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董碧娟专栏 >> 详细信息

流浪汉

热度0票  浏览392次 时间:2011年3月18日 13:38


 

 前年搬到市区那所新公寓时,我和先生着实为这闹中取静的住所乐了好一阵子,可是有一天下班,先生无精打彩的对我说:“我们旁边那栋新盖的楼原来是一所流浪汉收容所。我们的邻居看来是一群无所事事的流浪汉了。”

作为纳税人之一,先生和其他德国人一样对流浪汉这个群体颇有微词:他们所交纳几乎是工资一半的税款里有一部分便是用作了对流浪汉生活起居的照顾上。所以德国的流浪汉过得也算是悠闲自在,不仅没有露宿街头,还有免费的单人房间住,每个月甚至有零花钱拿。其实德国政府也是对他们无可奈何,虽然有免费针对他们的工作介绍处,可是享受惯了“自由”的流浪汉们并没有减少,出于对生命的尊重政府又不能将他们置之不理,于是便有了纳税人替他们“付钱”的无奈之举。

 这栋新建的大楼果然没几天就“人气旺盛”。我的“邻居们”有老有少,装扮各异,可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喜欢聚集在社区教堂对面的喷水池旁,手里拎着酒瓶,成天大口大口喝酒并且大声说笑。

我去超市买东西必定要经过那条路。刚开始路过他们时,我装作若无其事却心惊胆战,特别是他们身上那股浓烈的酒精味混合着长时间不洗澡的体味在我的鼻子前飘来飘去,让我几乎忍不住心里的翻江倒海,直到走过去才释然的松了一口气。

 我也曾担心和这样的“邻居”相处久了会不会总是见到“暴力场面”?也曾异想天开的想,这个社区的居民会不会因此集会抗议?然而,一切都是平静的,什么都没有发生。社区的居民们照样上班,买菜,他们照样聚在水池边喝酒大声说话,并不打搅其他人。

 于是几次的“胆战心惊”后我就慢慢的习惯了,偶尔看向他们,甚至能看见他们眼神里说笑里隐藏的孤独与忧伤。

有的时候在超市里也能遇见他们。他们多半是来买啤酒和便宜的速冻食品的,手里握着一把零钱,安静的排在队伍中。他们也有很绅士的一面,我经常看见他们让排在身后的老人排在他们的前面,甚至会对别人大声呵斥:“嗨,你,让那个老人排前面!”

 他们也有自己的温情。我在超市里对一堆零食犹豫不绝时,一个流浪汉对我说:“这种好吃,相信我,我吃过的。”有漂亮的女孩经过他们聚集的水池时,他们会目送她偶尔也吹一两声口哨。有年轻的妈妈抱着宝宝走过,他们会说:“看,多么美丽的孩子。”

他们白天坐在那里大声喝酒,夜晚悄然散去,很像一群迷路的候鸟。令人惊奇的是,水池边的地上却是干净的,很少有砸碎的酒瓶。

今年夏天,那栋房子前拉起了很大的横幅,上面写着:夏日狂欢节。又写着:欢迎所有人到来。

他们举办的这个节我也去了,弄的居然有模有样。有自助餐,还有演出表演。而我的这些“邻居们”正赤着刺青的膊,穿着依旧怪异的衣服,忙里忙外的招呼着。每个人都忙的是不亦乐乎。

其实转念想想,他们也是人,他们也需要有人分享的快乐。这是一个年青的流浪汉礼貌地把我点的食物端给我时,我被他的笑容深深感动的瞬间忽然感悟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