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华商报 >> 作者专栏 >> 田心之窗 >> 详细信息

指甲油

热度0票  浏览411次 时间:2011年3月08日 15:38


 

邻居米勒家有俩千金,都金发碧眼,大的13,小的才10,却都颇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风姿了。一天,我跟她们的妈妈佩徳拉聊天,无意中听她提起她的俩女儿加上她自己,有60多瓶指甲油,每个女儿起码有20瓶,各种颜色都有。我听了惊讶得很,需要这么多吗?赶紧心数了一下我的指甲油库存,发现自己只有两瓶,第三瓶让我去年送人了。朋友四岁的女儿朱迪对我的那瓶天蓝色的珠光指甲油爱不释手,我便成人之美,送给她了。

    本人历来崇尚素手,洗得干干净净,指甲修得清清爽爽,没有皮屑翘起,健康肉红色的指甲,最下端露出白白的新月,再抹上优质的护肤膏,伸出来的是一双很保养很知性的手。任何指甲油都只能“喧宾夺主”。我不仅对手有一套落定的审美观,而且还经常以手估人,看人先看手。希拉里·克林顿在她的自传《经历的故事》中描写她第一次见到克林顿,很倾心他有一双俊手!”读到这段文字,我很会心地笑了。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外子,也很注意地审了审他的手,是那双指甲修得清清爽爽很男性的手让我打定主意和他继续交往……

    我既只喜素手不爱用指甲油,因此只拥有寥寥几瓶,本来在情理之中,可那天我把佩徳拉10岁女儿拥有20瓶指甲油,而我才两瓶的大落差在饭桌上当笑话聊起,我的大儿子凯文(也13,与佩徳拉的大女儿同班)不紧不慢地品论了一句,“咭,一个太女人,一个太不女人。”这个“太不女人”指的当然就是我。弦外之音就是说女人是该涂指甲油, 而一个不爱用指甲油只拥有两瓶指甲油的女人不属常规, 因此不太女人。按照这个逻辑,指甲油即使不是女人的代名词,至少也是女人的一个符号,具有象征性。13岁的男孩竟有了如此偏见。奇怪,不知从哪里来的。

    前几天整理柜子,我无意中又发现了一瓶指甲油,不禁哈哈大笑——又多了一瓶指甲油,也就是说,多了一点女人味。这是一瓶紫红近黑的指甲油,两年前买的,当时还是流行色,只用了一、两次,就搁在角落里。现在拿出来,因为它成了女人的一个符号,我郑重其事,决定正儿八经地用它。

    5岁的小儿子昆仑很少看见我涂指甲油,先是很诧异地问我干什么,为什么要涂指甲油。当他看到我的指甲被染得紫红,就叽哩哇啦地叫“可怕!妈妈,像流血似的!”我费劲地涂好了指甲油,马上发现一个指甲上的油还未干就被刮了一角, 只好把这个指甲用香蕉水洗净,从新来过。小心翼翼地翘着十指,等着晾干。我必须承认,涂指甲油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很需要耐心与细心。

    涂了紫红指甲油的我,感觉自己好像很“女人”,也很妖艳。薄薄的指甲油“压”在十指上,让我觉得指甲厚重了不少。在办公室,我整个上午不时下意识地审视着指甲。取打印纸时,我老当心手指刮过纸张,会留下紫红条痕。同事们有意无意地也多看了几眼我的指甲,注意力涣散,不再只集中在我脸上。回家做饭时,我总当心哪块指甲油会掉在饭菜里。更糟糕的是,早上帮昆仑洗脸,他竟连连后缩,忙着叫,“我自己会洗,你不要用手碰我,你会刮破我的脸!”涂了紫红指甲油的手好象还有了杀伤力!

    这样很“女人”很碍手碍脚地过了两天,我对指甲油这个女人的“符号”总算又失去了兴趣。晚上,我很痛快地把双手十指擦得干干净净,恢复了知性素手的面目。昆仑看看我的素手,如释重负。

    真的女人,女人的真,不需要指甲油此类符号……