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男男女女

热度0票  浏览360次 时间:2011年4月05日 10:18

车与女人

 

朋友中有一德人丹尼,貌不惊人,秃顶,戴一副黑色圆框眼镜,但是此君举止文雅,谈吐幽默,衣着独特,品位高尚,对美食美酒、名画名车都有完美主义者的高标准要求,再加上他受过高等教育,有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硬是有一股“钻石王老五”的气势,自投罗网的女子居然排了长长一队。其中有一位最坚贞,十年如一日,做他的早餐女郎,过一夜共进早餐,下次再见,竟死心塌地把青春年华献给这个对她不做任何许诺的男人。

丹尼爱美食美酒美女,更爱名车。而他却没有私家车,除了一辆公司配给他的车。周末出去或年假,兴头起了,丹尼就去租名车,保时捷的敞蓬车最适合在夏日里,狂奔在德国不限速的高速公路上,200公里每小时起码的车速,心也跟着飞扬;宝马X型的大越野车,适合在阿尔卑斯山区兜风,雪峰碧野,天上人间。有次去意大利,他还租了一辆蓝宝坚尼(Lamborghini),一尝阔少的滋味。对此,丹尼有一套颇为洋洋自得的理论,“车如女人,固定了就乏味。租借最好,不用维修,永远开新车,要什么品牌都行!”

如今此兄已快是知天命的人了,体态也开始臃肿,依然独身-当然他不时会“租借”一下“名车”。朋友们都纷纷成家生子,在自家的四壁里过起了“买车族”的生活。大家偶尔说起丹尼,不禁叹一声,“哎,老大不小了,不能老租车!”席间有一太太冷笑曰,“女人如车,老被租借损得快。好车都被供在车库里,哪能在租车房找到!”

 

书与男人

 

    两年前,我和一闺蜜携手合作当了一次红娘,更确切地说,是在她的热心催促下,我顺水推舟把一位德国男同事马丁介绍给她的好友-中国姑娘玉。

    我们合作协调,把这撮和的老土活儿干得很漂亮。我们带他们一起去看西班牙的“弗兰明高之夜”。那载歌载舞激情奔放的弗兰明高表演之后,我们四人又去酒吧喝点吃点,我和闺蜜做大谈特谈沉醉状,故意“冷落”马丁和玉。精灵的玉心领神会,当即进入角色,和马丁聊得一见如故。

    接下来自然是花好月圆。两人的恋情发展得如火如荼。玉姑娘经常向我们汇报“滚动新闻”:马丁送给她20多红玫瑰了,马丁租了宝马敞蓬车,要和玉做一次浪漫之旅了…马丁送给她一支浪琴表啦,马丁把家钥匙都给她一把啦!马丁……

    可过了一段时间,玉姑娘的“滚动新闻”有点火药味了:马丁,太邋遢了!他的公寓像汽车修理车间!他的脾气也太倔了,不会做人!马丁,他其实小气得很!马丁也开始向我嘀咕,“玉真是很矮……,她很情绪化哦!玉有点儿懒……天,她还不会做饭,生活能力很差!……

    再过一段时间,玉姑娘的新闻便是“生死攸关”的问题了,“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他只字不提结婚!我要是找他谈这事儿,他要么跟你绕圈子,要么就态度强硬,声称自己是拒婚派!只愿和我交友同居。我该怎么办呢?马丁还是有他可爱的地方……我想结婚……”哎,马丁成了鸡肋,弃之可惜,留之……

    马丁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次公司几位同事们一起去看中国文艺晚会,回来马丁居然问我,“在哪里可以找到舞台上这样漂亮的中国小姐呢?”“在我的故乡!”我没好气地说。哎,玉便是那碗里的,马丁吃得再津津有味,她哪斗得过那满锅的色翠味香!

两人就这么爱恶交织地厮守着。我们听来听去是同样的抱怨,听多了耳朵长茧了也无动于衷了。该说的话也说够了,事态也就这么僵持着。马丁爱玉,可不爱结婚;玉姑娘虽然不觉得马丁是最可爱的人,却打死要拉他往围墙里钻。我们劝她的那句“love it, leave it”(爱之,或弃之),在她嘴里便变成“爱我就娶我”。

    闺蜜的老公听多了也听烦了,说了一句,随便结局如何,玉都有收获。男人如书。不妨多读几本书,长阅历长智慧!”

    我听了哈哈大笑,此乃掏心真言矣!这书海浩瀚,女人不多读几本书,怎么能做到“知书达理”?如果死守着启蒙的那本书,读他一辈子,怎么会知道“山外有山”?怎么能知道哪本书才是自己的至爱?!

    如果玉姑娘觉得马丁是一本比较粗糙的西洋畅销小说,那她不妨也翻阅一下阳春白雪的诗歌,甚至读读中国名著。说不定她最后发现自己其实更喜欢“百科全书”式的大砖头书呢!如果她执意要读这本粗糙的西洋畅销小说,甚至还要坐进围城里读,那不是一个活生生的画地为牢吗?而且还为日后“小三”的掺入打下基础。这“小三”可不只是中国人的特产!她之所以在中国泛滥成灾,就是因为很多中国人(男男女女都一样)不好好多读几本书,就急匆匆奔进围墙。等“书到用时方恨少”时方觉悟,于是只能去业余大学或“夜校”补习,以弥补对知识的渴望。

    于是我们一致同意,玉姑娘急需多读几本书!

    晚上回家,我一进门就冲着欧子嚷,“从今以后,我也要多读书!” 欧子扬起眉毛,睁着他的蓝眼睛,一脸认真地说,“还要多读书?你已经那么爱读书了!看来我们得扩建图书室了。”

    嘿嘿,亲爱的,此“书”非彼“书”!可是我已经有了你这本妙趣横生的书,夫复何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