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证 人

热度0票  浏览317次 时间:2011年3月18日 13:45


难得晴好的夏季天气,我和先生骑着车在街上悠哉悠哉的闲逛。街边露天咖啡座坐无虚席,那些来往交织的行人们将阳光里灿烂的热闹也顺延到了空气里,和我并行的一位骑车人正边骑车边伸出手爱抚地摸摸车筐里的一只白色小狗,小狗半闭着眼惬意地享受着。多么生机勃勃美好的一幅画面!德国人很像是向日葵,只有阳光,才能让他们的含蓄大片大片地绽放。

我和那只小白狗一样,贪婪地享受着这阳光和气氛。我的目光游移不定,正杂乱无章地想着什么。忽然“呜——”一声狗的尖利惨叫横空传来,然后是激烈的争吵声。

“他妈的,你撞到我了!”

“明明是你撞我,你还这么大声??”

正是刚才骑车那位男子,他的自行车和一架庞大的摩托车正“亲密接触”,车筐歪在一边,小白狗看样子也被吓到了,现在回过神来正仰着头朝对方狂叫。对方也是一位男子,身材粗壮,气势凌人。他后座的女伴已下来,站在他身边。两个人正当街大吵。

我骑过他们,又好奇的回头望望,笑着对先生说:“原来德国人也会这么凶的吵架哦!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正想滔滔不绝的发表评论,一抬头看见先生跳下了车:“这不对,”他望着我一脸凝重:“我看见了。”我转不过来弯:“我也看见了。”奇怪他为什么会有这么认真的表情。“不是,”他摇摇头,推着车往回走:“我是说,我看见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你不明白吗?我是说,我是目击证人。走!”一边说一边很英雄气概地走向他们。“喂~~~~”我很想告诉他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秘而不宣的“真理”,可是嗓子却哑了喊不出来,脚步倒反被先生拽着一步步走回去。

两个人已将车停在了路边继续争论。摩托车男子显然占了优势,他手舞足蹈大喊大叫:“你看你看,后视镜都被你砸坏了,我正赶着上班呢,你说怎么办?”“是你撞我的,我的车筐被你撞坏了,还有我的狗~~”那只可怜的小狗现在蜷缩在主人怀里一身不吭,眼巴巴地望着对方。

“你等着,我要叫警察来评评理,我倒要看看~~”摩托车男子怒火冲天地正举着一部手机。小小的手机随着他的手一上一下像是一面被展示的胜利的旗帜。

“你叫好了,我反正是按规定行驶的。”虽然这么说,但是自行车男子的目光中倒流露出了疑惑和惶恐。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两个人的目光刷刷聚在先生身上。“干嘛?”摩托车男子不耐烦地挥挥手:“问路找别人去。”“我不是问路,”先生神色自若:“我看见了刚才的整件事情经过,如果警察来了,我可以作证。”“您说,您看见了?”摩托车男子的声音一下低了下去,声调也温和了很多。“是的,您没有错,是他撞了您。”先生对自行车男子说。“我~~我怎么撞他了?”摩托车男子有些张口结舌但是又不甘情愿。“可能您没注意到,您看,这里是一个转盘,您不应该这样~~”先生比划了一下:“这样驶过来,这是禁止的。”“我万分感谢您。”自行车男子真诚地对先生说,声音也雄壮了许多:“喂,你听见没有?你不是要叫警察吗?你叫吧。”“这件事吧,其实也不大,没有叫警察的必要。”面对急转而下的事态摩托车男子喃喃地说。

没有打架,没有流血。我揪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心里暗笑自己的婆婆妈妈。“你住在这城里吗?”有人问。“是啊。”我一边观察他们一边随口也用中文答道。答完后才反应过来,循声看去,居然是摩托车男子的女伴。因为她戴了头盔,所以第一眼我并没有看出她是我的同胞。她正怯怯地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但饶有兴趣和我聊天:你会说德语吗?你认识这里的中国人吗?我一个也不认识呢。你上语言班吗?对了,你有QQ吗?是多少?一连串的问题饱含感情的涌过来。我一一回答,又给了她我的QQ号,轮到我问她了,我说:“你刚来德国吧?”她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笑笑,想起四年前自己刚来德国时也是这样,看见一个中国人心里就会欢呼雀跃,恨不得上前和人家拥抱。

“那他们说什么你知道吗?到底是谁的错呀?”她很信赖地望着我。我有点不忍心,犹犹豫豫地说:“是你同伴不太对。”“他上班来不及了。”她叹了口气,朝他们看看,忽然眼睛一亮:“你先生是不是正帮我先生说话?”我看过去,先生正递给自行车男子一张纸片,他说上面写着他的姓名及联系方式,如有需要,他愿意作证。中国女孩的先生那位摩托车男子气呼呼又无可奈何叉着腰站在那里,我看他的眼睛鼻孔耳朵眼都快被怒火烧得冒出烟来了。

“不是——不是——”我尴尬地刚想解释,摩托车男子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看也不看我一眼,对他妻子没好气地说:“我们走!”她大概还没有闹清事情的原委,真的以为我先生是来帮忙的,于是一边坐上摩托车一边对先生喊:“谢谢,谢谢。”先生看见她一脸感激的笑倒不好意思起来。她又转头对我说:“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呢。”“不打不相识。”我小声说,不知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有空来我家玩啊,我家就在~~~”摩托车风驰而去,可惜我连道别的话都没有说,而她的那半句话亦被那阵风撕扯碎,淹没在喧嚣的人声里。

回家的路上,先生骑着车在前,我在他的后面,刚才的小风波就像一阵轻烟,似乎从没发生过。到了家门口,锁上车,回头看见先生满足而快乐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了些担忧。而这,不是因为刚才那个女孩的单纯友好,虽然她让我当时真的心生愧疚。先生依旧谈笑风声,我终于忍不住开口:“如果这是在中国发生的,请千万不要去管好吗?你知道吗,很多证人和你一样出发点是好的,最后却被人反咬一口,弄的筋疲力尽,灰头土脸~~”先生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往前走:“如果这件事是发生在我们身上呢,如果我们被摩托车撞到又没有证人,是不是委屈悲愤又百口莫辩?诸葛亮不是说:莫以恶小而为之,莫以善小而不为吗?我也算小小的惩恶扬善吧。”他说着得意起来:“你没看见呢,当我走过去时说我是证人时,那个骑摩托车的脸色都变了,嚣张的气焰立刻收敛了。这就是证人的力量。”“我没有说你不应该做。你做的很好,做的很对,我只是说,如果在中国,当然如果是车破人亡,肇事者逃匿这种关系人命的大事你要是看见了可以作证,我们还是要伸张正义是不是?但是,像这种无关痛痒或者鸡皮蒜毛的小事,那就绕一下。我的邻居张大叔就是因为扶一位被撞倒的老太太结果倒赔上了医药费,到现在官司还没了。”我一边说一边为自己悲哀。从前那个勇往直前的女孩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趋利避害?但是我知道我不得不这么告诉他。

先生停下了脚步,他的面容沉静,但是目光有一点点冷。他慢慢地说:“可是,这是在德国。”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狠狠地击中了我。我怔住了,许久,我轻轻叹了口气,上前挽住他的手臂:“你知道吗?我不喜欢这句话,不喜欢你没有词时用这句话去解释。它让我听着别扭,有点不舒服。但是,怎么说呢,虽然我不喜欢,但是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确实是无可争辩的真相,有时候也是无可置疑的理由。但是,中国不同。”

“我知道,”先生说:“我知道你的好意,我也在中国的新闻上看见不少,所以如果在中国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作证。”他的声音低缓。我回头看他,看见的是他目光里闪闪烁烁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