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安来专栏 >> 详细信息

如何面对不断涌入的吉普赛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596次 时间:2011年5月18日 11:32

——2011年德国政府将迎来新的移民潮

 

安来



    罗姆人(Roma),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吉普赛人起源于印度的西北部,从公元5001000年开始向西亚,北非,欧洲和美洲迁移,当时很多罗姆人被作 为奴隶和雇佣兵贩卖到中东的一些国家。至今,吉普赛人虽然遍布在世界各地,但始终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边缘和弱势群体,并长期受到所在国家的压迫和歧视。全 世界一共还有多少罗姆人?据专家们估计,目前可能有200万至1200万的罗姆人生活在世界各地,误差之所以如此之大是因为官方统计数字和民间专家的统计结果差距有10倍之多。欧洲是罗姆人经过几百年漂泊后的主要定居地,特别是东欧(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等),南欧(西班牙)和中欧的部分地区


    吉普赛人在长达近700年的欧洲历史中,始终扮演着被压迫和歧视的角色。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姆人背上了劣等民族的称号,遭到了德国纳粹的肆意屠杀。当时约有50万人的性命断送在了纳粹集中营里。直至今日,罗姆人在世界各地的处境依然艰难:居无定所,没有正当职业,只能依靠卖艺,占卜,乞讨甚至偷窃为生。这种生 活方式以及低下的社会和政治地位使得罗姆人频频遭遇主流社会的抛弃。(图:罗姆人在柏林   来源:picture alliance / dpa)


    罗马尼亚逃难出来的吉普赛人
    生活在东欧(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的几百万吉普赛人长期受到政府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无论是在找工作,还是在子女上学方面,吉普赛人总是低人一 等,无法享受与当地人同样的待遇或标准。因此能够进入高中学习的罗姆人的子女人数很有限,能考入大学的罗姆人就少之又少了。同样在求职市场上,罗姆人因为 们的身份原因总是遭到用工方的绝。罗姆人的失业率在罗马尼亚等国超过50%以上。在匈牙利,右派党公开煽动支持者攻击罗姆人。在保加利亚,种族主义分 经常和罗姆人发生冲突。
    当地政府虽然知道这些问题,但因为国家的财力有限,罗姆人作为少数群体的利益也就不被政府所顾及。正是这些原因导致罗姆人一批接一批出走西欧国家,他们都抱着同一个梦想,就是在其他国家里找到一片安居乐业的新土地。
    这一背景下,去年夏天开始不断有吉普赛人来到德国柏林,保守估计约有2万人。这些罗马尼亚籍的罗姆人以旅游的名义从来到德国。根据欧盟的法律,成员国的 公民有权利自由出入欧盟成员国家,并且可以在当地合法停留3个月。然而这批罗姆人的用心显然不在于此。他们来到柏林后就开始在公园或教堂里安营扎寨,有一 部分人找到了难民营,便决定就此定居下来。为了谋生,男人们跑到一些交通要道上,趁红绿灯或交通阻塞的时间为来往车辆的车主擦玻璃窗,希望能以此讨得一点 费。很多罗姆人在闹市里或地铁上卖艺和行乞


    罗姆人真的是难以融合,流浪到底的民族吗?
    去年夏天,柏林市政府为了请日渐增多的罗姆人离开本州,曾经给予每位自愿离开的罗姆人250欧元的一次性遣散费。然而效果甚微,离开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人,大多数人还是选择留在柏林。为此柏林政府在今年专门为欧洲民工(包括罗姆人在内)成立了一个名为"Mobile Anlaufstelle für europäische WanderarbeiterIhnen und Roma"组织,旨在帮助这些流动人口更好地适应城市生活,为他们提供各方面的信息和咨询服务。同时也是为了促进公众及各公共事业机构对罗姆人的了解和宽容,从而引导政府制定长期性的策略和措施来面对这一棘手的移民问题
     动站现有6名非全职工作人员,负责人名为帕法奥-胡迪克(Pavao Hudik),这位出身在塞尔维亚,长在克罗地亚的匈牙利人非常理解和同情这些四处流浪的罗姆人。对比去年的状况,胡迪克认为,经过一年的时间,虽然他们还是干着檫车玻璃窗,讨饭的行当,但组织性和适应性都增强了。他们不在公园里过夜,而是开始租房子住了,并且希望将自己的子女送去学校受教育。因此,胡迪 克呼吁社会应该改变对罗姆人的偏见,认为他们生来就是愿意四处流浪,而且无法融入当地社会的一群人。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是迫不得已离开原来所在的国家,并 且希望在柏林长期稳定下来,只是他们在语言和文化上存在障碍,很多人还是文盲,因此需要该协会的工作人员帮助他们适应这里的生活,例如,如何在自动售票机 买车票,为啥不能让小孩深夜在马路上独自玩耍等等很多生活的规则。
    胡迪克强调到,政府应该在工作和教育方面更多为罗姆人提供机会。绝对不能重蹈以前难民政策的覆辙,长达几十年不给予难民工作和上学的权利。而是应该充分重 视罗姆人现赖以生存的劳动方式,逐渐引导他们走上正轨。例如,可以考虑让罗姆人在加油站设一个洗车窗的服务。
    2011年起,随着欧盟劳动者自由流政策Arbeitnehmer-Freizügigkeit bleibt bis 2011 )在德国的正式施行,新加盟的欧国家员国的劳动者将可以自由地在欧盟成员国的任何地方工作,不再受时间和国籍的限制,并且享受与当地劳动者的同等待遇。专家预计,届时 可能会有大批的罗姆人涌向德国。如何制定合适的融入政策,避免法国政府的激进方法,让不断涌入的罗姆人在德国循规蹈矩地生活,而不是成为德国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将是德国政府2011年面临的一大严峻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