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我们这样上中学 >> 详细信息

我在德国“参政”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413次 时间:2011年6月03日 10:14

 

Ke Wei Wang (现德国亚工大学生)

 

一.人人都有机会“参政”

 

德国有个“青少年媒体协会”(Jugendpresse Deutschland),成员为来自全德国的16-28岁的青少年,它不隶属任何机构,完全独立自主,其“领导层”全是由自愿义务奉献的青年学生组成,没有成年人参与。它每年举办一次为期3(周末)面对全国学生的大型活动,每个州的分部也举办自己范围内的活动。

我上文理高中12年级的时候(德国从小学到中学毕业共13),我有一个同学是青少年媒体协会的领导成员,他告诉我了关于这个协会的事情,从那年开始我每年都多次参加“青少年媒体协会”全国或地方性的大型活动,非常长见识。虽然12年级的课程很紧张,每次考试都计入毕业总成绩,13年级更是准备毕业大考的关键一年,但这些没有让我放弃参加活动。

后来,我不再满足于当一个普通参加者,因为我感觉作为筹划几百人参加、连续3天、每小时都安排满各种项目的大型活动的组织者,更有意思更刺激更具有挑战性。所以2006年我就申请担了当年活动的组织负责人——当然,组织者全都是义务的。

等我真干起来才知道,组织这样一个大型活动真不容易,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细节,非常辛苦。我参与筹划的那次活动是参观德国议会大厦、政府大楼,观摩德国政府官员办公情况,列席当时德国议会正在讨论的税务政策会议。我们来自全德国各地的50个组委会成员事先聚到一起开了三次会,我被分工负责管理5百名参加活动的青少年,帮助他们解决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等等。这是最麻烦最累的差事,但没问题,我喜欢和朋友打交道。

 

 

二:“参政”比上课更是有意思

 

五百名青少年聚会在德国首都柏林,每人发有一个通行证,可以自由进入德国议会大厦。组委会成员每人发一蓝T杉,以便醒目,此外还有可以进入各政府办公室特别证件。为方便别人找到我,我在一个临时腾出来的部长办公室里工作。那天,我在走廊里遇见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我们笑着打个招呼“Hallo!”。后来在多次活动中我都见过她,和她“Hallo”握手,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特别,我都从没告诉过家人,也没想过和默克尔夫人合影留念只是觉得有点意思,平时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她,现在“狭道相逢”,不是挺好玩吗。

在国会议会大厅里开研讨会、报告会之前先要把会场布置好,摆放好文件。我们每天都工作到很晚,只能睡几个小时。我发现议会大厅的座位非常舒服,越靠前越舒服,还可以自由旋转,大概是方便议员们回头去和别人辩论吧。每次工作得太累太困时我就坐在那上面睡一觉,真舒坦。后来我还在座落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共体议会大厅、北约组织大楼的座位上睡过觉,当然也是作为青少年媒体协会活动的组织者,现在我只差没在纽约联合国议会大厅睡觉了,我想以后会有机会。如果今后我竞选德国议会议员,那就是为了能在议会大厅的椅子上睡觉。我们的活动受到社会各界关注,一些著名德国媒体都给予报道,作为负责人我自然也被整上了镜头。

2007年我又担当了欧洲青少年媒体协会大型活动的组委会工作,这次活动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欧共体议会大厦举行,来自欧洲27国家270名青年学生参加(各国都有青少年媒体协会,欧洲有个总会)。欧共体议会大厦比德国议会大厦气派多了,里面功能齐全,什么能买得到,还有医院,就像一个小城市。欧共体议会大厦给学生们发了3天的出入证,组委会负责人的出入证则是一个月有效。欧共体议会大厦里有两个餐厅,一个是给来宾用的,一个是内部工作人员用的。内部餐厅的饭菜太丰盛太好吃了,虽然我们在来宾餐厅用餐是免费的,但我还是宁可花点钱去内部餐厅吃饭。这次活动我不但是筹划组织者而且还亲自制作了一档电视节目:有机健康食品。我们邀请来几位欧共体官员大谈绿色食品,一位欧共体餐厅师傅现场制作有机牛排。节目在欧共体餐厅厨房里录制,从编导、设计、录影,制作,都是我们自己亲自动手。现在这个节目还在欧洲青少年媒体协会网页上播放。

每次作为活动组织者,我都得到了协会签发的鉴定证书,今后求职时它能证明我的工作能力。

 

三.“参政”中也会出糗事

 

这么大规模的青少年活动,不管事先准备的多么细致周到,到时候总是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漏洞和失误现在想起这些失误已经不觉得有多么糟糕反而觉得挺有趣就说2006那次参观德国议会大厦的活动,负责采购饭后水果的学生,计算出所需水果中香蕉的需要量是每人1.8个,但他下订单时错写成了每人18个。想想看:18x500,那是什么概念?大卡车运来成箱的香蕉堆落成山,大家每天拼命吃香蕉,会议结束后每人包里塞满了香蕉带回家。尽管如此还剩下大量的香蕉,我们只好站在街头发香蕉,见人就给,逢人就塞,还是发不完,最后把香蕉都送给了柏林动物园。那几天动物们和我们一样,天天吃香蕉。

2007年在欧共体议会大厦举行的那次活动上,我们请来一些欧洲著名的政治家作场专题报告。我们这些组委会成员坐在台后休息室里等待着,又累又无聊,我们就把给他们准备的香槟酒打开了,慢慢喝。政治家们太能说了,夸夸其谈没完没了,等他们终于讲完了我们该把香槟端上去时,才发现:香槟酒都被我们喝光了。只好临时改上果汁。等到吃饭时又发现安排餐饮的负责人忘了计入嘉宾人数,没给他们准备餐具。我们只好把沙拉、水果分送到学生的盘子里,腾出那些大盘子给他们当餐具。穷讲究的政治家就走了,亲民的留下来捧着沙拉大盘子和我们一起吃饭。其实留下来是聪明的,因为青年学生将来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选民,甚至同盟。

安排青少年媒体协会活动交通是首要工作我们一般会在大城市设集合点由旅游大巴运送,距集合点远的人可以自己乘火车,然后报销车票。一次在慕尼黑(Muenchen)举办活动,我们北威州上车集合点设在埃森市(Essen)。本来是下午二点上车,但那辆旅游大巴出车祸。我们直等到晚六点才有另一辆车到来。司机解释说,因他白天得上班开公交车,下班后才能来给我们开车,所以晚了。从埃森市到慕尼黑将近八百公里,旅游大巴差不多得开一夜。深夜,当我们在车上迷迷乎乎的时候,突然发现高速公路被封住,几辆警车呼啸着追上我们,把我们的大巴士引出高速公路停到一块空地上,只见那里停了一排蓝光闪烁的警车、指挥车还有救护车。警察跳上直奔司机检查讯问。原来,我们的车上有一学生给家长发了短信,告诉他们晚点的原因。那个家长真是小题大作,他们感觉旅游大巴司机下班后再开长途夜车,属于疲劳驾驶,很可能要出车祸,就报了警。因为他们说不清楚车号更不知开哪,于是沿途好几个城市的警察全部出动,一边沿各路搜寻一边联系查询旅游大巴公司。夜里大巴公司工作人员都下班了,警方费劲周折,最后终于查到了我们巴士车的踪影,一路而来

司机好好的,根本没疲劳学生们也全都安全无事,只有各地区警察紧张辛苦地折腾了大半夜。警察头很生气,严肃地追问是谁发的信息。全车学生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没人举手。是啊,捅了这么大篓子,谁敢承认?后来我们继续上路,全德国的警察在保卫我们的安全,大家兴奋地一夜末眠。

 

四.“参政”让我受益匪浅,收获快乐

 

这些学生生活经历我很少和家长说,因为在很多华人家长眼里,学习才是最重要的,考试分数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做的这些事在他们看来一定是浪费时间,不务正业。不过,我妈妈还算是“开明”,有一次她来大学参加我组织的一个庆典活动,我们大学的一位华人教授对她夸奖我怎么怎么能力强,从那以后她总算明白了,我根本就不是专心读书、刻苦用功的类型,从此对我比较“放任自由”。实话说,这么多年的活动中我只见过一个华裔女孩的面孔,希望今后有更多中国学生参与。

 

最近我妈妈问我,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做这些社会工作,有什么收获?嘿,典型的中国式问题(做事就要有收获)。我以前真没想过,现在想一想,收获很多很大:因为每年都参加几次全国及各州青少年媒体协会活动,我几乎走遍了德国各个城市,参观过好多著名大企业大公司,几乎没有不熟悉的地方。而且,我结识了很多各种性格的青年人,他们中很多人具有优秀的素质,我和其中好些朋友直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每年的节日,除了圣诞节回家外,我都是在全国各地或欧洲其它国家与朋友们聚会,生活很快乐。我也接触到很多企业有修养有魄力的领导者,和他们谈话常使我受益匪浅,眼界大开。最重要的是锻炼了我的能力,我学会了怎样与别人合作,怎样团队同心协力这点在今后的工作中非常重要,德国或者说欧洲的公司都很看重这些,而不是考试分数。此外,还收获了一个付产品:我的数理化成绩一直很好,但凡像英语法语这些需要死记硬背的科目都不怎么样。而筹划活动,联系项目拉赞助,主持会议讲话发言等等都是用英语。不知不觉地我的英语飞速提高,胜过课堂效果百倍。

在德国大学作教授的助教工作得相当于本科毕业的程度才有资格,可我刚上大学第二学期就被中做了助教,而且还不是同专业的。我的教授是世界钢铁冶金行业著名学者,我是学机电的。有一年,一个世界钢铁冶金行业著名奖项的颁奖大会在我们亚深工大举办(Technisch Hochschule Aachen ),这个奖被称为钢铁行业的诺贝尔奖。我的教授委托我筹划主持其中一个隆重的颁奖典礼,获奖者是德国蒂森克虏伯集团(ThyssenKrupp AG)一位高级总管,事后教授挺满意。我想,教授看中的就是我做事不打怵的劲儿吧,而这些我从中学就受到了锻炼。

 

尽管我热衷参与各类政治社会活动,其实我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但这些“参政”经历让我对国家政府机构的运作有了点Ahnung(理念。了解),那些高层政治家们在我眼里不再感觉神秘,他们其实是普通人。我的学生时代因参政而丰富多彩,人气旺盛

 

徐徐点评:

 

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中国学生和德国(欧美)学生的最大区别在哪里?我好像发现了一点什么——德国(欧美)学生经常说一个词“有意思”,而中国学生会比较多地说“有成绩”。

看,写汽车报告的李鋆傲说好汽车应该是一辆“有意思”的车,写插班生心路历程的艾丽说“有意思”的人会比较有魅力,现在,组织青少年媒体协会活动Ke Wei Wang愿意为此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是因为觉得这个“有意思”……时不时把“有意思”作为好的标准衡量,因为德国学生确实过得更注重内心自我一些,也更洒脱一些。再重要的东西,都比不上自己的内心感受重要。

而中国学生会更多地把“有成绩”作为好的标准衡量,因为他们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和更强劲的竞争,当,也面对着长辈们更多的期望。“有成绩”不仅是求学时代的长久性的目标,也是步入社会后的每人的期待。

若用三个词概括德国教育下的学生,那是:阳光、独立和随意。

若用三个词概括中国教育下的学生,那是:勤奋、好强和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