更有晋升的机会,放弃一切去欧洲留学在她父母看来简直不可理喻。

30岁怎么了?30岁就一定要迫不及待找个人嫁?30岁就不能追求梦想了吗?她笑着反问。

就在我打这篇文字时,我刚好又在网上遇见了她。问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她说很好呀,正准备和一个朋友去日本旅游呢。我敏感地嗅到了她说“朋友”这个词的气味,问她,果然她打来羞涩的一笑,说,还在考察中呢,一切都还没定。

真心的为她高兴。记得在她最低谷的时候,我和她说,古龙说过,爱笑的女孩运气一定不会差。所以你的运气一定不会差的。

当周围的人都为他们的分手议论纷纷,扼腕叹息或幸灾乐祸时,我却很佩服她快刀斩乱麻的勇气。

当那些流言蜚语块块袭来,她一度心情灰暗,觉得幸福渺茫不可及。

那时我们常在网上聊天。

一个星光灿然的夜晚,我们隔着时差和空间彼此问候着对方。她说,从没想到自己也成了“剩女”呢。

淡淡的话语,淡淡的句号,蕴藏着黯然和忧伤。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于是手指停在键盘上。

她能够把握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梦想,知道朝哪里努力,但是真爱怎么努力呢?谁又是那个命中的“他”呢?

头顶上的星空辽阔浩瀚,一颗一颗的星星闪烁着晶亮的光,像谁书写着的神秘的箴言。

她回说,她也看见了,真希望有一颗可以告诉她,她还需要等多长等多久?

 

 

 

我有两个朋友,曾经也是剩女一族。为了不做剩女,两个人均已“闪婚”的方式迅速成立了家庭。婚后才发现和对方的种种不合,日子磕磕碰碰凑合着往下过,唯一让她们俩欣慰的是自己的孩子,于是对丈夫对家庭的不满全压在了对孩子的期望上。她们的孩子我也见过,很是可爱,但是这两个三四岁的孩子一周的安排比大人还忙,除了白天的幼儿园,还有晚上的课程,周一英语,周二舞蹈,周三书法~~~~~他们让我想起了我们父母一代对我们的期望。相同的期望,不同的是背景。我们的父母经历过动乱年代,很多青春很多梦想因为时代的关系被扼杀,所以他们无奈将心里沉甸甸的希望郑重地交给我们,期待着我们人生的路走得更稳更好。

而她们是因为并不算成功的婚姻,所以将全部心血全部精力压在了孩子身上。花朵般的孩子能否再这“重压”下茁壮成长,我隐隐有些担忧。

有的时候,看着那些急着找人嫁的“剩女”,我很想告诉她们,婚姻并不是结束单身的出路,爱情才是。婚姻里本来磕磕绊绊就多,如果没有爱情做保障,没有感情做基础,那么即使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结婚了,是否圆满还得打个问号。

我不太喜欢“剩女”这个词,也许这个词并不含有任何词性色彩,但是一个“剩”字总能徒引人感伤,如果一定要这样用,我希望它的解释是:过眼浮云后,剩下的奔跑来的是幸福。

但愿这一点点字义的改变能给那些留守的孤独女孩子们一点点萤火般温暖的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