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在德国的育儿经

热度0票  浏览428次 时间:2011年4月05日 11:49

 

    中国有句古话说“养不教,父之过。”不仅中国如此,西方人对于孩子的教育也很重视。所以当我刚怀上儿子的时候,先生就和我讨论起孩子的教育来。我们夫妻俩都是科研工作者,都是在父母的关爱中被严格教育长大的,所以在对待孩子的教育态度上我们基本没有多少分歧。

我原本希望像某些家庭一样,把孩子送到国内的父母那去抚养。先生却不同意我这么做,坚持要自己抚养。他认为父母养的孩子和自己不亲,说和孩子一起成长比什么都重要。想想先生说的话也有理。孩子出生后的前三年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三年。孩子们就像一张张纯净的白纸在这个时候开始被涂抹上各种颜色,为今后的人生奠定了最初的基础。中国俗话不是说嘛,“三岁看到小,七岁看到老”,而德国法律保证母亲可以休三年的产假也是这个原因。这三年孩子和谁在一起就打上了谁的烙印,而且感情的天堂就倾向于那个陪伴他的人,至于以后的事情就只是在基础上建房子了。为了能把我们的国际经历最好的传给儿子,我就只好辛苦一点把孩子留在身边了。

 

 

语言的问题

 

    确定好自己带孩子,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说什么话了。我们家是个国际化的家庭,先生是瑞士人,我们却住在德国,我们夫妻之间说的是德国德语。儿子从六个月大起每天去托儿所呆上几个小时,接触的第一语言是德国德语。可先生和我都不想让儿子失去我们的母语和文化,于是我和儿子说中文,先生和儿子说瑞士德语——瑞士德语和德国德语的区别很大,就像广东话、上海话与普通话的差别一样。儿子从打出生起就接触三种语言,稀里哗啦三种话一起上,哪种语言发音简单就说哪一种。慢慢的儿子长到可以上幼儿园的年龄了,开始能够分辨出各种语言的不同。因为周围的大环境是德国德语,他自然而然选择了德国德语说,不过却能很好地听懂中文和瑞士德语。有段时间儿子完全拒绝中文,对我说“中文太难了。”或者反问我“为什么要说中文?这里没有其他人说。”我总是非常骄傲的告诉儿子,中国是多么美丽的一个国家,全世界多少西方国家要抢着和中国做生意,多少欧洲人又梦寐以求的在努力学中文。慢慢的儿子不再拒绝学中文,相反却逐渐开始以自己能说中文为骄傲。

    不过中文学习实在是个艰难的过程。我认识不少在初中或者高中时期来德国读书的中国孩子,融入德国社会后很多人的中文说得都不怎么流畅,经常词不达意有的人已经完全不认识中文字,走在国内的大街上都会迷路。而不少中德家庭的混血孩子往往因为没有语言的大环境拒绝学中文,等长大了后悔再从头开始学中文就非常的吃力了。语言学习的最佳时期在五岁以前,这以后孩子接受语言的能力开始减退,到八岁左右再学习新语言就只是一种外语而不是母语了。为了给儿子创造一个中文环境,我抓紧一切机会和儿子说中文,尽管这对于我自己也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儿子总是习惯性地用德语回答,而我平日里也习惯性的用德语思考问题,要转换成中文还真有不小的难度。不过我们一直坚持着,到现在儿子每天可以看半个小时的电视,都是我从国内精心挑选过来的中文片。我还将硬纸片剪成一定的大小,挑选儿子在生活中经历过的东西将简单一点的中文字写在上面,让他和爸爸比赛看谁记得快记得牢。这样子收效还真不错,儿子四岁时已经认得一百多个中文字,其实德国的同龄孩子还没几个认识几十个德语词的呢。

    中国人都希望孩子从小就“德智体”全面发展,我也认为孩子的潜力是巨大的。一个人的童年会为他的一生奠定基础,作为家长我愿意尽我的可能为他提供一切机会。儿子在幼儿园里可以学到最简单的一些东西,比如认字母和数数、写自己的名字和做加减法等。但是和国内的孩子相比,德国孩子学的知识实在少得可怜。想想瑞士人每个人都会至少四种语言,儿子又有非常好的语言天分,我就给三岁的儿子报了一个英语班,是来自伦敦的Mortimer。每周一次,儿子从幼儿园被妈妈接来送到英语班上去。老师是在伦敦学习进修过三年的专业翻译,接受Mortimer学校的培训后回德国给小小孩子教英语。孩子们从两岁开始就可以来上课,每个班三到六个孩子,大家坐在地毯上团团围住老师。Mortimer的教学方式是母语教学,边玩边学,一会唱歌一会玩游戏,有人过生日了老师还给开生日派对,一边让孩子吹蜡烛许心愿一边就把英语灌输了进去;冬天里下大雪就数雪人唱儿歌,圣诞节到了大家就画圣诞老人和圣诞树说Merry Christmas,新年过了再见面是大家就说Happy New Year。欧洲人寓教于玩的本事非常好,不知不觉儿子在这个英语班都已经一年了,可以用英语进行简单的日常对话,是他们英语班上年龄最小但是学得最好的,如果Mortimer放假隔了一段时间不去上英语课他自己还会问什么时候去拜尔女士家。

 

玩的技巧

 

    其实德国人的观点是孩子应该在健康快乐的成长之余再尽情的享受玩乐。拥有一个美丽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这个年龄的孩子玩是第一重要的。我一直庆幸自己从小因为家境贫穷没有上过幼儿园,相反却每天在大自然里享受着无穷无尽的乐趣。德国的自然环境非常优美,周末和节假日我们经常全家一起外出,尽情享受美丽的大自然。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去野外做徒步旅行,可以欣赏野外盛开的野花、观察森林里的苔藓,可以听啄木鸟敲打树木的声音、看小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小鹿蹦跳的美妙身影。春天来了我们去采野韭菜,回来就是一顿美味的饺子夏天到了我们去涉水、在野外扎帐篷、搜集干木柴点篝火自己做烧烤,不知不觉对儿子进行野外生存训练;秋天到了我们再去采蘑菇,告诉儿子怎么分辨毒蘑菇和各种有毒的野果子;等冬天大雪封山时我们就到小湖边看结冰的湖水,尝试在冰上走动或者溜冰;或者到雪地里寻找动物的脚印,告诉儿子分辨哪些脚印是鸟类或者鸭子留下的,那些又是兔子、野猪或者鹿留下的。

    平日里儿子上午去幼儿园,下午回家享受自由时间。这时候玩具就显示出重要性来。作为孩子最亲密的伙伴,不管其他父母怎么攀比自家孩子的玩具有多名贵,我坚持玩具应该适合孩子的个性并能开发智力。婴儿时期的玩具除了要安全还应该色彩鲜艳,并有很好的音乐效果。慢慢的玩具应该逐步能引导孩子在玩乐中学习,比如认知形状、区别色彩、开发分辨力什么的。现在的玩具市场应有尽有,比如适合不同年龄阶段的拼图游戏和LEGO可以开发空间思维能力,磁铁玩具可以教导孩子学习字母和数字,Playmobil可以训练孩子双手的灵活性和精密性等。还有一些游戏,比如设计如扑克的Elfer Raus是让孩子学数数的最好游戏,UNO是训练逻辑思维的不错选择。这些游戏三四岁的孩子就可以玩而且一直玩到大,父母一起陪着也不会觉得闷,正是边学边玩的好选择。

    除了玩具,书是孩子成长最重要的伴侣。同样是儿童书,中国出版的书教育性非常强,德国的儿童书说教性小但启发性大,而且信息量集中实用性很强,法国人编写的儿童书则想象力丰富而且插图别出心裁。如果找到了合适的好书,每个孩子都会沉浸在书里爱不释手。我给儿子准备了一个大大的书架,经常给儿子买不同风格的书来看,而且还和朋友们互相交换,并时不时上图书馆给儿子借书看,满足儿子的好奇心。儿子平时好动,但只要有本好书在手,就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上个把小时。

    当然玩也不是傻玩。从三岁开始孩子们开始有了自己的天地,儿子在这个时候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朋友。为了让他更好的学习人际交往,学会和人分享生活经验,每周我都会组织他和他的朋友聚会,要么在我家,要么在朋友家,孩子们自己单独玩耍,自己解决矛盾。儿子从最开始霸道的独生子模样慢慢的变得善解人意,知道对待朋友不仅要关爱,而且要共同分享好书和玩具。现在每逢我们出门拜访朋友,儿子都会主动提出来给朋友们带些小礼物过去——一般都是他自己的挚爱,往往都是玩具汽车和巧克力。

    在玩的时候我们还注意要锻炼男孩子的体力。我很赞赏德国人对待孩子的态度。他们普遍认为男孩子一定得多搞锻炼,怪不得德国的成年男人都长得牛高马大的,原来都和少时的锻炼分不开。不过当今社会选择太多,我们不想让儿子成为专业运动员,所以像足球、网球、高尔夫球什么的专业训练就免了。我们选择的是大众体育。还在襁褓之中儿子就被我们背着四处做徒步,从三岁起儿子就得和我们一起徒步阿尔卑斯山,四岁的时候儿子已经能够独立地骑自行车,于是我们全家在周末就经常骑车一两个小时。四岁以后爸爸给儿子买好全套攀岩设备,以后爸爸妈妈每次出去攀岩时儿子也就成了不可缺少的一员。这些不过都是依据儿子好动的天性为他提供的一些机会,重要的是让他从小养成一种“生命在于运动”的观念。

    自打美国的中国“虎妈”蔡美儿一事后,网络上大家争得面红耳赤,纷纷发表意见到底是中国式教育还是美国式教育好。我看其实没有什么可争的,个人情况不一样,每个孩子也不一样,教育方式本身就不可一概而论。不论中国式还是美国式教育都有各自的好处,也有各自的弊处。不管别人是怎么样的,我只坚持着自己教育孩子的方式,结合儿子自己的兴趣爱好和长处为他提供各种机会但绝不勉强他去做什么,可是到了该讲规矩的时候也绝不会妥协。我不格外期望儿子如何的成龙出人头地,但也不会对他放任自由去堕落去做损害社会利益的事情。正如他爸爸开玩笑所言,只有儿子不去做赛车手,就一切随他自己去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