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朴素人家

热度0票  浏览442次 时间:2011年5月10日 09:36

作者按:如果为了吸引眼球,这篇文章应取名《巧遇老牌世界冠军米高·舒马赫》。但是为了和文章的内容合拍,我题名为《朴素人家》。你读了就明白…

 

欧力在法兰克福机场的B登记口的一家咖啡馆里订了一杯卡布基诺,刚坐下来,笔记本从背包里滑了出来,掉在地上。欧力弯腰拿起,一起身,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哎呀,对不起!”两人齐声道歉。欧力一看,呵,这人他认识!——正是F1赛车老牌世界冠军米高·舒马赫!比1米84的欧力矮个头,戴一顶棒球帽,拎着两个包,平常朴素得象邻家小哥儿。“哟,舒马赫先生!我今天失算了,没带相机!不能和您合影。”欧力平静得几乎在调侃。“没关系,下次吧!” 舒马赫笑眯眯地说。“那您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下次吗?” 欧力正儿八经地开起玩笑来。“哈哈哈!…”欧力和舒马赫一起四目对视,开怀大笑,然后彼此擦肩而过。

朴素无华的民族

欧力昨天刚出差回来,以上是他在法兰克福机场巧遇舒马赫的小插曲。我听了有点不信,“他就这样‘光秃秃赤裸裸’地在机场晃来晃去?没带墨镜?”我眼前浮现出好莱坞明星典型的行头。“没有!…”“也没保镖?”“没有!…”“也没人帮他拿行李?”“没有!旁边跟着一个人,两人各自背两个包。”“难道没有人认出他?”“很容易认出他,但大家都自管自赶路。…”

我不禁咧嘴嘿嘿地笑。这就是德国,一个没有明星文化的国家!这就是德国人!崇尚个人主义,朴素无华的民族。

我也曾经在机场遇见过德国名人。那是几年前在慕尼黑机场,我和一位同事搭机去柏林参加会议。因为飞机晚点了,大家进了登机口还要等。同班机的人其实不多,围成几排,一目了然。蓦然我瞥见一张熟悉的脸,一张经常出入德国大型电视台的文化、政治脱口秀的脸,它属于年过花甲的德国著名新闻记者,政治和社会观察家,评论家,赫赫有名的非洲、中东地区和远东地区专家彼得·薛拉脱(Peter Scholl-Latour)。我这样用了一连串的大牌头来介绍他,是因为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我阅读过并醉心于薛拉脱的众多的充满着智慧和洞察力的著作。现在这么一位偶像就站在我面前,我激动的心象小鹿一样乱蹦乱跳。啊,怎么办,要不要迎上去,“请问,您是薛拉脱先生吗?”然后说,“我太喜欢你的作品了,我可以和您合张影吗?”我的手已经捏着包里的相机了,粉丝追星的行动一触即发。可看看周围的德国人,面不改色,没事人似的,不咸不淡地看看薛拉脱,就象看张三李四一样。

“他是薛拉脱吗?”我忍不住轻声问同事。“是,就是他!”苏珊娜漫不经心地瞄了他一眼。“想不想和他合张影?”我的手把相机捏得更紧了。“不想。他和你我一样都是人,让他安宁会儿罢。” 苏珊娜不紧不慢地说。留下我一个人象花痴盯着薛拉脱看了不够。“别老盯着他看!多难堪!也不礼貌!” 苏珊娜忍不住提醒我。这句话很反应德国人的心态。作为成人,你可以欣赏、崇拜一位明星或社会名流,但把自己变成狂热“追星族”,却是件难堪的事儿。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千世界,各人有自己的活法。德国人,每个人都把那个“我”字写得大大的。以“我”为本,以“我”为尊。

德国人捧明星,也捧得含蓄。德国人要夸你,那可是实打实,句句珍珠。因为德国人轻易不夸人,更很少把人捧到天上。民风古朴些的地方更是吝啬赞誉,如斯瓦本地区(南德,以斯图加特为中心的地区)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不批评你,就是夸你!”所以很多德国明星在世界上红得发紫,回到自己的国家,反而可以过几天清静日子,也很少有Paparazzi(狗仔队)追击。德国人的字典里大概没有“衣锦还乡”这个词。有次德国电视播放一段在停车场上抢拍网球明星博里斯·贝克的镜头。那记者很斯文地打着招呼,“早上好,贝克先生,您去哪儿?”贝克呢,也客客气气地回答着,不紧不慢,心平气和,那样子象两个邻居在聊天。

 

崇尚朴实的土壤

 

所以在这么一块不爱炒作,崇尚朴实的土壤上,也就产生很多作风低调的社会名流,可谓“潜龙卧虎”。德国的富人并不一定一眼就能辩出,虽然他们住的房子,开的车,穿的衣服,质量都是一流,可能也会通身名牌,可以非常时尚,算算价格也实在不菲,但他们绝对不会一掷千金,也很少作秀“大款”状,富得实在,殷实得很。慕尼黑是德国有名的繁华城,被德国人讥为“花哨米奇”(Schicky Micky)。但其花哨程度实在比不上北京上海的大款、名流们的出入之地。慕尼黑最豪华的Maximiliam大道,是名牌精品店最集中的街道。可那儿最好的主顾不是德国有钱佬,而是包黑头巾的阿拉伯阔妇和中国大款。我曾经带几个中国代表团去那儿购过物。每次都把那些店儿的收银台震得叮呤铛锒,震得店主亲自出马。

我以前住过的一个国际大学生宿舍,很小的面积,螺丝壳里做道场,18平米包卧室,厨房和浴室,堪称“陋室”。左邻右舍都是刚入学的新生。左邻的老爸是IBM驻德国总部的技术总管。右舍的爹是一位外交官,曾任德国驻非洲多国的大使。这两位出生“大市民阶层”的公子们(Großbürger,即上层社会),可真不缺钱花,无需象有些德国学生向政府申请无息贷款,也不用去打工,每个假期都能尽兴游山玩水陶冶情操。可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表明,这18平米带家具的宿舍很合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还有公用洗衣房和活动中心,还有那么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邻居,离学校又近,骑车20分钟就到。而且还这么便宜,价格和实际功效很成正比。总之,一大堆的理由,让人觉得很实在,一点都没有19岁孩子的虚荣。

德国人不仅自己低调、作风朴实,而且也这样要求别人。谁要是趾高气扬,或“春风得意马蹄急”,很容易引人反感。前元首施罗德,政绩赫赫,成功结束了基民盟长达16年的统治,重新让社会民主党挑起政治重担。在连任选举中,他遇到了作风非常低调的默克尔,相当不把她放在眼里。而且他当时确实在民意统计上占优势。默克尔却也不示弱,步步为营,很有成效地扬长避短,改变她原来上不了台面的老土形象,却保留了踏实可靠的印象。在选举前夕播放的电视双人脱口秀上,本来胜券在握的施罗德却大意失荆州,对讨论的问题不做深入阐述,情态中很有点“倚老卖老,趾高气扬”。而“黑马”默克尔呢,客观中肯地就事论事,态度不卑不亢,其内在力量却不可抗拒。所以,那次的电视争辩,彻底冲走了德国民众对默克尔的迟疑,最终树立了他们对默克尔能挑起元首重担的信心,实在是默克尔“将”了施罗德一军的好棋步。事后施罗德也承认了那天的失误,甚至还透露他的太太(《焦点》杂志前政治评论员)在他从脱口秀下来后,马上就咬了他的耳朵“你应该表现得更大家风范些(Staatsmann)。”

前段时间,默克尔率德国政商界人士去中国访问,经南京,下塌索菲特银河大酒店,退了为她安排好的总统套房,因为她认为太奢华了,而要入住普通商务房,一夜200欧元不到。这很符合默克尔一贯的低调朴素作风,却把中国老百姓大大地感动了一把!有博友在网上感慨中国的官员应该学学默克尔,不讲排场,不铺张浪费。德国的媒体却没怎么报道,因为默克尔用的是“纳税人”的钱,应该不浪费,没啥好夸的。

中国的“成功人士”

现在轮到我感慨了,官员、领导人的作风,民风使然也!中国目前的民风浮夸虚荣炒作攀比有余,到处是美丽的肥皂泡泡。不少“成功人士”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实际打肿脸充胖子,虚张声势。而民众呢?茫然无视无动于衷,非但不加抨击批评,反而以为那才是派头。

几年前我为德国一跨国公司接待了一批来参加年度董事会议的中方股东代表团。带队的是一位短小精悍的南方某国家级大集团公司的老总。几天下来,我深深体会了他的领导作风,总结起来正是低调平实诚恳友好的反义词。从接待的第一秒钟起,他就是那样地绷紧着一张脸,握手的时候也不屑正眼看你。一来他就抱怨德方给他们定的五星级宾馆这么憋脚。接下来,他每天在抱怨,吃的餐馆不够档次(订的其实是这个城市最高档次的中餐馆),吃蛋炒饭不能有蛋,馄饨汤嫌有味儿,他难以入口。开车路阻耽搁了几分钟他在抱怨;天气不好老下雨,他也抱怨。安排的活动,他动不动就随心所欲任意改变。随团的所有人都不吭声,只有我一人在不屈不挠地和他周旋,确保每天日程的正常进行。他对手下人也没好脸色,除了对他带来的翻译小姐柔声细语,还让她陪他坐商务舱。而这位全队唯一享受此等荣耀的所谓的翻译在整个旅途中不用翻一个字,而且她在公司的正职是会计师。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能坐进上万元的商务舱。我悄悄地和他手下人表示我的不满,却被告知,“他很行,很有魄力,是个‘少壮派’,正青云直上,而且事业还在呈上升趋势。”

呜呼,如此“少壮派”!我可不管。我不卑不亢地和他交着手,不合理的要求一一被我客气地挡了回去。几个回合下来,他也收敛了一点。等他回国后,这家德国跨国公司的几位董事会老总们还特地谢了我,尤其感谢我的Toughness(强势,坚韧),帮德国公司解决了棘手的问题。原来这“少壮派”是个臭名昭著的Diva(喻百般挑剔的棘手“大腕儿”),妄自尊大,不可一世。每年的董事会他都让德方非常头疼。

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位“少壮派”真的会如他手下人所说的“青云直上”。因为中国的土地和某些丑陋的潜规则适合这种人的滋长。他很粗俗的强硬被誉为“有魄力”,他的无理由的百般挑剔被理解为“有个性”,他公开的营私(那翻译小姐被证明是位“特殊人士”)被看作权利的象征。

其实“民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李世民早就明白的道理依然有效。中国的民众也不必遗憾自己没有默克尔式的平实、朴素的官员了,请大家从我做起,对“少壮派”此类的官员坚决横眉冷对,做道义上的监督。民众的力量即如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