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梦想的代

热度0票  浏览326次 时间:2011年3月18日 13:42

 

因为住在市中心,家里的邮箱经常会被塞进各种各样的广告,其实也可以像邻居那样,在邮箱上贴上“谢绝广告及免费报纸”的字样也就一劳永逸了,但是每每想起那些老人,拖着蹒跚的脚步拽着沉重的小木板车,车上堆着整摞整摞小山一样的广告和报纸,便于心不忍,宁愿自己天天清理。

前几天在一堆广告中拣出了一封广告信。印刷精美的信纸上那些话语恳切真诚,说“我们的马戏团将于某月某日至某月某日来贵市演出,您的光临将会使我们不甚荣幸”等等。随信附带着五张票,两张免费票,三张五欧的门票减金券。换做从前的自己一定会欢呼雀跃,但是这一次我拿着票却很矛盾。

两年前,也是这马戏团来本市演出,那时他们还没有家家户户分发免费券,只分给一些企业或公司。先生侥幸获得了两张。去看演出的那天晚上,我兴奋激动,早早就和先生来到了演出地。马戏团的帐篷搭得高大华丽,四周彩灯闪烁。可是偌大的坐席只稀稀拉拉坐了大概只一半人。演出准点开始,现场乐队里那位主唱用略为嘶哑的磁性嗓音演唱着欢快的西班牙文歌曲,将欢快的气氛推开。然后是小丑上场,虽没有画上经典的小丑装,但是他的表现和语言以及和观众互动的游戏引得观众捧腹大笑;随后紧跟着便是精彩的骆驼表演,骏马表演~~好看的节目接踵而至。

中间休息,我和先生随着人群走到演出棚外,看见刚才表演小丑的那个演员正在卖啤酒,他低着头好像不希望人们注意到他似的,把满杯的啤酒递给买主,那种表情失去了欢快面具,是面具下被生活札压出的沉重;而表演马术的那位女演员正在他的不远处卖着烤香肠;还有一位面熟的演员正拿着一堆彩棒在人群中叫卖~~

十几步外,一部又一部居住车停在那里,隐在黑夜暮色中的它们好像也是想尽力把自己隐藏。这里是欢声笑语,华灯堂皇,快乐的人们吃喝谈笑,而那里,在人们目光没有触及的地方,趴着的那些略显陈旧的居住车很像是现实的一声叹息。

似乎被一股魔力吸引,我慢慢朝那里走过去。但是被一道线拦住了。我站在线的这头,看见那里有一位女演员正靠在一部居住车前吸着烟。她的头发凌乱,可是她的注意力明显不在头发上而是在手中的香烟上。她的腰略弯,头微微上仰,手里的烟头明明灭灭,黑沉沉的天空下她的姿态像一根失去光泽的丝带。她一抬头大概是看见了我,她只朝我望了望,微蹙的眉头,画上深黑眼线的大眼睛~~她的表情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漠然。

后来马戏又开始了,观众依然是热情不减掌声不断,整个马戏场像一只翻滚沸腾的火锅,充满着热闹喜庆的味道。我坐在观众席上,想起一幅著名的摄影作品《舞台下的小丑》,也就在那一刻,心里面深深理解琼瑶在她的自传中说道,她看见小丑出场时哭着跑出去,对她先生说,面具,他们的面具。

于是悲伤一点一点攥住了我,我明明笑得和他们一样开心,但是笑得越开心,心里就越痛,到最后演员全体谢幕时,我和其他观众一样起立大声鼓掌,脸上还保持着笑容,但是泪水却在那一刻涌了出来。

想到此,我把两张免费票悄悄地放在抽屉里没有和先生说。

哪知先生一回家就高兴地嚷嚷:“看我带了什么回来!”手心一展,两张一模一样的免费券。我又诧异又吃惊,忙问他哪来的,他得意地说是同事给的。“晚上我们就去看马戏吧。反正今晚那也很闲。”他说:“我知道你很喜欢,看你上次的样子就知道了。”我支支吾吾又不愿拂了他一片好意,勉勉强强地答:“那~~好吧。”然后又拉开抽屉:“其实我也收到了免费券。”

先生看见那两张免费券似乎明白了什么,挨着我坐下来,问我:“你不想去的,是吗?”“有点,”我老实的回答,脑海里又上次的悲伤萦绕不去:“我看见他们,总是想到他们背后的辛酸。”“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呢,”先生沉吟一会,看着我:“为什么这次分发了这么多免费券呢?是因为他们希望人越多越好啊,我们去其实是给他们鼓劲。谁也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节目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观众对吗?”

我想了想觉得先生说的对,起身去换衣服前我给好友打了个电话,约她和男友今晚和我们一起去看马戏。站在梳洗镜前我对自己说,这一次就让自己麻木吧,和人们一起开心就好了。

马戏团搭建的和两年前一样,高大的帐篷,彩灯围绕欢快地闪烁;十几步外是一溜或灰或黑的居住车,我拿着票和先生好友一起往里走,避免让自己触及那些居住车。

检票员铁着一张脸,我本想发几句牢骚,但是想到自己拿的是免费票气势就短了下去。

主打节目上和前年相似,但是能看出来做出了一些新颖的调整,另外也增加了一些新的有趣的小节目,再加上小丑插科打诨,观众席上笑声掌声不断。看一看好友和她男友,两个人看得聚精会神,笑得前仰后合。

中场休息前,一位大腹便便身材高大的老人走出来,先是向观众鞠了一躬,观众不知所以,马戏场里安静下来。这时他接过话筒,我看见他握话筒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拿着话筒愣了几秒钟后开始缓缓说道:“很高兴今晚能和大家度过愉快的时光。希望我们的节目会让您满意。我是这 BARELLI 马戏团的老板BARELLI,也是马术表演的训练者之一。现在是中场休息,我们有一个动物展,只要五欧元,您就能看见您这辈子也没见过的最小的动物,最特别的动物等等,而且前段时间我们有了一只白骆驼宝宝,它那么雪白可爱您不可以不看。”他说到这顿了一下,嘴唇嗫嚅,目光凝重里透过几许悲凉,慢慢说道:“希望您支持我们。您知道,我们的生存之源就是您们,我亲爱的观众。现在我们是德国仅存的马戏团了,像某某,某某,某某等大马戏团都相继倒闭了,我们还在支撑着,因为我的心里有一个梦想,我希望以后我们的孙子孙女,重孙子重孙女,还有他们的孩子及他们的孩子的孩子都能看见精彩的马戏表演,而不仅仅只从历史书上知道什么是马戏团。您也许不知道,光这些动物的饲料每天就得花去1500欧元。真的,希望您支持我们。”他简直快要说不下去了,将手一挥:“来吧,请都来吧,来看看我们的动物展。请~~请支持我们。”

前年马戏演出,中场休息时也有这么个动物展,不过当时只是小丑拿着话筒简单的说了一下,去看的人大多是孩子且寥寥无几。这位老人从穿着到外表来看,应该是极其注重尊严的。可是被生活和现实所迫,他也不得不拿起话筒这样声泪俱下地去召唤观众,他的心里一定有说不出的无奈。

我问先生,法国都想为他们的面包棒申请为“世界遗产”,为什么没有人想到这马戏团也是文化遗产的一种?先生冷笑一声说,那些党派只会把大把的钱用在错误的地方,他们怎么会有兴趣关心这些?他叹了一口气,多少传统文化就这样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没落了消失了,老式的电影院,传统戏剧等等,马戏团确实也是在生死攸关之际。你想一想,现在家家都有了电视电脑,如果不是免费券或减金券又有几位观众会到场?而这个行业又是这么辛苦,漂泊不定,风里来雨里去,收入又只有那么一点点。你没有注意到吗?主要的演员都是一个姓,他们是在靠这种家庭式在支撑。

我异想天开地问,为什么德国政府不给予支持呢?像中国政府一样。中国很多快频临灭绝的文化等等也因此得到了保护。先生摇摇头说,德国政府现在顾自己的债务都来不及哪里能顾及这小小的马戏团。

那些被训练的动物是可伶的,因为它们失去了自由;而它们的训练师其实何尝不是和它们一样?为生存失去了自由。

他们给别人带来欢乐,而自己的悲伤只能躲在幕后细细品尝。

我的心像被一把刀戳开,有泪汩汩流出。我不知道我是为他们悲伤还是为老人的梦想悲伤。那一刻我忽然联想到我太极的老师史蒂芬,他教授太极和空手道,每周三次风雨无阻,可卡鲁这样的社团很多,他的班小,纵然他教学认真非常好,但是他收到的学费还不够租场地用的,每个月都要自己贴进不少钱。但是他二十多年前刚学太极和空手道时就和自己说过,要将自己老师的精神传播下去。因为有了这个梦想的支撑所以他一直在坚持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放弃。

梦想那么闪闪发光,而现实却像一排白森森尖利的牙齿,一点一点不动声色地蚕食着。周围的多少人因此便只把梦想当笑谈,甚至因为自己放弃也将别人的梦想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然而像史蒂芬,像马戏团的老板这样让人心酸的坚持着,即使是被现实生活打得头破血流。梦想的力量就像是他们骨子里生来便有的一种勇气。他们很有点像希腊神话里那些悲剧性的英雄人物。

我和先生都不再说话。

马戏场里音乐响起,人群陆陆续续走进去。这里渐渐安静下来。天空墨黑,马戏场里不时传来人们的笑声还有欢快的歌声,那里是没有忧伤只承载快乐的天堂,场外,一阵寒凉寂静地风刮过,马戏团的绚丽的灯光窜动地似乎更快,也似乎再向往来的每个路人召唤:来吧,来吧,请看一看精彩的马戏演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