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电影的故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384次 时间:2011年6月03日 10:08

小时候跟父母去看电影,那时候还没有给影片定级,更没有“儿童不宜”这个概念。有部电影叫《草原小姐妹》,大家看了都赞好。我的父母便带着三、四岁的我去看。

电影看到中途,便发生这样的事情:银幕上俩姐妹在茫茫草原上被大雪困住,生死攸关;人头攒攒的影院里,我嚎啕大哭,伤心欲碎。爸爸只好在旁边劝慰,“傻孩子,这是电影,不是真的!别当心,你看马上会有人来救她们的!”无济于事,我越哭越伤心,观众们纷纷扭头看热闹,一片喧闹。妈妈只好把我抱出去,等我平静下来了,再进去。可没看一会儿,我又开始哭。等电影放完了,我的眼睛已哭成两个水蜜桃了。散场的时候,很多观众看着我,善意地说“这小姑娘真有意思,整部电影都在哭!”

这段往事,我的父母经常提起,还颇为自豪,以此来证明我的智门开得早,情商高,这么小的年纪就能体会人间亲情,富有同情心。我朦胧中只记忆起银幕上纷飞的大雪和散场时笑眯眯看着我、指指点点的叔叔阿姨。

后来我上小学时,也有那么一次非同寻常的看电影“事件”。那天我们一家四口去看电影。平时父母亲都很忙,难得带我们出去,更别提齐家出动看电影了!我和弟弟非常兴奋,象过年一样,还特地穿上漂亮衣服,父母也感染上了我们的喜悦,梳妆打扮,郑重其事。从家里到电影院,步行半个小时不到,我们特地早点出发,带点逛街的心情,顺手还买好五香豆和瓜子。到了电影院,售票处前排了长长的蛇队。爸爸很得意地说,“我们不用排队,我已经事先买好票啦!”伸向裤兜取票的手突然很懊丧地击着掌,“哎呀呀!我把票忘在家里了!”大家都傻眼了!怎么可能!大事不乱的爸爸,今天竟栽在这四张薄薄的电影票上!爸爸马上说,“我回去拿!”可不现实呀!来回近一个小时,电影也放得差不多了!现买吧,也来不及了,还有五分钟就要开演,这票房前还有这么多人!

最后,还是妈妈开通,马上说服大家放弃看电影,一起舒舒服服地逛街。一路上,爸爸还难免有点懊悔。我们却很开心,吃绿豆冰棒和“马蹄松”(一种小吃),去新华书店买些新书,到五马街逛逛商场。现在想起来,那个没有看成电影的下午,被定格成快乐一家子的永恒一幕,温暖着我远游的心。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在流浪。

到了中学,由语文老师推荐,我成了“解放电影院”的电影评论员。看一部电影,就写一篇影评,被“发表”在影院售票处旁边的橱窗里,稿费是一张电影票。这可是“面对社会”的差使,而且有“经济效益”,自然比编学校墙报更刺激。我写得很卖力,每次都洋洋洒洒好几张纸,还设计了自己的“套数”,先简单介绍一下电影内容,“吊”起读者胃口,然后很文艺地评论一通。经常有熟人跑去我妈妈那儿夸一句“我昨天读到你女儿的影评了!写得老练!真不象十二、三岁的孩子写的。”而我的语文老师俞叙钧先生就断定,在我的影评里看到未来作家的影子。

后来到了欧洲,迷上了法国“文艺片”。好莱坞的电影,大多黑白分明,非好即坏,喜欢摆大英雄主义的架式,结局最好皆大欢喜。法国的文艺片,则如地中海边的石砾,静静地躺着,近看却千姿百态;似普罗旺斯的熏衣草,不动声色地幽香着,铺天盖地的绚丽,惹你迷乱,让你窒息;还有点象法国乡村的气息,有点慵散,几分神秘;更象纷飞的柳絮,“剪不断,理还乱”。在法国文艺片里,低贱的妓女会有几多柔情真意,侠骨傲气,胆肠相照。而理该高尚的母亲,竟自私尖刻,虐待自己的孩子,如同巫婆。人性,就象阳光下搁浅的沙丁鱼,想隐藏,都找不到阴蔽。原来戏,可以编得如此斑斓纷呈,欲说还休!人生如戏啊! 

再次坐进电影院,是在德国慕尼黑路易宝德大影院里,喝着可口可乐,嚼着奶油香的爆米花。影院正举办“中国电影周”,放的电影是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中文原版,英文字幕。这个在时空上都离我很遥远的故事,却让我落泪了。诧异。自以为在“外面的世界”走了一大圈,经历了精彩和无奈,我不会再流泪了。这突如其来的热泪,竟让我措手不及。泪水无声地流下,我很难为情地控制自己,尽量不发出哭声- 多想,时空逆转,我再当一次那个嚎啕大哭的小女孩!旁座的金发男士一直很惊心动魄地观察着我,估计他大部分时间在看我哭!总之,我让他非常感兴趣。中场休息,他就拉着我神侃,从他的职业侃到他的能耐。我红着双眼,尴尬而难堪,哪里还有心思理会这戏外“戏”呢!

如今,我还是影迷。不过,大多坐在“家庭影院”(Home Cinema)里,从一个存量无比的黑匣子里挑出我们喜爱的经典,然后在烛光美酒中,很超然地看电影。我几乎不写影评了,因为很少有电影让我很震撼了。我也不会在法国文艺片中找戏了,因为我明白了,不是人生如戏,而是戏如人生。人生是沧海,戏是一粟。再伟大的作品,只是在描写这沧海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