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安来专栏 >> 详细信息

聚焦德国就业歧视案件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布者: admin
热度0票  浏览484次 时间:2011年5月18日 10:06

   “东德佬”是一个民族?

 2009年的夏天,一位名叫伽布林娜(Gabriela的中年妇女向斯图加特某公司投了一份简历,希望应聘该公司的会计职位。某天上午,她从信箱里取出一个厚厚的文件袋,打开一看是退回来的应聘材料。然而就当她看完拒绝信,顺手翻阅退回的材料时,惊讶地发现,就在她简历这一页的名字旁边,赫然标着“东德佬(„Ossi“是西德人对东德人的一种蔑称)的字样,并在前面加注了一个减号(„-„ 是一种负面的评语)。伽布林娜还是第一次碰上如此赤裸裸的拒绝理由,甚感羞辱,便聘请了律师,以歧视东德人为理由,将该德国公司告上斯图加特的劳动法庭Arbeitsgericht,也称:劳工法院),并要求被告支付4800欧元(以每月1600欧元的工资为基准,赔偿相当于3个月的工资费用)作为精神赔偿。

 

        伽布琳娜的辩护律师沃尔夫冈-那奥 (Wolfgang Nau) 认为,被告方的这一行为违反了《一般平等待遇法》(AGG: Allgemeine Gleichstellungsgesetz,通常被称为《反歧视法》, Antidiskriminierungsgesetz)中所规定的任何一个人不能因为种族或是民族 (ethnische Herkunft) 的背景受到歧视和不公平的待遇。由于德国曾因历史原因被分成东德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 简称:DDR1949-1990)和西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简称:BRD1949-1990)两个国家,生活在原东德地方的人们至今仍保持某些语言习惯及文化习俗,而这些特点是有别于西德地区的文化习惯的。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那奥律师认为应该将东德人视为一个独立的民族群体。而这一论述是否能被法官认同,如何在《反歧视法》的框架内来定义东德佬的民族性是伽布琳娜能否赢得这场官司的关键所在。最后的判决权完全掌握在法官的手中。

 

何为民族起源 (ethnische Herkunft)

         关于民族起源(ethnische Herkunft,或称:种族)的这一概念既无法在欧盟方针纲领(europäische Richtlinie)也不能在德国法律中找到明确定义。反歧视领域专家海克-哈贝(Heiko Habbe)律师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民族起源指的是一个拥有共同起源 (gemeinsame Abstammung) 或者是具有共同特征(gemeinsame Identität)的群体。

 

         哈贝律师认为,这起诉讼案的难点在于,法官无法从以往的案例判决中找到类似可借鉴的范例来。柏林洪堡大学的公法和性别研究系的(Lehrstuhl für öffentliches Recht und Geschlechterstudien der Humboldt Universität Berlin)判决资料库里虽然能找出很多关于种族歧视的案例判决,但没有一个案子是与东德背景相关联的。

 

        被告公司是一家位于斯图加特的窗户制造商(Fensterbauer)。该公司声称,之所以没有录用应聘者伽布林娜是因为其专业资历上的欠缺,而不是仅仅因为她的东德背景。该公司同时明确表示,这一评语属于公司内部的档案资料,不应该随同其他资料一起被寄还给应聘人,这是公司犯得一个错误,但该公司拒绝支付原告提出的赔偿费用。

 

能否将“东德佬“归为一个独立的民族?

        斯图加特劳工法院已于今年四月中旬判定了这起轰动全德国的“东德佬”纠纷案,认为“东德佬”作为独立民族的说法不能成立,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理该案例的首席法官(der Vorsitzende Richter)对该判决的解释是,“东德佬”的称呼的确是一种歧视性的表达,也让听的人感到被歧视,然而若从民族的角度来看,“东德佬”并不符合一个民族所必须具备的特征。民族的概念要大于区域的概念。一个民族的共同点往往体现在传统,语言,宗教,服饰包括饮食习惯的各个方面。而“东德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曾经都居住在原东德的区域DDR-Territorium内,而且从时间跨度来衡量,东德与西德分开的时间只不过40年左右的时间,还不到两代人的发展。因此东德人受歧视的问题不能套用《一般平等待遇法》中禁止人种和种族歧视的相关规定来寻得法律的保护。

不服判决,欲再上诉

    原告伽布林娜,今年49岁,出生在原东德的东柏林地区,已在斯图加特生活了22年。对于这次的判决结果,她和她的辩护律师那奥都表示不能接受,认为劳工法院没有真正理解“民族”的概念,并错误地加以阐释。伽布林娜准备在近期内向上一级法院,斯图加特的州劳工法院(Landesarbeitsgericht Stuttgart)提起上诉。

应提倡简历匿名化
        德国联邦反歧视部门主任克里斯提那-吕德斯(Christine Lüders)女士表示完全能够理解原告的心情。她认为所有的人都不能因为出生地的原因遭受歧视。要避免今后类似情况发生,并不一定先要完善目前的《一般平等待遇法》的规条,而是应该提倡在今后的招聘程序中启用匿名简历的方法。应聘人无须将姓名,地址,出生年月日,婚姻状况及照片等资料写进简历,这样至少能够阻止用工方过于草率地歧视应聘人员行为的发生。


编译: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