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金铃儿专栏 >> 详细信息

“虎妈”当自省 !

热度0票  浏览415次 时间:2011年4月05日 09:09

                    

    本来不想介入关于“虎妈”的讨论,可是“虎妈”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言论越来越多,并且令所谓成功“虎妈”们洋洋得意地的“成功经验”所带来的后果和效应,越来越令人担忧,我不得不站出来对大言不惭的“虎妈”们迎头一声棒喝:“够了,该收场了!”并要大声疾呼:

    “救救可怜的中国孩子吧!!”

    孩子是你的、也不是你的,请尊重孩子的人权!我是学教育出身,在国内的时候曾经是北京一所全国重点中学的教师,自己也有两个生于两个不同教育制度之下的孩子——女儿在国内长大,十三岁来德国,如今在不来梅大学经济工程系上大三;儿子在德国出生,现在就读于德国一所小学三年级。

    我想首先分析一下,为什么会产生“虎妈”这特殊的“人种”(其实在中国“虎爸”更不善)呢?这是缘于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很多人认为孩子是自己的私人财产,做父母的怎么样教育孩子,是自己不可替代的权利,是自己的私事。而通常,中国的父母,会把自己的梦想和此生无法实现的愿望,寄托在自己的后代身上。他们大多会在孩子幼小的时候非常溺爱,而从孩子一开始上学、开始有成绩单,父母的脸色就开始变得让孩子们望而生畏。成绩不好时,轻则恶语相向,重则拳脚相加——“棍棒之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是中国传统的教育方法,也是至今被很多父母认为行之有效的“法宝”。

    可是,这些“家暴”“体罚”或者“精神虐待”(把孩子的玩具、宠物娃娃和所谓的“禁书”等烧掉或丢弃都属于此类)给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产生非常大的伤害,对他们今后的心理发育和人生道路,产生非常严重和恶劣的影响,那些“虎妈”和“虎爸”及所谓的“教育家”们根本就无法察觉,或者根本就不关心。在他们心目中,只要取得很高的学位和高薪的工作,或者成为有鲜花和掌声的大牌艺术家,那就是人生的成功,就是“教育有方”!

    我想起儿子在不来梅出生的时候,医院给我的一个印着他人生第一张照片的小卡片上,除了他的个人资料以外,还有一首出自著名哲人纪伯伦的诗,大意如下:

   “您的孩子,

     是您的,又不是您的,

     他(她)通过您的身体来到了这个世界;

     他(她)属于您,又不属于您,

     他(她)属于他自己、他(她)属于这个世界!”

说得多好啊!我们为人父母,对孩子有养育的责任——这责任是时代相传的,也是我们应尽的,在养育他们的时候,这些小天使给带给我们的天伦之乐是无价之宝,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随时帮助、随时保护;他们翅膀硬了,要展翅飞翔的时候,我们可以给予建议和忠告,但是我们无权为他们做决定,而是放飞他们的梦想,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而不是我们的梦想!孩子首先是人,他们有享受快乐童年和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我们也该尊重他们的人权!

 

对于成功的定义

 

    什么叫成功?成功的定义和标准是什么?中国妈妈会一致回答:高分数、高学位、高工资!可是,我们有过一些人生阅历的人,都该知道,人生的路那么长,那么丰富多彩,很多成功人士并没有取得过这“三高”啊!而相反,我在国内中央机关做公务员的时候,一位医务室的大夫,她儿子从小学起就是第一名,大学上的清华,长相又英俊,一直是李大夫的骄傲和大家教育孩子的榜样和标杆儿。可是,这个高才生却在大学里因为恋爱失败——女朋友只是赌气说了一句分手,他就从高高的教学楼上跳楼自尽了!

    我有一个德国朋友,是大学物理学教授,现在手下带两个来自中国的博士生,他私下跟我们说:“这两个学生成绩很好我才挑了他们,可是他们好像只是随时在记录我说的话,我很惊讶——我一说话,他们就记录;我不说话,他们就坐着,不知道该干什么了。”这就是国内应试教育的悲哀啊,这样的学生,能有什么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呢?

    相比之下,我的德国老公和他的儿子,又是另外一种教育制度下极有说服力的典型。老公天生是一个有阅读障碍的人,至今在德语拼写和语法上还是常常错误百出,所以需要专职的文字秘书。当年他大学英语成绩勉强得6分(百分制大约是20-30分?有人说可能还不到)!可是,他在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方面却有超人的能力,物理和数学成绩常常满分,这个情况从小学的时候就被老师发现,后来从中学老师到大学教授都对他非常“偏向”,以至于他这个人才没有被埋没,如今他是德国为数不多的海港建筑工程师之一,且身兼一个国际建筑公司德国分公司的总经理,是他目前专业领域里欧洲最大的项目的领头人。

    他儿子除了遗传了他的阅读障碍,还是在德国现代教育理念之下拥有所谓“过度自由”的新一代。小时候因为顽皮,被公立学校开除,又被私立的Walddorfschule(昂贵而且以无组织、无纪律、让孩子自由发展的学校)劝退。后来没有办法被父母送进了一所体育特长中学,结果他在2006年获得全德皮划艇比赛冠军。因为两次留级,别人用13年完成的中等教育,他用了15年!在他高中毕业舞会上,他父亲自豪地说:“儿子,我就知道你会有今天!”他告诉我:对孩子,做父母的永远都不能失去爱心、耐心和期望。就像你种进花园里的一粒种子,在它看似没有动静和“长劲”的时候,你不能强硬地把他拔高(我们中国人比较喜欢揠苗助长)那只能造成夭折,它需要的是用心浇灌和精心爱护。如今,这个皮划艇冠军又以优异的数学和物理成绩(英语成绩比爸爸当年高一分——勉强5分),被汉堡科技大学造船系录取。

 

可怜的中国孩子

 

    我们中国的孩子,已经非常可怜了。只有刚出生的三年里,什么都不知道,还比较“幸福”,从一上幼儿园,就开始在“虎阿姨”的喝斥下“手背后、腰坐直”;背诵一些将来,其实不久就注定会忘记的东西。之后,小学里有“虎老师”,家里再有“虎爸”、“虎妈”,孩子简直掉进了“虎穴”了——而这些“虎”,还大部分都是母的!

    有人说,如今我们中国,大部分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我们的男孩子大部分都是从小被“打大”、“吓大”的,男人天生的血性和独立的人格从幼年时代就慢慢丧失,第一个有责任的就是他们的“虎妈”!“棍棒”之下,培养不出来有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力的人才,而是唯唯诺诺、死记硬背的“奴才”——就算高分高位也是奴才。如果我们的父母、我们所谓的“教育家”都这样以摧残下一代为荣,而且争相效仿,男孩子连个敢说“不”字、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的男人都做不成,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呢?!还抱怨什么没有几个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还指望我们能出几个叱诧风云的政治家?还抱怨我们中国老一辈后继无人(玩弄权术起家或靠父辈光环的算不上优秀的政治家)?!

我自幼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爸爸说,每次开家长会,班上有一个受表扬的,就是我,所以他特别愿意给我开家长会。可是,有一次我不知道做了什么错事,我妈妈差点儿把我打死,还让我跪了一夜!我父亲也曾经说过“女孩子有什么用?一分钱也不值!”这样让人想起来揪心的话。

    我和妹妹都是当年的佼佼者——我们住的部队大院里几百个孩子里绝无仅有的几个考上大学的孩子(那年大学录取的比例仅为11%),父母的单位都让他们做报告,传授“教子有方“的经验。我和妹妹成了父母的骄傲和很多孩子学习的榜样——我当年考上大学的时候,有人把我用过的书当成“至宝”捧走;如今我和妹妹都已经年近五十,有了一点儿所谓的“成功”(我曾经在中央机关任职,我妹妹如今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让亲朋好友和街坊四邻赞不绝口,父母也很骄傲知足。我们对父母也很孝顺,像佛一样供着,给他们买东西,给他们钱,带他们出去旅游,是远近闻名的孝顺女儿。可是,有一次我跟妹妹聊天,竟然惊讶地发现,我们俩在当年都曾经有过不止一次想要杀死父母的念头!

 

德国的教育是失败的吗?

 

    德国的教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被大家认为很失败,还说是有一些所谓的国际权威的评比和排名作为依据。于是,有的同胞取得了德国国籍或者长期居留后,居然说要把自己的小孩子送回国内,像我女儿那样读完初中再回来!对此我要大声喊停,朋友啊,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在国内学教育的同学和朋友都千方百计,花很多钱把孩子送出国,我当年在女儿小学的时候,就不惜重金把女儿送进所谓“教育水平不怎么样”的私立寄宿学校,就是要让孩子躲开万恶的“应试教育系统”,给孩子快乐的童年。而我女儿像很多十几岁来到德国孩子一样,刚刚进入一个新的教育体系和生活环境时候所经历的痛苦和坎坷(她甚至有割腕自杀未遂的经历!),是很多父母根本无法理解的。孩子如果内向,忙于赚钱的大人们也无法察觉,他们看到的只是孩子的分数,而心理的健康指数和情商的高低,他们可能根本就漠不关心。

    我儿子在德国出生,在幼儿园里好像根本就不学东西,就是玩。上学后,看到他第一个学期才学到20以内的加减法;德语呢,只学了一些字母,到如今8岁的儿子上到了三年级,学校还从没有发过正式的成绩单(因为根本没有什么正式的考试),心里也不免有些嘀咕。可是看到他很快乐、心智健康,特别善于与人友好相处并乐于助人,用流行的话说“情商”比较高,又想到老公跟他儿子的先例,就想:功课的事情慢慢来吧。可是没有想到,前几天,他非要我带他去图书馆,自己选了好几本关于莫扎特的书(当然是浅显易懂、图文并茂,还带CD的儿童读物),说老师让他们开始准备,要求在两个月后完成一篇四页纸以上的,有关莫扎特的论文!

    这里的学校,看似没有国内那样从一年级就有的分数和排名,可其实老师在孩子们“德智体美劳”各个方面都有一个评价的表格,看似是三年级才有成绩册,实际上,那成绩册是平时表现的一个综合情况的积累。在德国做老师的,其实比每次考试出题、给分,并据此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要花更多的心血,需要具备更多的教育学和各专业的知识,所以教师的待遇和社会地位也高;即使拥有博士学位,想当一个中学,甚至小学老师,都必须再学一个教育学,通过一个非常严格的考试。

    有的“虎妈”说:“幸亏我逼着孩子学,不然他原本的分数不可能上去。”还有的说:“德国人不逼着孩子学,所以每年有六万年青人不能从普通初中毕业。这个我们不莱梅一个中餐厅的郑奶奶最有发言权。

郑奶奶的大儿子当年因为是家中长子,开餐厅的父母好容易盼着他长大,说:读完初中就不要读了,在厨房帮忙吧。可那孩子既不喜欢下厨房,也不愿意当跑堂,而是坚决地说:“我喜欢读书!”老爸说:“那你就读吧,看你能读到哪里!”哪里想到,那孩子竟成绩优异地一直读下去,取得了博士学位后,被德国大公司录用了。他的成功先例,成为不莱梅餐馆家庭的孩子们争相效仿的榜样。所以我要说,孩子成才不是被逼出来的,家长们还是多关心孩子的心理健康,把孩子交给真正的教育家吧。

 

“虎妈”自省、“教育家”良心发现,我们的民族才有希望

 

    中国有句古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们也常说“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作为老师,不但要为人师表,要传道、授业、解惑,而且应该具有伯乐一样的慧眼,对不同的孩子因材施教。而国内如今畸形的教育体系和“一切向钱看”的不良之风,已经到了影响我们祖国和民族的未来“百年大计”!

    在此,我强烈呼吁无知的“虎妈”和国内一些所谓的“教育家”们,请你们悬崖勒马,收回你们残害孩子的黑手,饶了我们可怜的孩子吧!只有“虎妈”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和自己的错误,所谓的“教育家”寻回你们的良知和责任感,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会有希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