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在德国中学开公司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92次 时间:2011年6月17日 09:59

田天一

 

    (作者简介:田天一,男,现年17岁。在中国上过两年小学,8岁时随父母来到慕尼黑。目前在当地的“Max-Born-Gymnasium”文理中学读十一年级。学习重点为自然科学。学中文靠与父母用中文对话、看中文报纸和学习国内的语文教材。业余爱好有篮球和钢琴。)

 

我现在在慕尼黑一所文理中学读十一年级,也就是说我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在这边,学生们自从五年级踏入校门后就三天两头地面临着大大小小的笔试和突如其来的口试。而且不同课的老师们还经常把考试时间堆到一块,让我们当学生的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几个星期的黑暗的日子过。他们这样做是否是故意的,对我们来说至今还是个谜。但最可怕的是,不论什么样的考试,每一次考出来的成绩都要算入年终的总成绩。如果你要上名牌大学还要挑热门专业的话,在高考前最后两年的总成绩中还得能拿得出40个“优”来。在一所巴伐利亚州的中学,这可不是件容易事。所以,到了这个阶段,我和跟我年龄差不多的“移二代”们在学习上的压力有多大应该是可想而知了。

还好,在这边,学生们在高年级选课时是有一定的自由的。虽然每人至少要选够十二门课,但除了数学、德语、宗教/伦理、历史、社会和体育是必选的以外,其它的课均为“自选”。所谓的“自选”就是让学生们从五门外语课、六门科技课、两门文艺课、九门外加课和十门实践课中各选一到两门,目的是要在不忽略个人爱好的前提下让学生们得到德、智、体的全面发展。为此,教育部还特意开辟了一些如生物物理、天文物理和心理学的怪课。我选的当然都是一些对我本人来说最有吸引力的课,那就是英语、物理、信息、音乐、经济、爵士乐团和一门比较特殊的实践课。

实践课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们用已有的和将要掌握的知识做一些与自己向往的职业有直接关系的工作,让他们这样给自己将来的发展打基础。因此,根据个人爱好和目标,学生们可以挑不同的重点。对我来说,经济比较有意思,所以我的选择是“business@school”(校园商务)。

这是由著名的Boston Consulting Group策划和实施的一个带有比赛性质的项目,时间跨度为两个学期,分为三个阶段。在这期间,学生们要在三到五人的小组里通过研究大大小小的企业来了解一个公司是怎样运营的。每一阶段结束时都要把研究结果用一次演讲来展现给一个由一些知名公司的管理人员组成的评委会。在最后一个阶段,要用在前面学到的东西设计出一套经营方案来推销一个自己的产品创意。到时侯评委们会评出一个能代表学校去参加区里比赛的小组。

学期一开始,我们这一项目的十几个人要自己分组。每一组中肯定会有强手和弱手。这样问题就来了:谁当头?谁负责哪项工作?怎样把工作分配得既能保证工作量平等又能让大家按时完成任务?说实在的,三个小组中最后没有一个能给这些问题找到最好的答案。但我们都学到了一点:如果在一个小组里没有足够的沟通的话,结果肯定是能者多劳,弱者罢工,全无团队精神。

在第一阶段,每个小组要分析一个大型企业。在比较了十几个公司之后,我所在的小组开始了对一家叫“Hornbach Baumarkt AG”的德国建材商进行研究。接下来的任务是要找出公司的年报,从中了解它的经济发展状况,在网上探索它的整个价值链,并要对其市场前景作出评价。大家当时对这个项目都很感兴趣,干得都挺来劲。演讲完,评委的评价是:三个组之间的差距是微乎其微。但因为我的小组在演讲上做的很出众,所以第一阶段的胜利归我们所有。

这一小高潮过后,紧跟着第二阶段又来了。在这一阶段三个小组的研究对象都必须是一家小型企业。我们就近选了一家鱼店。这一类的公司因为没机会上市,也就没有给股东提供年报这样的义务,所以我们需要的所有数据只能通过采访店主得来。难度就在于怎样把采访做完美——要想办法一次就把想知道的一切东西问清楚。由于在我们组中之前谁都没有做过采访,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当我们的“幻灯片”已经做了一半的时候,我们才突然发现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证明一些参数。为此我们又分头跑了两趟。最后我们都已习惯那鱼店的醒味了。不过还好,其他工作做得还是比较顺利的,结果第二阶段又让我们赢了。

还没等我们喘过来气,我们就进入整个项目中最难和最累的第三阶段。

我们本来在项目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琢磨我们将搞什么样的发明和怎样去实现它。但因为德国学生原则性地要保证自己的休息时间,再加上高年级学生满满的课表和频繁的考试,三个小组都没能做到这一点。后果就是当时我们要在仅剩的八个星期内完成一系列让人看了就头疼的任务:我们要创造一种新的产品,核实它在技术上的可行性,找出我们的竞争对手,排除专利方面的冲突,对产品通过成本核算来做价格定位,搞市场调查,用从中获得的结果来评估我们自己的市场潜力和破产风险。这些工作结束后,我们还要联系制造商做样品,寻找客户(在这里我们打了不知多少电话),摸索出一条有效的推销途经,创立一家小公司,并制订整套运营方案,联系贷款。一切要求都非常正式。

在这八周里,我们干地非常投入,经常忙碌到深夜。我们的团队精神也得到了考验:为了能按时完成任务,每一个成员都尽心尽责,相互配合,但也难免因为意见不同发生一些争吵。最终,我们以明显优势取得了第三阶段的胜利,获得了代表学校去参加区里比赛的资格。

但可惜的是,两周后,我们在区级比赛中以微弱差距输给了竞争对手,无缘欧洲赛,也就无缘Boston Consulting Group 给欧洲赛冠军提供的25000欧元启动资金。这样一来,我们的公司就夭折了。

不过我们并不感到特别遗憾,因为虽然累一些,但通过这门实践课我们不光学到了许多东西,而且也领会到了一个团队到底应该怎样工作——这些收获对我们将来的发展一定会带来不少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