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叶心专栏 >> 详细信息

剩女博士

热度0票  浏览408次 时间:2011年3月17日 13:01

过生日的那天没收到慧的道贺,我心里不禁有点七上八下,一会在想,慧今天一切都顺利吗?一会又在想,慧是不是已经荣升为妈妈了?惴惴不安的等了几天,收到慧报平安的邮件。照片上的慧胖嘟嘟的神色安详,旁边的老公心满意足地抱着一个大胖小子,纸里纸外洋溢的都是幸福。我也由衷的替他们高兴,牵挂的心也稍微放了下来。

 

初到德国的慧

 

    认识慧的时候她刚来德国。慧说话细声慢气,一副娇弱的,对什么都怯生生的样子,让人相见尤怜,却也担心她怎么能在竞争激烈的德国最高学府马普所生存下来。我们是老乡,专业差得也不远,加上我比她先来几年,自然就成了老大姐了。那天我手脚麻利地做了几道家乡菜,慧只吃了一道酸辣土豆丝就开始落泪。海外留学生第一难过的就是饮食关。慧自己不会做饭,每天吃食堂里的德国菜吃得都快吐了。吃完我的家乡菜慧痛下决心苦练厨艺,每天实验之外的时间都花到了网上看菜单,然后再一样样地照本宣科自己练习。相识后几个月我去拜访慧时她不仅摇身一变成为好厨娘,而且花园里窗台上到处都瓶瓶罐罐地摆满了花盆,种的全是蔬菜,甚至于她发展到自己用黄豆发豆芽。慧骄傲地给我倒着她自己磨出来的豆奶,笑嘻嘻的说:“博士都能做得了,豆奶又有什么难的。”

    和那些读本科硕士的留学生不一样,在海外读博士的人往往都是些家境贫穷的莘莘学子。慧也不例外。还在她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慧的眼泪还没擦干爸爸就宣布再婚。农村里女孩子本来就不怎么被看重,爸爸还担心后妈不喜欢“拖油瓶”,就把慧从寄宿学校里叫出来,塞给她一些钱让她以后不要再回家了。十二岁的慧是个外表柔弱却个性倔强的女孩子,她什么都不说只把一切都深深藏在心里。那年大年三十的晚上举国欢庆她却无家可归,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寄宿学校的教室里。查夜的老师发现了她,好心的把她带到自己家过了年,然后又颇费周折找到慧年迈的外婆。就这样慧坚持着把学业读完考上重点大学离开了小山村。大学里慧的成绩优异,本科被保送上研究生硕士还没有毕业又被选送到德国做合作,被德国教授一眼相中留下来做博士。

德国的人都知道慧所在的马普所是德国最高学府,相当于国内的中国科学院。这里聚集了德国各学术领域最优秀的人才,也是竞争力和压力最大的地方。慧从国内到德国,除了学校所学专业以外什么都没接触过,所以就安心住在教授家楼下的出租房里,每天除了实验室和寝室哪儿都不去,最多就是出门买点菜。慧的寝室里除了和房子一块租来的一桌一椅一床一柜以外,就只有那些可以吃的花盆蔬菜了。我问慧为什么过得这么简朴,马普所的奖学金虽然不是很多却也不至于这么穷酸。慧老实的告诉我,她的钱全部都存下来寄回家给曾经养育过自己的外婆和生育过却不养育自己的爸爸了。她爸爸和后妈又生育了两孩子,爸爸时不时向这个已经“出息”了的女儿要些“零花钱”,这样慧才得以被后妈承认。我总为这事愤愤不平,责怪慧不该姑息这个曾经抛弃了她的狠心爸爸,慧却轻轻叹口气,说“谁让他是生我的爸爸呢。”

 

女博士的幸福归宿

 

    认识我之后慧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项活动。那时候我们城市里有四五个像我和慧一样的单身在读女博士,大家周末经常聚在一块,热热闹闹的每人做上几个拿手好菜,即满足了胃也解放了长时间不说中文的嘴。日子在这种流水帐般的平淡中流逝。实验室的工作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不知不觉中我们这些小姑娘的灿烂青春消耗在那些瓶瓶罐罐之中,一个个都慢慢的变成了国人口中的“剩女”了。

    我们学校的文学和医学是德国最好的,所以学校里女多于男,单身的女博士更是多如牛毛,从年轻的小姑娘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都有。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本来就是少数民族,我们城市里寥寥无几的几个中国男留学生更是被那些读本科硕士的女留学生宠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们不敢来追我们做博士的,我们也不屑和别人去争抢。就这样我们其中的几个人终于没有抵挡住金发碧眼的追求,纷纷投降在外国王子的怀抱里。只有慧坚持要找国男,对身边追求的外国同事视若不见。转眼慧都快三十了,怯生生的小姑娘也成为了实验室的老大,可仍然寂寞的单身一个人。朋友们都替慧着急,想到美国的优秀国男多,大家把所有能找的关系找出来替慧介绍对象。慧毕业的那一年,借着开国际会议和找工作的机会频频飞往美利坚,让我等都在心里为她窃喜。可慧前后一共飞往美国七次,回到德国的脸色却是一次比一次阴沉。工作是小菜可以轻松搞定,慧强硬的学术背景和发表的优秀文章让她成为抢手的“金山芋”,美国不少实验室虚位以待;可相亲就不那么令人满意:来见面的男人不是离异的就是都已经秃顶的半老头子,同样是做博士的男生却宁肯找一位没有学位的美女而不愿意找一位有主见的女博士做太太。慧一个大黄花闺女还不嫌弃别人,别人却嫌她不够倾国倾城,女博士是剩女是恐龙是灭绝师太,可怜她气得连委屈都无处诉说了。

    慧又把自己关进实验室里了。那段时间我忙上忙下忙着和客户打交道,再见面时惊见慧的身边多了一位白马王子。王子是来自瑞士的一位年轻教授,偷偷的喜欢慧已经很久了。小教授很含蓄,从来不说些什么,知道慧爱吃就总是找各种借口送给慧各种美味的巧克力。正逢慧多次相亲不成情绪低落,在她毕业答辩结束的时候系里为她举办盛大的庆祝Party,小教授不仅送给她一盒名贵的“瑞士莲”,还当着全系所有人的面宣布:“我要和慧建立特殊的关系。”大家笑得前俯后仰,小教授的真诚和傻乎乎的样子却终于打开了慧对他关闭的心门,在我们其他几个朋友升级为妈妈时慧也成为了瑞士新娘。

    童话故事里公主王子的故事总在他们相爱之后嘎然而止,现实生活却还是得延续。婚后的慧和先生各自继续他们的工作,工余时间里尽享甜蜜的生活。慧的瑞士先生对她宠爱有加,百依百顺,一副“放在手心里怕摔坏了,含在嘴里又怕热化了”的架势。慧喜欢吃,先生哪怕开车几百公里也会把她带到她想去的地方;慧喜欢花花草草什么的,家里就任由慧随心所欲,植物都长得旺盛得像个植物园。慧看见别人生孩子的痛楚心里害怕,却又嫉妒我们做妈妈的幸福模样,先生就准备去领养一个孩子让她开心。不过领养的程序太麻烦,等待的时间太长,慧等不了那么久就想通了自己做妈妈,这不,幸福洋溢在她的眼角眉梢,哪里还见得到当年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的模样,也再不是当年那个恨嫁的剩女博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