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人在欧洲 岩子 >> 详细信息

国王·眼睛·哲学家·情诗。。。

热度0票  浏览494次 时间:2011年1月26日 18:26

 

 

国王·眼睛·哲学家·情诗。。。

    

                                                    

 

    在我今年的圣诞礼物中,有女儿赠送的一本黎巴嫩诗人作家Khalil Gibran,我们中国人管他叫作纪伯伦的寓言集。该寓言集由三部分组成:《Der Prophet》,《Der Narr》和《Der Wanderer》,我暂且把它们分别译作《先知》《傻瓜》《流浪汉》。新年伊始的第2天,我将它们一口气读完。读完之后数了一数,一共115个精巧玲珑,宛若一捧晶莹璀璨的美玉和宝石,让你美不胜收,爱不释手。赞叹诗人了不起的智慧,非同凡响的眼睛、大脑和文笔,只消三言两语就勾勒而出一幅活灵活现的众生百态之图,告诉你一个令你反复口嚼回味的人生哲理。纪伯伦看穿了世道,看穿了人生。该寓言集是由英语翻译而来。德文的译者叫Kim Landgraf,看来也是一个热爱大智大慧、语言底蕴深厚的文学人。总之,我不仅享受了诗人的精美思想,也享受了译者的精美翻译。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比读《老子》惬意轻松得多了。看得我天花乱坠,余兴难消,忍不住信手拈来短小的几个,匆匆译就。恨不能把所有的故事都讲给大家听,因为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颗放射着奇光异彩的钻石。

 

 

 

《智慧的国王》

 

 

    从前,在遥远的维兰尼城,有一位威严而智慧的国王,他的威严令人敬畏,他的智慧令人爱戴。

 

    在维兰尼城的市中心,有一口水井,井水清澈见底,晶莹透凉,全城的居民都从这里汲水饮用,国王与臣宦也不例外,因为此乃城中仅此唯一的一口水井。

 

    在一个万籁俱静的夜晚,有一女巫悄然城中,往井里滴进了七滴魔液,完后,她说:“从现在起,谁喝这井里的水,谁就变成疯子。”

 

    第二天清晨,除了国王和丞相之外,所有居民都饮用了这井里的水,正如女巫所预言的那样,所有居民都变成了疯子。

 

    接下来的一天,城里满是走街串巷,交头接耳的人们,全城唯一的话题是:“国王疯了,国王和他的丞相都失去了理智。罢免了他,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疯子继续统治我们的国家。”

 

    当天晚上,国王命人取来满满一金樽井水。水到之后,国王立马咕嘟了一大口,然后将剩下的井水转递给丞相。

 

    遥远的维兰尼城登时一片欢呼雀跃,因为国王和他的丞相又恢复了理智。

 

 

 

《眼睛》

 

 

    一日,眼睛说:“瞧,山谷那边,有一座山,披着蓝纱,飘然若仙,多美啊!”

 

    耳朵听呵听,听了好一会儿,对眼睛说:“你说的山在哪里啊?我可是什么都没听到啊!”

 

    手此时插嘴进来:“我也是,使劲地摸呵摸,可瞎白了功夫,什么也没感觉到。”

 

    鼻子也说话了:“哪里有山,我压根儿就嗅不到山的气味。”

眼睛将视线转向了别处,耳朵、手、鼻子开始窃窃嘀咕眼睛奇怪的错觉,他们一致认为:“眼睛肯定出了什么毛病。”

 

 

 

《哲学家与鞋匠》

 

 

    一日,哲学家的鞋子破了,踢踏着破鞋子走进一家鞋匠铺。哲学家对鞋匠说:“请修补一下我的鞋子。”

 

    鞋匠说:“我手上不巧正忙着活计,但这儿有一双现成的鞋子,你不妨现在把它穿走,把你的换下留在这儿,明天你再来取你自己的鞋子。"

 

    没想到哲学家生气了,他说:"我不穿不属于我自己的鞋子。"

鞋匠说:"哦,莫非你真是一个不能穿别人鞋子的哲学家?这条街上,还有一个比我更理解哲学家的鞋匠,你去找他补鞋好了。"

 

 

 

《情诗》

 

 

    从前,有一个诗人写了一首诗歌,一首美丽的情诗。他复写了许多份,分送给他的朋友和熟人,男男女女,其中还一位诗人只谋过一次面、住在大山那边的年轻女子。

 

    一两天之后,那年轻女子派人给诗人送来了一封信,信中写道:"老天有眼,你的情诗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请你快快来拜见我的父母大人,然后,我们就可以准备订婚了。"

 

    诗人回信说:"我的朋友啊,那不过是一首流自心灵,适合于每一个男子唱给每一个女子的情诗。"

 

    年轻女子回信说;"玩弄文字的骗子和伪君子!从今天起,我将与所有的诗人不共戴天,永世仇敌。"

 

 

 

《两位学者》

 

          

    从前,在古老的Afkar城,生活着两位见多识广的学者,彼此之间却互瞧不起,仇似冤家,因为他俩一个不信神,一个信神。

 

    有一天,两位学者遭遇市场,当着各自学生的面,神来神去地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口角与争辩。舌战了数个小时之后,各自扬长而去。

 

    当天晚上,那个不信神的学者走进了寺庙,匍匐在圣坛之前,祈求神灵原谅他离经叛道的从前。

 

    与此同时,那个信神的学者,焚毁了所有经书圣典,从此成为一个不信神的俗人。

 

   

                     

《成千上万条法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开明的国王,一心想制定一部臣民有章可循的法典。

 

    为此,他招贤纳士,将成千上万个部落中的成千上万名贤人志士有请到京城,酝酿大法。

 

    一切均在如期之中进行。

 

    然而,当成千上万条书写在羊皮纸上的法律条文送交给国王过目时,国王声泪俱下,痛心不已,因为他没想到,自己的国家竟存在着成千上万种五花八门的罪恶。

 

    于是乎,国王取来自己的御笔,嘴唇抿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决定亲拟法典,他只写下七条法律。

 

    成千上万名贤人志士怒不可遏,纷纷离国王而去,带着各自的成千上万条法律法规,回到了各自的部落,每个部落都施行着各自贤人志士随身带回的法律法规。

 

    于是乎,这个国家遍地成千上万的法律法规,迄今为止。

 

    这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国家,拥有着成千上万座监狱,监狱里关压着成千上万个触犯了成千上万条法律法规的罪恶男女。

 

    这是一个的的确确十分了不起的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是成千上万个法律缔造者和唯一开明国王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