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谭绿屏专栏 >> 详细信息

天堂慈母给我力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99次 时间:2011年6月03日 10:34

提到两个字,我的心就。我并非新近母。母离我而去,30多个年了。母之痛冷不防仍会在心底爆。即使我自己已经进入祖母远远超越了母的有生之年。但慈母之爱记忆忧如昨日。

追忆儿时的母爱

事甚早。我出生在南京。三的我被染上核性肺炎转结核性膜炎。在当的医条件下,几乎是症。我上有一姐五,下有一两个弟弟。父母不两空的告。决意要把我从死神手中拉回。得到父母朋友和当任教的中央大学美生募款捐助。在如今仍高健在的解放军总医院(原中央医院)永泉、周榕(母的中学无夕小娄巷女中同学)确和建下,住中央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尚属试验性治程中,几乎前功尽弃又柳暗花明,我在风险中得幸解出院继续

的治手段是抽脊髓注射美国霉素。童幼的我次治不忍疼痛扎哭叫撕碎了父母的心。但治不能中断。有一天又要去医院抽脊髓。我向母亲说,去医院之前先去看鼓楼。因常听母亲说鼓楼好看。母爽快地答了。

我清楚得那晴朗的天气,母亲驮着我,我的脸贴在母背上,听着母微微的喘息,嗯嗯的安声,在母簸中沉沉睡去。不知不中听亲轻轻唤:“鼓楼到了,就是鼓楼。好大的房色的,好看吧!睁开眼,在母亲侧过身的背后,看到天白云下巍巍的鼓……多少年来,一有机,我就会独自行去鼓楼一圈,没人知道我心中的秘密。

童幼的我那脆弱,胆怯,孤僻,哭,是在病床昏睡,平添父母多少担。然而父母却在日中夸我,专门给的苹果,馒头都想着留姐姐,弟弟吃。病愈成中,母出心裁,用一部老式手摇缝纫制一件件漂亮衣裙,装扮我这抢救来的生命。小妹屏大都穿着她两位兄劳动布男孩服装。小妹得快有我高了,我亲说,把我的新衣裙小妹吧!母亲欢喜地,好呀,你自己她吧。我学着母亲为小妹装扮起来。政治运越来越吃,很快文革爆,母自己都失去人身自由,从此再不能的衣服心了。

初小,母常在孩子上床后儿童故事。两个弟弟上床就睡着了,小妹小,往往成母到我床头为我一个人中学上看外国翻。我的数学成同家中姐弟一样优秀,翻翻教科我就懂了,余下时间看小。但我最痛必硬背的化学和英。我向母抱怨我不喜硬背。母也没了一声走了。后来看包里有外国中文小,就动不动问我功做完没有。我赶把功做完,好歹不喜的科目考得及格。后来我发现我的小说书动过。从第二天早晨母亲脸上异凝重少言的表情,我出母夜里了我和同学之间传借的小说书。母的思被小感染,没回神来。我没有点破,是我久藏心的又一秘密。

在妈妈的牵挂下成长

亲爱妈妈呀,我要向汇报,你最的多病女儿,在你的呵下,有了独自展翅,走高的一天。我成画家之后,又成半个作家。而且在文化,尽个人之力。我就南京重点中学江教育学院附中,即在的29中。原定我那一届是初高中五年制。高考入学百分比,五年学完后学校决定再加一年复习课了教育学院有经验的大学教强补习。未料加了一年就改写了我子的路。1966年,艺术学院如常先招生。我考南京艺术学院美系。考中我很自信,大羽教授时不时到我旁看看。后来母眼笑告我,你考得很好,考取了。但没多久,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考制度作,我再也没能入校

大弟屏在征兵中经过复筛选,被挑选为兵。母得眼泪汪汪,捏头轻:“毛主席万!口都迁走了,却在新兵集合前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