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单 程 票

热度0票  浏览388次 时间:2011年5月16日 10:43

 

早上刚打开电脑,就跳出一封好友的邮件。她说,我终于买了回台北的单程票,这次回去想去台北医院做做治疗,看我们到底有没有机会成为父母,所以也不知道会待多久。淡淡的忧伤口气将这个清晨满屋的阳光都化成了心酸。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对“单程票”这个词有些敏感。如果说往返票中去程和回程的时间间隔代表的是出差,休假,探亲,是将一种生活暂时舍弃另一段生活的暂时探访,那么,不论这中间有过怎样跌宕,机票上的回程都像是一粒定心丸,像一条退路,终会将你拉回到周而复始的日常生活里。可是单程票,每一枚单程票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种告别,告别一座城市,告别一些方式,告别一些人。

去年十一月,在哥廷根大学读法学博士的高中好友突然来电急促询问,哪里能买到第二天回国的单程票。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父亲已是癌症晚期,那段时间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为了他安心读博,他的母亲一直在尽力隐瞒,只是病情恶化,母亲不得已才告诉了他。心急如焚的他立刻已最快的速度退了宿舍,买了回国的单程票。

再从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已是一段时间后。他声音沙哑,带着疲倦,语气却平静了很多。在他和母亲的尽心照顾下,他父亲的病正以缓慢的速度向前发展。死神冷冷得站在前方,一点也没有放松手中的绳索。他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一天天衰弱下去却束手无策欲哭无泪,只能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只能祈祷自己能陪父亲的日子长一点再长一点。

回哥廷根再继续读博至此变得遥遥无期。从他接到母亲的电话起,他和父亲间的那些怨恨误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于是,他买了一张价格不菲的单程票。

于是,他的那张价格不菲的单程票成了一条满满的载着眼泪的河。

 

我认识阿莲已经有十几年了。我们是高中同学亦是亲密好友。当年我们姐妹“四人帮”曾信誓旦旦要一同踏进婚姻殿堂,不过这誓言也和别的誓言一样终因世事纷繁未能实现。待我们姐妹三人都陆续嫁人后,只有阿莲还在红毯外徘徊。

其实她和她的男友是我们说起就羡慕的爱情传奇。两人不仅容貌都漂亮,而且都才华横溢。两人从高一开始相恋,在爱情脆弱的这个年代里,他们已携手走过了十几个春秋,这样不离不弃这样恩恩爱爱,神仙伴侣也不过如此吧。

一次姐妹小聚,欢笑谈论间,阿莲说,我明天就要去北京工作了。她有些黯然神伤,我们也有些感伤。我问,是几点的飞机。她从包里掏出机票看了看。我看见,那是一张没有回程的单程票。

现在的阿莲在北京居住工作,已是月薪过万的职场丽人。事业有成,风头正劲。只是,我永远也忘不了她拿出单程票那一刻的悲伤。她说,我们分手了。

喧哗吵闹的机场里,她和男友客气相拥,平静地道了再见,就像是站在一场时光一段记忆前轻轻道别。

她走进安检的决绝背影像一个休止符,谁说过,休止符代表静止,呼吸,一段生活的结束和另一段生活的开始。

 

另一张单程的故事是关于邻居钟奶奶的。

几年前,一楼的钟奶奶敲响我家房门。

钟奶奶自老伴去世后就一直深居简出。那天,她拿出一张机票,说认不得上面的洋文,让当时还在上大学的我帮她看一看。

那是一张飞往加拿大多伦多的单程票。我一一讲解给老人听,怕她不明白,又将起飞时间等等一一用笔写在了纸上。

我们这些邻居都知道钟奶奶的儿子在多伦多先是上大学然后在那里工作定居,但是他很少回来,我只从钟奶奶的相集里见过他。

解释完机票,老人似乎还有些放心不下,问了我些关于多伦多的情况。她不断念叨着,说不知道到哪里后能不能过得惯。我笑着安慰钟奶奶,说那里华人很多,没问题的。

钟奶奶移居加拿大成了邻居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想到白发苍苍的钟奶奶站在加拿大绮丽的风光里,有人羡慕有人感叹。

可是大半年后,钟奶奶悄无声息地回来了,依然深居简出。碰见她的邻居不免在好奇之余问问原因,钟奶奶说,我自己掏钱跑到华人旅行社买的机票,这次回来了再也不走了。落叶都知要归根啊。儿孙就自有儿孙福吧。

 

这一张张单程票仿佛是种种曲折复杂的情绪,将这些单程票的故事串起来稍加雕凿便是一幅幅生动的人间小品。为什么我知道的这些故事都略略含有苦涩?

如果单程票的这段牵起的是抛离割舍,那么通往的另外一段会不会终有幸福的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