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学中文的德国人

热度0票  浏览939次 时间:2011年5月17日 09:09

有朋友问我愿不愿意教中文,我一口就答应下来。多年来我始终对刚来德国时经历的事情不能忘却,尤其那一次系里的老秘书对我身着牛仔裤表示怀疑,她认为中国人应该男人穿长袍马卦留长辫子的想法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打了一个难以解开的结。从那以后我便以传播中国文化为己任,抓住任何一个机会为周围的德国人洗脑。能有这么好的一个传播文化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于是立即就走马上任了。

 

小城不大    学中文的人不少

 

我所在的小城人口不过七万,位置又处于东西德交界处德国和捷克波兰的国界上。原以为这么一个在德国都算偏僻的小城和中国没有多少关系,几年中文课教下来才发现德中交流如火如荼,即使是我们这种边远小城也不乏对中国感兴趣者,和中国有关系的更是大有人在。

来上中文课的人形形色色。很多人是外贸人员或者是公司经理,工程师等,因为工作的关系和中国有往来所以学中文。有不少人是中学生或刚毕业的中学生,他们希望学一种有潜力的语言好为自己的未来开辟一片新天地。更有人是退休人员或者家庭主妇,他们学习中文是纯粹出于好奇希望能亲自了解一下国家。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很多企业如纺织公司、电器公司等都因为中国的崛起而倒闭,吴里、托比和史德分三人所在的公司却因中国而发达并在中国开办了分厂。做为技术骨干的工程师他们经常得驻扎在中国,基本上是每年一半时间在中国一半时间在德国,是真正意义上的空中飞人。托比是个年轻的单身汉,中国人给予他的礼遇让他乐不思蜀,索性在中国买好了属于自己的住所,不到迫不得已不回德国。吴里和史德分都是有家室的人,这就可苦了他们的老婆。他们在中国时有翻译,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说中文。回到德国就跑到我的中文班里来进修中文,回到家里再鹦鹉学舌的教太太。后来他们的太太也来到我的中文班上,索性大家一块儿学。几年下来他们的中文都已说得非常的漂亮,虽然有些口音,但是基本上中国人已经隐瞒不了他们什么了。只可怜男人们一飞中国,太太们就守住空房寂寞难耐,泡咖啡馆泡健身房之外时间还是太多,只好在中文班上借学习寄托情思。看来中国的腾飞部分解决了德国的就业问题,却让德国的女人们又爱又恨。最近史德分的太太决定丢掉德国的一切不管不顾,跟着丈夫做国际飞人,学过的中文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台湾媳妇的婆婆和刘德华粉丝

 

和想去中国学中文的太太们不同,我的中文班上有位退休的德国老太太。老太太的大儿子娶了日本媳妇,刚教完那个日本女子奶酪不是因为发了霉臭气熏天,女儿就嫁了一个印度人。老太太还没习惯印度人说对的时候摇头的习惯,小儿子又给她娶回来一位台湾女子。大概还是中国饭最有魅力,老太太一脑袋就钻到我的中文课上来,一板一眼的学得特别认真,回到家还满屋子贴上写着中文字的纸条,让我都感动她执着的精神。当媳妇生孩子坐月子时,老太太决定向中国婆婆学习,努力地去伺候媳妇,却被中国人月子里的条条框框弄得晕头转向。感动于老太太对媳妇的爱护,我帮老太太到网上去查资料---哎唉,我自己生孩子都没坐过月子,现在好了,教中文倒把自己教成了月子专家了。

班上另一位老太太本来是两耳不闻天下事的那种人,某次无意中在网上买了一盘CD,卖家错寄给她香港歌星刘德华的歌碟。老太太将错就错听了一下,竟然不可思议的迷上了刘德华。为了能够更好的理解和接近她的新偶像,老太太成了真正的中国迷,还每周一次往返两个多小时来我的中文班听课。当我的计算机出了毛笔的时候,她热心肠的让专家级的老公为我修理,而且坚决不收任何费用。最后我把自己收藏的中国山水国画送给她,估计她以后对中国就更狂热了。

 

对中国比我还熟悉的人

 

汉斯找上门来和我学中文时,他在中国开的外资公司都已经运行了七八年了。汉斯其实比我更熟悉近期的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飞一趟中国,是一个真正的中国通。不象中国人那般崇拜名牌,汉斯对所有所谓名牌的东西都嗤之以鼻,相反他总是跑到中国的市场上去淘宝---秀水街店铺里的老板们都认识他了---然后洋洋得意的穿着中国的“水货”在德国四处招摇。我的中文课上经常穿插着汉斯在中国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经历,比如他独自一人走过上海购物街,招惹得几十名美眉争先恐后的过来和他搭腔,他却一幅不懂风情的傻样。汉斯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不仅身价甚高而且长相极帅。可他不像其他老板那样拜倒在美女的石榴裙下,因为美女们的把戏都逃不过他锐利的眼睛,所以汉斯去了中国这么多年仍然单身。当那个刚接受了汉斯美国朋友求婚的中国美女向他投怀送抱,宣称自己深爱的其实是汉斯而不是美国佬时,寂寞的汉斯还是做到了如柳下惠般坐怀不乱。直到如今汉斯仍然没有放弃他的中国梦,他正准备把家搬到中国去,然后再找一个即使年老色衰但矫揉不做作爱他而不是爱他钱包的中国女子为伴。呵呵,中国的经济对世界的影响力不小,中国的女人们对世界的影响也不小啊。

最让我感动的是一位年轻的德国女子,她叫李诗雅。按照德国人的方式中学生毕业后需要为社会服务一年才能上大学,李诗雅就选择了去中国做志愿老师。临行前她做了充足的准备,在我这儿强化学习了半年中文,然后动身前往中国靠近外蒙古国境线上最贫穷荒凉的农村中学去做英语老师。在中国农村的一年时间里,她用爱心和那些穷困的孩子们打成一片,还经常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去救济那些孩子。暑假里她背着背包,去西安看秦皇兵马俑爬泰山,然后又走过敦煌和丝绸之路,用相机记录着中国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年后回到德国再向这里的人们展示真实的中国。善良的诗雅让我想起另外一位同样用自己火热的青春去帮助中国穷苦孩子的美国小伙子。面对他们,除了感动我无以回报。

其实来学中文的德国人后面都有一些动人的故事,我都没法一一描述。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随着他们对中文语言的熟悉,对中国文化也都有更深的认识。学中文的德国人一般都对中国特别感兴趣,也对中国人特别友好。但愿随着全球汉语热的升温和普及,德国人对中国的认识也逐渐加深,不再停留在长袍马卦年代的记忆,也不再有故意扭曲丑化中国的负面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