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齐墨有话说 >> 详细信息

中国政坛的异数:左右为难的温家宝

热度0票  浏览1250次 时间:2010年11月02日 16:07

中国政坛的异数:左右为难的温家宝

 

        邓小平死后,中国历史上延续下来的强人政治已经寿终正寝。所谓“强人政治”,就是一个国家有一个人说话算数,能单独拍板。到了江泽民时代,朱总理就不买“江核心”的账。到了胡锦涛时代,就更要实行集体领导了。现在的中国政治局常委由9人组成,而毛泽东、邓小平时代,基本是5人组成。这也说明了权力的分散。

        当今的总理温家宝是中国政坛上的一个异数。按照中共政治惯例,国人对高层领导人有不同看法,任何人不得公开激烈地攻击。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该领导人失势倒台了。但是,现在的温家宝不一样。

       公开攻击温家宝的人,不管是右边还是左边的,比比皆是,以至于有人要出来“挺温”。首先是传统的左派,即“毛派”。这一派有一个网站乌有之乡,发表过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教授撰写的《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文章,将矛头直指温家宝本人。这篇文章据称因为受到来自中共中央上层的压力,不得不从所有网站上撤下来。

2009年,左派的另一个网站《文革研究》上发表了张德勤《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一文,作者指责温家宝的第一条是:致使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思想得到更大解放。到第四条,温家宝这个现丞相,甚至要面对致使卖国求荣的犯罪行为更严重地发生的指责了。张德勤原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由他出面点名批判温家宝,把温家宝和赵紫阳这个1989年被推翻的中共前领袖联系起来,把对温家宝这个现任最高层领导人的攻击,和中国最终政治取向,联系起来。

我的原同事,前中共中央党校学者杜光《以试析批温高潮的来龙去脉》为题撰文,直接为温家宝申辩。不管是乌有之乡对温家宝的指责,还是杜光的申辩,均把温的去留视为决定中国近期政治走向的关键所在。杜光写道:目前的批温高潮,既表现出权贵集团和毛派的得意和猖狂,也反映出他们内心的紧张和恐惧,说明他们已经黔驴技穷,只能以对温家宝个人的人身攻击,来实现铲除在朝的改革力量的妄想。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企图,是绝对不会得逞的。

     此前围绕着“普世价值”的辩论,已经使温家宝被称为“中南海的异议人士”。2007226的两会前夕,新华社罕见地刊发了温家宝的署名文章,题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提出“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316温家宝举行总理记者会,在回答法国记者提问时重申:“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

一年多以后,反击温家宝的动作开始了。2008726,中国政协副主席、社科院院长陈奎元在社科院改革座谈会上发表讲话:“过去基督教宣扬其教义是普世价值,现在西方话语权的声音高,把他们主张的‘民主观’、‘人权观’以及利伯维尔场经济理论也宣称为普世价值,我国也有一些人如影随形,大讲要与普世价值接轨。”“我们要竖立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不搞任何盲目崇拜,不能将西方的价值观念尊奉为所谓的普世价值,也就是不把我们党和国家的价值观贬低为另类价值。”陈奎元的讲话刊登在92中国社科院院报。910《人民日报》转载《马克思主义研究》同年第七期冯虞章的文章《怎样认识所谓“普世价值”》。文中称“近几年来,宣扬‘普世价值’的舆论比较集中在民主、自由、人权和私有化等问题上,这不是偶然的。在我们坚持通过改革完善、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的过程中,这是国内外某些势力打着‘普世’旗号,把他们那一套全盘西化的主张和要求塞给我们,企图改变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一种手段。”同月15日《学习时报》发表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张维为的文章《普世价值的来龙去脉》,他认为普世价值西方也做不到。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崩溃、非洲劣质民主都是心甘情愿接受别人话语垄断的人造成的。

温家宝政改的呼吁和遭到封杀的过程,更让人惊心动魄。从2010820930,温家宝8次发出政治改革的呼吁。2010821温家宝总理在深圳发表题为《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光明前途》的讲话。谈到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922温家宝总理在纽约与美国华文媒体和港澳媒体负责人进行座谈,温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我曾经讲过,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也不会彻底取得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

 923温家宝在纽约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专访时说:任何党派、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过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我认为这是现代政治体系中的重要特征。我将我的政治理念归纳为四句话:让人有尊严地幸福生活,让人感到安全可靠,让社会充满公正,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尽管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阻挠,我仍然要坚定不移在我能力范围内,贯彻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相关的报道中,温家宝讲话中关于政治改革的内容,全部被删除了。为此,中共23位退休的高官,其中有李锐、胡绩伟、江平、李普等在101发出了《执行宪法第35条,废除预审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信中提到:“岂止高级干部,连国家总理都没有言论出版自由!”此信发出后很快有成千上百人联署。

 

    此后不久,《人民日报》在1027头版发表署名郑青原的长篇评论,题为《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文章断然否认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政改滞后,还一边为政改画下四个坚持的红线,宣称决不能照搬西方政治体制模式,搞多党轮流执政和三权鼎立那一套。这篇署名评论,早一日已由新华社发出通稿,各省市党报多同步转载。这种规格,显示评论并非《人民日报》一家之言,至少经过中宣部或中央书记处审核,而作者郑青原只是笔名,含有正本清源之意。由于评论立意与总理温家宝在五中全会前频频发出政改呼声大相径庭,极有可能成为内地舆论再次围剿温家宝及政改的号角。

    中国出现反对和支持温家宝的声音,是一种好现象。且不论这些看法的对错,只要能对领导人的言论进行讨论,中国就会产生一个宽松的环境。自由主义者坚信,“人心有共同的逻辑结构”。也就是中国人讲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1992年,我在台湾与原《自由中国》杂志的编辑夏道平有过几天的长谈,他提到,自由主义者如米塞斯、海耶克等特别重视言论自由,特别深信理智是讨论或辩论过程中的产物,而非所谓“天赋”的。由于相信人心有共同的逻辑结构,因此自由主义者认为人类可以相互交流、理解,即便是敌对者也应该去沟通。暂时不能沟通的人以后还要沟通。只有通过沟通才能达成共识,走向理智。自由主义是绝对否定阶级斗争和暴力行为的。有的政党主张阶级斗争,把人分成截然不同的群体,认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否认人心的共同逻辑结构,实行言论压制,不允许人们自由交流,结果导致独裁专制。

    最新的一个消息说,中国的异议作家余杰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名为《中国影帝温家宝》的书,将温家宝多次在电视摄像机前流泪的动作贬为“演戏”。有人建议将余杰逮捕问罪,但温家宝表示反对。可惜温家宝的任期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如果他和他的后继者能让人们公开地议论自己的言行,这岂不是中国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