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奔三的八零后

热度0票  浏览351次 时间:2011年3月18日 13:46


   记得初中时写过一篇作文,里面有一句骄傲的宣言:16岁的我们不需要化妆品,因为青春就是我们最美丽的容颜。

   今天打电话给高中好友,她在电话那头幽幽哀叹:“唉,我们都要奔三了。”曾经有的豪情壮志,曾经有的伟大理想,早已尘埃落定,就这样淡淡地化为轻烟,飘逝地不留一丝云彩。

   有时午夜梦回,又回到了青青校园。我们这么一群面目模糊的学生坐在长凳上,目光凝滞,神情庄重,黑板上的ABC或是定律公式似乎是决定我们未来的神秘符号。一提到未来,每个人的眼睛都迸出光来,总想着擦拳磨掌搏斗一番,来个青史垂名。

   梦醒之后,又被拉进了现实。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告诉我们,我们其实就是那路人甲乙丙丁,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欢喜哀伤,偶尔会有5分钟出名的热度,但是终究只归于芸芸众生。

   好友们不再是当初的王小虎,李小桃,而被称呼为王导游,李护士,见面时先递名片,寒嘘里也免不了多了几分别扭的生疏。同学相聚,也推杯把盏,也欢笑满堂,然而,酒醉星眼朦胧间,望过去,这一片熟悉又陌生的人们,悲伤不由涌上心头,想:这原来就是我们期盼中的长大。

   刚开始还嘲笑25岁“早婚”的友人,慢慢地,这竟成了趋势。你也婚,我也婚,剩下独身的倒是成了另类。有清高的好友意志决绝,说修身尚未完成,何谈齐家?他说之时,目光冰寒,我真以为他独树一帜,也真心佩服。哪知去年收到他结婚喜帖,他既得佳偶,我当然真心祝福。后来闲聊中,我拿他当日的话做笑谈,他倒有些尴尬,叹口气说,一滴水怎么扭得过整座海洋?当舆论纷纷,亲戚议论,这股无形的力量拧成了一副锁链,敷在你身上挣脱不得。再说人生之路,谁不是这么一路走下来,难道真来个“超凡脱俗”不成?

   粉嫩少年被打磨得“脱胎换骨”,有几份面具随时备用。生活在快奔三时渐渐显出它的本象来,花前月下只是一时欢景,花钱月下才是本质;拼命要在一起发誓生死相随的情侣婚后才发现对方不过尔尔,相敬如宾笑画峨眉只是书里幻景,为不能计数的琐碎小事吵得天翻地覆才是真相。

   这么茫茫然被时光拖着走,慢一步都使不得。角色交叉重重,既是公司职员又是新手的老师,既是半子也是家中栋梁,既是陌生人眼中无足轻重的路人也是家人牵肠挂肚的一鼎。依稀记得,当年被父亲拿着棍子追得满街跑,现在家里大小事却待自己权衡定夺。

   心里也住着个孩子,偶尔也想在父母面前耍耍孩子心性,还未开场就已收尾了。因为回不去的是时间,还因为,视线就在那一刹那落在了襁褓里甜睡的酷似自己的婴儿。

   不再邀好友一醉到天亮,也不再一个人跑到深夜的天幕下——只为看那颗许下心愿的星星;不再在安静的街道上放声歌唱,也不再翻看起当年的日记,并为之唏嘘;不再把摇滚放得震天响,也不再斜眼瞥过走过的路人,心里嘲笑:好土!不再把那些当季时尚当作至宝,也不再在阳光灿烂的午后咖啡馆读着一本村上春树或是张爱玲,闭上眼,感觉心里也充胀了无名的惆怅伤感。

   那些一页一页的青春记忆,并没有凋零,却这样慢慢化尘化土,也许到老去的那一天,它会在记忆的土壤上开出一树灿烂的繁花。

   这是我们有过的青葱岁月,这是每个人都会有过的。

   伟人说,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究是你们的。我们也开始微笑着这样对自己的孩子说。只是抬眼凝神间,心里会有些空空落落,一直以为我们就是那个“你们”,现在才明白,那被许诺的未来痴迷过的梦想只是轻轻在我们肩上拍了一拍便笑着跑开了。

   我们也奔三了,我们也开始迎接岁月漫漫。人生如一列火车,不停歇地奔涌向前,一站一站,青春站在窗外,远远地,向我们摇手告别。

   终于理解父母一辈为何怀念那么贫穷的岁月,也终于顿悟70后的他们为什么对那些怀旧歌曲念念不忘。

   他们缅怀的也将是我们缅怀的。有些事还没来得及做,有些故事还没有说完,那就这样吧,让我们一起在风清月明的夜里悼念我们曾清脆作响的青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